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2章

沈唯一:“......”

身後,被強行塞了一腔子狗糧的嚴寬:“......”

“誒,小公主,你一路上都在維護你媽咪打壓你爹地,可現在,你在你媽咪那兒碰了一鼻子灰誒。

”嚴寬很是不厚道的直戳沈唯一的痛處。

被遺忘的沈唯一立即揚起小下巴:“哼!我媽媽開心就好。

嚴寬:“......”

他算明白了,沈唯一的媽咪沈湘女士,何止是人畜通吃,她簡直男女通吃,老少通吃,就連她身邊這個鐵桿粉絲小迷妹,都堪稱神獸級戰士。

這一刻,嚴寬很想在自家的爺麵前感慨感慨:哎呀,爺,養閨女真好啊,養閨女一百個好,我現在總算明白您為什麼會不遠萬裡,費勁心血,花了怔怔六年時間,耗資數億,也要把您的親閨女和您親閨女的媽帶回來的了。

原來,您是為了給自己找虐的。

一抬頭,嚴寬看到了爺那殺人不見血的一雙冷鷙無比的眼眸正看著他,嚇得嚴寬一疊連聲道:“那個爺,要冇事我就先回了,我回了。

語畢,轉身就往車裡跑。

坐上車,他便透著玻璃看著,自家的爺一邊摟著嬌妻,一邊牽著閨女進了電梯。

一家三口依然是一家三口。

嚴寬突然意識到,其實他纔是被虐的那個單身狗。

單身狗開了車飛快的離開。

這邊,傅少欽摟著妻子,牽著女兒進了電梯之後,這才問她:“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

沈湘:“嗯。

”‘嗯’完了,抬頭看著他,他依然是他,那個麵部平靜冷厲,卻及有威懾力的狠辣男人的形象,他也的的確確就是這麼個人,他連他的同父異母的親兄弟都剷除了,可他......

卻救治了徐澤言的腿。

還從來都不告訴她。

“是為了我嗎?”她冇頭冇腦的這樣問了他一句。

“嗯?”男人不懂了。

“冇什麼。

”沈湘突然不問了,她不能把那個男醫生出賣了,她也不能把楚天淩出賣了,她甚至不知道如果她說出來他知道了徐澤言現在還好好的,所以感激他。

他會不會一怒之下再把徐澤言給發配流放?

因為她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不知道他在哪一刻發火,又在哪一刻溫和。

她現在隻要知道,他並冇有對徐澤言下毒手,就足夠是她感激他的理由。

男人莫名其妙的看著她,她鮮少這樣嬌羞又順從的樣子,她是話少,但她並不溫順。

可今天不同。

難道是因為她在公司裡受到排擠了,想要他這個老公撐腰,傅少欽一邊看著沈湘,一邊在心裡這樣思考。

好像,她也不是這樣性格的人。

她一向孤冷清淡,在尋常女人眼中的那些所謂的受欺負,所謂的受排擠在她這裡根本就不存在,她不當一回事。

說白了,她是個很能承受得了被排擠的女人。

看著沈湘溫溫順順的對他說道:“你帶著唯一去洗手啊。

洗了手回來吃飯,今天我參與做了一道麪點,就是我最拿手的我們老家那邊的打滷麪,洗了手你們就過來吃,不然麵一會兒就坨了。

”那語氣,就跟他們之間是老夫老妻那般。

男人更是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