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4章

“乾嘛!”這時候,閔傾容的母親從內室走出來,她抬腳踹在閔傾容身上:“小蹄子!你也太冇良心了吧!竟然踩著你姐姐的肩膀爬到了上流社會的圈子裡,啊!你怎麼那麼賤!就那麼想進入上流圈,就那麼想搶你姐姐的資源?

你們到底還是不是姐妹!

你怎麼那麼賤!

那麼賤!”

罵完,閔傾容母親又狠狠踹了閔傾容好幾腳,踹的閔傾容嗷嗷的叫,她的頭被套在麻袋了,

她一點都看不見,她隻能先說到:“媽,能不能先把我從麻袋裡放出來?放出來我,我任由你們打罵還不行嗎?”

“放出來你可以!”這時候,是父親的聲音:“得等我們把你的手機,把你的錢全部拿出來之後,再把你的手腳都幫上,才能把你從麻袋裡放出來。

語必,閔父閔母便開始翻閔傾容的包。

她的手機,她包裡的錢,還有沈湘給她的購物卡,統統被翻走了。

就連閔傾容的包,都被閔傾妍拿走。

閔傾妍還狠狠踢了閔傾容一腳:“竟然用這麼好的包,一個包好幾萬,閔傾容你配嗎,我問你你配嗎,你知道這包是什麼品牌嗎?一個連品牌都不懂粗俗女人!你用這樣的包,都是暴殄天物!”

就這麼著,剛剛被父親騙回家的閔傾容,便遭到了父母以及堂姐的一頓毒打,而且還把她洗劫一空。

那一刻,被困在麻袋裡的閔傾容傷心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同時,她又很慶幸,慶幸自己在臨進小區的時候多了個心眼,她臨時買了個小手機放在貼身的衣兜裡了。

她的痛的,像是要掉進冰庫裡一樣,那一刻,閔傾容嚴重懷疑她不是自己父母親生所生,她可能是撿來的,她甚至懷疑,有可能堂姐纔是父母所生。

閔傾容就這麼心痛致死的在麻袋裡絕望。

不知不覺間,父母已經幫了她的手腳,然後把麻袋從她頭上拿掉。

閔傾容這纔有機會看到父母,以及坐在父母中間的堂姐閔傾妍。

閔傾妍什麼話不說,抬手先是兩巴掌打在閔傾容臉上:“你這個賤貨!你竟然把君少給睡了!你怎麼那麼不要臉!你的臉長了是用來拖地的嗎!啊!我問你啊!你竟然把君少給睡了!

你知不知道,君少是我的!

是我閔傾妍的!

那是舒爺爺指配給我的未婚夫!

君少那樣有身份,那樣高貴的男人,怎麼能被你糟蹋了呢!”

閔傾妍瘋了一般。

閔傾容看著閔傾妍的樣子,忽而覺得,她怎麼那麼可憐?

這樣的閔傾妍,還經常想著去和沈湘鬥,她拿什麼和沈湘鬥?

閔傾容抬頭,無畏的看著閔傾妍:“你真醜!”

“你!說!什!麼!”閔傾妍抓住閔傾容的頭髮,怒瞪雙眼,惡狠狠的問道。

閔傾容想過了,她今天被自己爸媽和堂姐這樣對待,有可能活不了了,既然冇有機會活著,她不如暢快的說出來。

閔傾容本來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火辣性子。

以前她很粗野,所以不懂的什麼叫要臉,經常性的把炫耀,把顯擺,把欺壓當做給自己長臉麵的事情。

而現在,閔傾容終於明白了,那些都是受到這個家,以及堂姐的渲染。

現在她和沈湘和嚴顏在一起玩了一段時間,她已經知道了什麼叫要臉,什麼叫勇敢,什麼叫有骨頭。

閔傾容的臉雖然被打腫了,可她的眼神卻無比輕蔑的看著閔傾容,字字清晰的說到:“我說,你不僅很醜,你還很可憐!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像個可憐蟲一樣?

閔傾妍,你已經走火入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