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1兆!”

“嘖~1500!”

“2000!”

“2001兆!”

這一刻,錦繡大會場內的叫價徹底瘋狂,很快就飆升到了一個無法想象的天文數字!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針對富礦區的競標呢啊!

矽基跟玻色體因為有資金迴流,所以敢叫,蟲族雖然有點玩兒不起,但必須叫!

江南跟龐老闆因為有冤大頭付賬,所以根本無所畏懼!

五方就在這會場中廝殺起來了,那是誰也不服誰!

唯獨玄瑟在旁邊臉都綠了,手指都要把努嚕努嚕大沙發扣穿了!

(益)

憋踏馬叫了啊,老子的私人小金庫都快要頂不住了啊喂!

這世界上如果有後悔藥的話,老子直接就吃它個十斤八斤的啊!

就連會場內的其餘競標者隨著價格的飆升,都發出陣陣驚呼,甚至都掏出了智腦,準備記錄下這一曆史性的時刻!

蟲蜚雨拉了拉江南的袖口,搖了搖頭!

江南也是額頭暴汗,看這趨勢,矽基跟玻色體完全冇有鬆口的架勢,人家玩兒的起!

價格飆升到多離譜都有可能,可自己這邊是有極限的啊?

一旦超出玄瑟的心理承受範圍,人家就撂挑子了!

若是寧願舍了分神也不付,那可就砸手裡了啊!

再這樣下去,拿下666號礦區的可能性便已經微乎其微了!

隻見江南當即跟龐巴迪傳音:

())“你咕扭咕扭咕扭~等下就這樣做,知道嘛?”

龐巴迪猛的瞪大了眼睛,一個激靈,臉都白了,嘴角直抽,心中連忙回道:

=()“臥槽?這…這靠譜麼?一不小心東西到不了手裡,命也得冇啊?”

江南嘿嘿直笑:()“放心!老子什麼時候坑過你啊?”

龐巴迪黑著臉:()“絕大多數的時候…”

江南:(ω)

我竟一時間無法反駁?

然而如今也冇有彆的辦法了,龐巴迪隻能按江南說的做了!

不禁怒吼一聲:

($益)“次奧!老子出三千兆!”

這話一出,全場嘩然!

然而影士依舊不動聲色:

(■■)“3001!”

現在的數字,還在他的承受範圍內!

那邊的維納斯剛要叫價,然而龐巴迪卻急眼了,一個大跳跳上桌子!

($ˇ益ˇ)“夠了!全都給我住口!這樣下去,也冇個頭兒!價格飆到萬兆都有可能!既然我們全都想要這666礦區!”

“不如就換個更為公平的對決方式如何?誰撐到最後,誰就擁有得到666礦區的資格!其他方願賭服輸,不許再加價!”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龐巴迪的身上!

維納斯嗤笑一聲:

(ˉˉ)“即便是萬兆又如何?本姑娘依舊出的起!出不起趁早退出,就彆在這兒丟人現眼了!”

龐巴迪咧嘴一笑:

($)“哦?出得起?我當然知道!玻色族作為第一序列,當然玩兒的起!”

“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星礦局的分紅是在年末的吧?這期間,萬兆資金流放在手裡所產生的收益,價值!跟拿出去放在星礦局手中一年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畢竟錢生錢嘛!你若是非要多花,當那個冤大頭,我也不介意!”

維納斯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龐巴迪說的不錯,有那個錢,當然是放在自己手裡更值當!

而這時,江南卻挑釁的望向維納斯:

(°д°)“咋的?老富婆不敢比了?怕被人擠下去?堂堂第一序列,就這心氣?”

“龐老闆?什麼方法儘管說出來就是,老弟還是比較感興趣的!”

如此一來,江南就是為了噁心維納斯站出來的,動機不會引人懷疑!

蟲如花跟蟲似玉也鬆了口氣,單拚價格,蟲族是拚不起的,用其他方法競爭也好!

“說來聽聽?”

隻見龐巴迪扭了扭脖頸:“在我們藍星,有這樣一個部落,命為卡布部落!打招呼的方式就是**兜!誰扇的猛!誰能抗,誰就牛批!”

“既然各位都如此有決心,不如大家都各自出人,站成一個圈兒!順時針扇**兜!”

“誰扛不住了!誰就退出!不準用能力躲開!決出最後的得礦人如何?”

這個規則一出,就連古拉克都傻眼了!

神特喵互扇**兜啊!龐老闆為了把666礦區搞到手,臉都不要了啊?

阿緹雅也眼角直抽,藍星上都是些什麼魔鬼的風俗?怎麼會有人玩兒這種遊戲?

歐米伽跟阿爾法也是駭然的看著龐巴迪,老大瘋了吧?這什麼餿主意?不要命了啊?

龐巴迪心裡也是冇底的,老子還不知道這是餿主意了?南神給我出的啊靠!

江南哈哈大笑:(⌒⌒;)“夠直接!我喜歡!老子參加!怎麼樣?維納斯?敢來麼?有種就站我後麵,我踏馬打不死你丫的啊!”

維納斯氣的直磨牙:

(皿)“這什麼鬼的對決方式?無論輸贏豈不是都要被打臉?”

高貴的玻色體怎麼可能給彆人打臉?

龐巴迪獰笑一聲:“這樣公平!就連這點決心都冇有!還參加什麼競標大會?”

然而就在這時,如花似玉姐妹花豁然起身,臉上泛起獰笑,手臂上的肌肉猛的暴漲,變得比她倆腰還粗!

上麵根根青筋暴跳,抬手握拳,炸出三聲音爆!

凸()凸“我蟲如花!”

凸()凸“蟲似玉參加!”

這種對決,於蟲族再合適不過了好麼?老孃把你頭給扇爆啊!

龐巴迪被驚的後退兩步,心中直哆嗦,臥槽哇!突然有點後悔怎麼辦?

幾人的目光,一起望向維納斯!

隻見維納斯麵色難看,頭頂琉璃角閃爍,顯然是在聯絡旦丁!

冇過多久,隻見維納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ˉˉ)“嗬~我退出!我這完美無瑕的臉蛋兒可捨不得拿出去打!”

“666號礦區,你們想要的話,就讓給你們好了!”

顯然,她是得到了旦丁的指示,旦丁已經確定要逼蟲碧詩拿出天堂之境了,隻不過是時間問題!

為了一道保險,花這麼多錢,而且還要被打臉丟人,顯然不值當!

所以維納斯選擇退出,玻色族的麵子比什麼都值錢!

而影士則是望向維納斯!

在他的計算中,拿下666礦區同樣是一道保險!

而維納斯的舉動,已經間接說明其逼蟲碧詩拿出天堂之境的決心!

如此一來,拿下666礦區的意義就不大了!

旦綜合計算得失後,影士還是選擇參加!

不過是一具機械義體罷了,贏了得到保險,輸了就輸了,不虧,值得一試!

至於臉麵問題,不在矽基的考慮範圍中!

(■_■)“我參加!”

這下維納斯退出,剩餘四方都選擇參加,結果就不言而喻了!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江南歪頭吐了口唾沫,鄙夷的看向維納斯:

(ˇ~ˇ)“切~無聊,這都不敢參加?不是說讓我冇法在這裡拿走一份契約麼?怎麼不狙擊我了?”

維納斯反而是笑了:“那你就去爭好了,我會找人幫你收屍的!”

江南聳肩:╮(ω)╭“你當我傻啊?你都退出了,我還爭個屁?畢竟我就是為了噁心你才叫價的,鵝盒~”

維納斯瞪眼:(°益°)“你…”

[來自維納斯的怨氣值 1009!]

[來自…]

江南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形:

(〃)“哥幾個爭吧?我在旁邊看著就ok,這種拋頭戮麵的機會就讓給你們好了!”

江南也選擇了退出!

一旁的玄瑟都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看向布萊克的背影甚至帶著一抹感激之情!

退出了?退出好哇!

自己就不用當冤大頭,花那三千兆了啊靠!

然而龐巴迪卻直接僵在了桌上!

=()退出?

南神退出了?你咋能退出的啊你?

你退出了,我可怎麼辦啊我?

隻見影士,蟲如花跟蟲似玉已經走到了台上,還朝著龐巴迪招了招手!

蟲如花:()凸“愣著乾什麼?上來啊?不是你提出的公平對決麼?”

蟲似玉張開電飯鍋一樣大的拳頭,獰笑一聲:

()凸“能親手暴掉你的小腦瓜兒,我很榮幸!”

龐巴迪:!!!

(益$)不不不!這踏馬是送命局兒啊這!

江南愕然:(~)“腫麼了龐老闆?倒是上啊?機會難得!”

[來自龐巴迪的怨氣值 666!]

南神果然是大坑批的啊!

歐米伽跟阿爾法此刻也給龐老闆加油鼓勁兒!

()“加油!龐老闆!我知道您一定能行的,人族未來就靠您了!”

(ˇˇ)“放心去吧!萬一您出了點什麼意外,海棠礦業我會幫您經營好的,鵝盒~”

龐巴迪臉都黑了,你們這對狗男女,反骨仔!萊萊個腿兒的!

($ˇ口ˇ)“什麼玩意就我加油?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我這個當老大的去?當然是你們兩個手下代我出戰?”

“人家蟲族可是出了兩位大哥!咱們也不能跌份兒!你們兩個!給我上!代人族出戰!”

蟲如花額頭青筋暴跳:

()凸“是大姐!”

蟲似玉獰笑著:

()凸“現在不光是公仇,還有私怨了!”

歐米伽跟阿爾法已經開始抖了!

(益。)“老大!您要殺我倆就直說!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啊?我害怕!”

龐巴迪瞪眼:“墨跡什麼?上!人類會記住你們二人的貢獻的!”

江南嘿嘿偷笑,開始偷摸傳音起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