澳门金沙app

中文  English
澳门金沙网址>>知識庫>>經典案例
評趙雙江故意殺人 趙文齊交通肇事案
2018年03月12日 閱讀:

案例  評趙雙江故意殺人 趙文齊交通肇事案

《刑事審判參考》總第108集刊載了"趙雙江故意殺人、趙文齊交通肇事案"的簡評,但筆者認爲該判決有待商榷,同時,在司法實踐中關於交通肇事案件的認定,還存在一些問題。


一、案情簡介


2013
年10月29日,被告人趙文齊駕駛被告人趙雙江所購二手摩托車並搭載趙雙江沿容賈公路由南向北行駛,車行駛到河北省賈光鄉賈光網通營業廳門口處時,撞倒行人徐佔齊,摩托車倒地,趙文齊亦當場昏迷。趙雙江撥打120急救電話後,將徐佔齊拽入路邊溝中,後駕駛該摩托車載着趙文齊逃離現場。後搶救人員到達現場,因沒發現被害人而撥打趙雙江報警時所用手機號碼,趙雙江明知可能是醫生所打電話而不接聽,經鑑定,徐佔齊因交通事故所致顱腦損傷死亡。最終法院判決趙雙江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判決被告人趙文齊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二、問題的提出


關於本案,結合現有的司法實踐來看,主要存在以下幾個問題需要商榷:


其一,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法律定位爲何?


其二,交通肇事案件中的因果關係如何認定?


其三,認定故意殺人罪罪名的再商榷


三、法律分析


(一)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法律定位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1條規定:"從事交通運輸人員或者非交通運輸人員,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發生重大交通事故,在分清事故責任的基礎上,對於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的規定定罪處罰。"在處理交通肇事案件中,責任的大小和危害結果的搭配將決定着行爲是否成立犯罪。在現有司法實踐中,事故責任認定書成了重要的認定責任的依據。但筆者認爲該操作有待商榷。


其一,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是交通管理部門出具的,其屬於執法層面的認定而非司法層面的認定。我國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僅體現在法律適用上,還包括事實認定。造成交通事故的各方當事人責任分配問題應當屬於司法審判範疇。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認定不能代替司法認定。


其二,從內容來看,司法解釋中的責任與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的責任應當有所區別。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僅能作爲公文書證對法院審判以參考作用。司法解釋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發生重大交通事故",其意爲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爲導致了重大交通事故,其中存在因果關係。因此,所有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爲就應當由法院對此甄別。就本案來說,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載:"趙文齊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條第一款'駕駛機動車,應當依法取得機動車駕駛證'、第十三條第一款'對登記後上道路行駛的機動車,應當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根據車輛用途,定期進行安全技術檢驗'和第七十條第一款'在道路上發生交通事故,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停車,保護現場,造成人員傷亡的,車輛駕駛人應當立即搶救受傷人員,並迅速報警'之規定。認定:趙某負該事故全部責任,趙雙江、徐某某無責任。"不難看出,前兩項與本案事故無關,最後一項也僅僅是在事故發生之後對法規範的違反,與事故的發生和過程毫無關聯。因此,筆者認爲,司法解釋所規定的責任與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的責任並非一物,不可直接以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的結論來認定。


其三,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的認定僅僅能夠進行事後的認定而不能還原案件的原貌,事故的發生以及經過是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無法呈現出來的。因此,事故責任如何劃分不應當是由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決定的。


(二)交通肇事罪的因果關係分析


我國刑法第133條規定:"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運輸肇事後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別惡劣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緻人死亡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交通肇事罪有三種行爲,其一爲因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而發生重大事故;其二爲在發生交通事故後,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其三爲在交通肇事後爲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


對於第一種行爲來說,必須要證明到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爲引發了重大事故。試舉一例,行爲人的車子忘記年檢,但車是新車完全符合上路標準,司機嚴格遵守其他道路交通規則,與另一嚴重超速行駛的車輛相撞,發生交通事故,造成重大傷亡結果。此時就不應當由未年檢卻達標的車輛駕駛人來承擔交通肇事罪的法律責任。刑法處罰的行爲系引發重大事故的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爲,並非所有的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的行爲都能成爲交通肇事罪欲評價的對象。


對於第二種行爲來說,逃逸行爲並不要求是逃跑,主動的隱匿、躲避等均屬於詞義函攝範圍內。司法解釋對逃逸行爲規定了主觀,也就意味着控方在指控時必須要證明到行爲人的逃逸行爲是爲了逃避法律追究。倘若行爲人係爲了救助傷者,暫時離開,則不應當認定爲本法規定的"逃逸"。並且要注意的是,司法解釋條文采用的是法律責任,既可以是民事法律責任、行政法律責任,也可以是刑事法律責任。


對於第三種來說,行爲人在發生交通事故後的逃逸行爲必須與被害人的死亡結果存在因果關係。倘若先前交通肇事的行爲使得死亡結果已經發生或者是必然發生,行爲人逃逸的行爲與被害人死亡結果之間就不存在因果關係。如果行爲人逃逸後,被害人系因其他人的故意殺害行爲導致,則行爲人逃逸行爲與被害人死亡行爲之間的因果關係被切斷,死亡結果不能歸結於行爲人的逃逸行爲,故而行爲應屬於"逃逸"而非"逃逸緻死"。


本案中,法院認爲"趙文齊被公安機關抓獲前,能報警而未報警,其行爲構成肇事後逃逸。"理由爲"即使如趙文齊所言,其肇事後在醫院醒來才知道撞了人,也應當在知情後立即報警,但其醒來後有條件報警卻爲選擇報警,而是選擇繼續在醫院接受治療,其治療所在的醫院系同案被告人趙雙江供述後公安機關才掌握。"就本案來說,趙文齊在交通肇事後昏迷,系趙雙江將其送至醫院治療,因而其離開現場的行爲是被動的。在昏迷狀態下,其離開的狀態並無主觀目的對應。此外,在醫院治療期間即便行爲人沒有主動報警也不能代表其逃逸,因爲自始至終,行爲人趙文齊都沒有逃的行爲,而只是沒有自首的行爲。如果認爲趙文齊沒有報警的行爲構成逃逸,則會造成一種現象,報警則不認定逃逸且可以認定自首情節,亦即在確定刑格時用了一次,又在該刑格中從輕處罰又評價了一次,違背"禁止重複評價"原則。筆者認爲,判決認定趙文齊構成逃逸情節有待商榷。


(三)認定故意殺人罪罪名的再商榷


司法解釋第5條第2款規定:"交通肇事後,單位主管人員、機動車輛所有人、承包人或者乘車人指使肇事人逃逸,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以交通肇事罪的共犯論處。"第6條規定,"行爲人在交通肇事後爲逃避法律追究,將被害人帶離事故現場後隱藏或者遺棄,致使被害人無法得到救助而死亡或者嚴重殘疾的,應當分別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以故意殺人罪或者故意傷害罪定罪處罰。"


從司法解釋第5條第2款進行嚴格解釋。單位主管人員、機動車輛所有人、承包人或者乘車人如果要構成交通肇事罪的共犯,則必須要滿足以下幾個條件,其一,指使肇事人逃逸;其二,被害人因爲得不到救助而死亡;其三,逃逸與死亡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對於第一點來說,筆者贊同文中"舉輕以明重"的方式,其"指使肇事人逃逸"成立,但對於第二點、第三點來說,筆者認爲有待商榷。本案鑑定意見書認爲,"徐某某符合交通事故所致顱腦損傷死亡",亦即客觀情況系人已死亡或者註定死亡後,機動車輛所有人指使逃逸,因而其逃逸行爲與死亡結果之間並無因果關係。因而筆者不認爲行爲人成立交通肇事罪的共犯。


此外,退一步說,按照該文的觀點,車輛所有者先成立交通肇事罪的共犯,在根據第6條轉化成故意殺人罪。存在以下問題


其一,只有出現致死結果才能成立交通肇事罪的共同犯罪,此時再隱藏的行爲已經不能再轉化故意殺人罪。


其二,從司法解釋第6條的描述本身看,行爲人的隱藏、遺棄的行爲需要與死亡結果之間存在因果關係,上文已經闡明,死亡結果系交通肇事行爲產生的,與指使逃逸行爲無關、與遺棄隱藏行爲無關,因此不能認定爲故意殺人罪。


其三,司法解釋第6條規定的行爲人在交通肇事後,發生隱藏、遺棄的行爲才能轉化爲故意殺人罪。因爲行爲人的交通肇事行爲作爲先前行爲已經產生了危險狀態,因而其有了義務來源。而本案中,交通肇事行爲產生了危險狀態並非是趙雙江造成的,因而其並沒有不作爲的義務來源。其作爲交通肇事罪的共犯也系法律擬製的後果,讓其承擔故意殺人刑事責任過重。


不僅如此,在文章認爲,"雖然本案中,被害人死亡的原因主要是交通事故,被害人即使得到救助也可能死亡,但是被害人得不到救助是肯定存在的,而且,即使徐佔齊因得到救助而沒有死亡的概率極低,也不等於絕對沒有。"因果關係屬於客觀要件,是事實認定需要查清的,本案沒能查清而是僅憑臆斷。司法實踐中,"存疑有利於被告人"系基本理念,在事實沒查清的情形下,強行粘合因果關係的鏈條是不合適的。


案例以一則典型案例分析:職工婚假在實務中的具體規定及法律風險應對措施


一、案例


鄭各量於2008年6月進入東華大學拉薩爾國際設計學院工作,2011年11月,鄭各量被調至常紡學院(以下簡稱“常紡學院”)下屬的常紡萊佛士學院工作並擔任常務副院長職務。2012年10月8日,鄭各量口頭向常紡學院院長馮國平,及通過電子郵件向常紡萊佛士國際學院理事會領導周國礎請休婚假。


因常紡萊佛士國際學院在每年的10月份處於新學期繁忙期,常紡學院與周國礎均未同意鄭各量在此期間休婚假,並告知鄭各量推後安排婚假。鄭各量於2012年10月19日離開學院外出旅遊。在鄭各量結束休假回到常紡學院後,常紡學院還採用註銷鄭各量門禁卡、將其辦公室門拉手與桌子用鐵鏈鎖在一起等方式使得鄭各量難以繼續上班。2012年11月,鄭各量的上海直屬上級口頭稱要解僱鄭各量,後常紡學院向鄭各量發出了書面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


鄭各量認爲,在常紡學院工作期間,有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相關法律、法規規定享受婚假,其在符合規定條件的情況下申請休10天婚假於法有據,應當得到用人單位的保障。鄭各量已提前向其上級領導周國礎發送電子郵件,要求自2012年10月22日至2012年11月2日期間休10天晚婚假。但常紡學院不合理拒絕休婚假的申請並將其停職,自鄭各量結束婚假至雙方解除勞動關係前,鄭各量無法正常工作的法律後果亦應由常紡學院承擔。常紡學院應當向鄭各量支付2012年10月22日至2012年12月16日期間的工資。


常紡學院認爲,婚假雖然屬於公民的權利,但用人單位對此有一定的決定權,可以根據內部經營情況合理安排員工休息,並非一經員工申請就必須立即同意。鄭各量因未經常紡學院與常紡萊佛士國際學院理事會同意擅離職守休假,構成嚴重違紀,常紡學院與常紡萊佛士國際學院系依法解除與鄭各量的聘用合同,鄭各量在2012年10月18日之後也未再向常紡學院提供勞動,故常紡學院無需支付鄭各量2012年10月22日至同年12月16日期間的工資。


雙方因此發生爭議,鄭各量向當地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該案經過勞動仲裁、一審、二審、再審,最終法院認定常紡學院應向鄭各量支付2012年10月22日至同年12月16日期間的工資合計52369元。


二、爭議焦點


該案,鄭各量在勞動仲裁、一審與二審階段主張的工資待遇起算時間並不相同,在勞動仲裁及一審階段,鄭各量主張用人單位支付其2012年10月22日至2013年5月31日的工資。但在二審階段,鄭各量變更主張要求用人單位支付其2012年10月22日至同年12月16日期間的,包括十天婚假及未解除勞動關係期間的工資,合計52369元。


實際上,該案爭議的焦點有兩個方面。第一,鄭各量是否享受婚假待遇;第二,如果鄭各量享有婚假待遇,用人單位無正當理由拒絕鄭各量請休婚假,鄭各量自行放假,是否算作曠工。


三、裁判意見


(一)一審法院裁判意見


一審法院認爲,鄭各量於2012年10月22日起未再爲常紡學院提供勞動,結合其休婚假未獲批准、鄭各量於訴訟中表示休婚假需要履行相應的申請和批准手續及常紡萊佛士國際學院郵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給鄭各量和經原審法院釋明後,鄭各量表示如果雙方之間無法再恢復或者重新建立勞動合同關係,所涉及的常紡學院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的有關法律後果,包括經濟補償金或者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金,其將保留權利另行主張等綜合研判,對於鄭各量訴稱的要求常紡學院支付其2012年11月1日至2013年5月31日7個月工資計的意見,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二)二審法院裁判意見


二審法院認爲,常紡學院作爲用人單位,有相應的用工自主權,但該用工自主權的行使不得侵犯我國勞動法律法規依法賦予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同時應控制在合理的範圍內。就本案而言,鄭各量與常紡學院簽訂的聘用合同中約定,聘方的義務包括向受聘方介紹中國有關法律、法規和聘方有關工作制度,以及有關外國專家的管理規定;受聘方的義務包括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遵守聘方的工作制度和有關外國專家的管理規定。常紡學院並未舉證證明學院在外國專家的婚假管理方面存在特殊規定,故鄭各量應當按照我國有關法律、法規規定的內容享受婚假權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二十五條、《江蘇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三十條規定,鄭各量符合晚婚的規定條件,有權休十天婚假,婚假期間不影響其工資、獎金和其他福利待遇。


鄭各量於2012年10月8日向其上級領導周國礎發送電子郵件,要求自10月22日至11月2日期間休婚假,但周國礎在無合法理由的情況下,拒絕批准該申請。常紡學院在訴訟中辯稱,學院每年10月份爲招生季,故不同意鄭各量在十月份請休婚假。但常紡學院既未提交相應證據對此加以證明,也並未在鄭各量請休婚假時向鄭各量指出。故常紡學院不批准鄭各量休婚假的行爲,既無合法依據,也超出了單位用工自主權的合理範圍。據此,鄭各量有權自2012年10月22日至同年11月2日期間休婚假,也有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向用人單位主張婚假期間的工資。


雖然鄭各量在本案仲裁、一審和二審時主張的21萬元工資的起止階段不同,但實質都是主張其與用人單位產生糾紛之後的工資收入,故其訴請的細微變化不影響其在二審階段主張2012年10月22日起的婚假工資。因常紡學院不合理拒絕鄭各量休婚假的請求並將其停職導致雙方產生糾紛,鄭各量在雙方解除勞動合同關係前無法繼續正常工作的法律後果應由常紡學院承擔。


據此,常紡學院應向鄭各量支付2012年10月22日至同年12月16日期間的工資報酬52369元。


四、職工享受婚假的條件及天數


(一)職工享受婚假的條件


1.
職工依法登記結婚


兩種特殊情形:


(1)僅僅舉辦婚禮儀式,但沒有在婚姻登記機構領取結婚證,不能享受婚假;


(2)再婚、復婚,都屬於法律意義上的結婚,夫妻雙方均可享受婚假。


勞社部函【2000】84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於對再婚職工婚假問題的覆函》對此進行了說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和國家有關職工婚喪假的規定精神,再婚者與初婚者的法律地位相同,用人單位對再婚職工應當參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同初婚職工一樣的婚假待遇。


2.
職工在現用人單位入職後才登記結婚


原則上,職工在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係前已結婚的,在該用人單位不能享受婚假待遇。


3.
在法律或用人單位規章制度中規定的期限內請休婚假


很多用人單位爲了方便協調職工的婚假安排,往往會在規章制度中明確職工登記結婚後,應當在一定的期限內請休,否則將視爲自願放棄。如果該規章制度經討表決論、公示公告程序,對職工具有約束力。職工應當在規定的該期限內完成婚假請休,否則將可能喪失權利。


(二)婚假天數


1.
法定婚假


“【1980】勞總薪字29號”《關於國營企業職工請婚喪假和路程假問題的通知》第一條規定:職工本人結婚或職工的直系親屬(父母、配偶和子女)死亡時,可以根據具體情況,由本單位行政領導批准,酌情給予一至三天的婚喪假。該通知是目前實務中普遍採取三天法定婚假的法律依據。


2.
晚婚假


2015
年12月27日,新修訂後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取消了晚婚假的規定。相繼,全國各地也開始修訂地方計生條例。據統計,有29個省取消了原有的晚婚假,其中有11個省份刪除了相關晚婚假的規定,與《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保持一致,僅有三天法定婚假。這些省份包括廣東、湖北、四川、浙江、江西、寧夏、廣西、安徽、湖南、天津、山東。


而像北京、貴州等地依然保留原有婚假獎勵政策。


北京婚假:三天+七天,共計:十天


法律依據:新修訂後的《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十六條規定:依法辦理結婚登記的夫妻,除享受國家規定的婚假外,增加假期七天。


貴州婚假:三天+十天,共計:十三天


法律依據:新修訂後的《貴州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五十五條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企業事業單位職工依法登記結婚的,除享受國家規定的婚假外,增加婚假10天;符合政策生育的,除享受國家規定的產假外,女方增加產假60天,男方享受護理假15天;接受節育手術的,按照規定享受休假。在享受以上規定假期間的工資照發,福利待遇不變,不影響考勤、考覈和晉級、晉職、提薪。


五、職工婚假在實務中的法律風險應對措施


(一)用人單位對職工的婚假安排,既要合法、合理,又要符合實際情況。具體而言:


1.
對職工是否符合婚假的條件,用人單位可通過覈驗職工的結婚證,予以確認。


2.
用人單位可以在《職工手冊》中規定,在登記結婚之日起一定期限內,必須請休婚假,否則視爲自願放棄權利。


3.
爲了對職工的婚假安排進行規範,用人單位還可以在《職工手冊》中對職工請休婚假的申請、審批、執行等程序進行規定,保證婚假安排的統一性、規範性以及合理性。


(二)對職工不遵守統一安排,擅自請休婚假的。用人單位應當以書面的方式告知勞動者,不予批准其婚假的正當理由,並說明另行安排的方式。明確告知如擅自離崗、不遵守統一安排的後果,將視爲曠工處理。該書面的通知,在實務中應當以短信、電郵、拍照、錄像等方式,確保勞動者知悉該內容,並固定相應送達的證據。


(三)《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訂後,已經明確取消了晚婚假的規定,用人單位應當及時、依法對《職工手冊》進行修訂,確保對職工婚假的規定合法、合理,並經過職工討論表決、公示公告程序,確保該《職工手冊》對職工具有約束力。


如果用人單位沒有及時修改《職工手冊》中對晚婚假的規定,將來職工與用人單位就婚假天數問題發生爭議後,將可能被認定按最有利於勞動者的政策執行。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六條有明確規定,即“用人單位制定的內部規章制度與集體合同或者勞動合同約定的內容不一致,勞動者請求優先適用合同約定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