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還不知道自己在無形中,又莫名其妙地被針對了。

這時他已經回到了柳氏集團,隻是剛剛從出租車上下來,他整個人愣住了。

離開的時候,柳氏集團前還空無一物,但現在柳氏集團前已經搭建起了一個大舞台,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這咋回事?

總不能又是那個不長眼的,趁著自己不在,跑過來給老闆求婚了吧?

帶著疑惑,王東快步往柳氏集團走去。

然而。

下一秒。

音樂響起,殺豬般的聲音傳來。

“……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

“……就這樣被你征服,喝下你藏下的毒……”

“……”

王東像是踩了釘子一般,瞬間蹦了起來,靈魂似乎都被炸出了體外,整頭頭髮都炸裂起來了。

他這時纔想起來,之前讓孫家跪著來柳氏集團唱征服的事。

但特媽這哪裡是唱征服,這簡直就是炸彈洗地!

難怪柳小妞在電話中爆炸了,被這樣的歌聲鋪天蓋地轟炸了一兩個小時,誰受得了?

“我草!要出大事啊!”

王東嚥了咽口水,頓時頭皮發麻。

現在柳傾城的怒火恐怕早忍到了極限,現在見到他,那還不得火山爆發?

“孫威,孫陽,你們父子不道德啊!可把我給害慘了。”

“你們不是唱歌的料,你們花點錢找幾個會唱歌的女的不就好了嗎?一點都不知道變通,小爺讓你們跪著唱征服,你們配一下口吻就行了嘛!”

“現在好了,柳小妞還不得小爺給吃了!”

王東黑著臉,趕緊向著柳氏集團跑去。

臨近集團大門,王東就看到柳傾城正站在大門前,見到他出現,她俏臉鐵青,粉拳緊攥,那輕微磕動著的貝齒,彷彿恨不得咬死他!

“哈哈,老闆,我回來了!”

王東利索地跑到柳傾城的麵前,打著哈哈道:“老闆,路上堵車,我回來遲了,你要相信,我真不是故意的!”

“堵車,我堵你個頭。”

柳傾城氣得險些脫掉高跟鞋往王東臉上砸,一手叉腰,一手指著王東道:“我讓秘書去了江家武館,路上暢通無阻,你告訴我?哪裡堵車了?”

“還有,手機為什麼關機?”

王東臉皮猛地抽了抽,我靠,咋還派人查崗呢!

“可能……嗯,對,一是司機走錯了路。”

他可不敢告訴柳傾城,為了給藥材找一個適合的儲存地,他先跑了一趟趙氏商會,要是老闆知道了,估計瞬間得炸了。

說著他取出手機,有些鬱悶道:“我手機,冇電了。”

接了柳傾城的電話,手機就關機了,要是手機有電,知道柳氏集團門前發生的事情,他早就先趕回來了,哪裡敢拖拉。

柳傾城瞪著王東的臉,氣得酥胸欺負。

我在這裡受儘彆人的異樣目光,你一句手機關機了,就像矇混過關?

做夢!

“你……等下我再和你算賬!!”

“現在,趕緊讓他們停下,給我滾出柳氏集團。”

柳傾城指著前方的舞台。孫威、孫陽父子和一眾孫家人,就跪在舞台上,她已經勸過幾次了,但冇有用。

孫家人隻聽王東的話,王東不出現,他們就不起來。

“好的,我馬上解決。”

王東哪裡敢有半分猶豫,瞬間蹦到了舞台上,看著孫陽和孫威滿臉無語道:“行了,快停下吧,你們這哪裡是屈服?這是來向小爺我索命的吧?”

“都趕緊給我閉嘴,音樂也關了,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孫陽趕緊讓人關掉音樂,同時讓孫家人都停了下來,才舔著笑臉看向王東,道:“王先生,我孫家已經按照您的吩咐,來跪著唱了征服。”

“您看這事,能過去了嗎?”

王東睨了孫陽一眼,我要說不過去,你們是不是還要繼續唱?

“算了,既然你們都唱了征服,那我說話算話……”

王東話冇說完,一道蒼老低沉的聲音先傳了過來:

“孫陽,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要背叛嗎?”

“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給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下跪求饒,你不覺得羞恥嗎?”

王東抬頭,就看到柳家老爺子柳富生帶著柳雲等人,快步走了過來。

而見到柳富生身後那穿著練功服的老者的時候,他雙眼便不由微微眯起。

內勁巔峰的強者!

有點意思啊!

柳家這樣不入流的家族,冇想到竟然能與這樣的高手有交集,還能請動這樣的高手出手,這倒是讓王東有些詫異。

柳傾城俏臉也是大變,爺爺是個心思縝密的人,冇有十足的把握,他不會輕易出手。

現在既然敢明目張膽地過來,說明他是有了對付王東的辦法了。

她看向王東,原本對王東那點怨氣瞬間煙消雲散,俏臉上充滿擔憂。

怎麼辦?爺爺明顯是有備而來,這傢夥還能解決嗎?

這時,柳富生上了舞台,站到了孫陽的麵前。

他臉色鐵青,目光冰冷道:“孫陽,你好歹在靜海也是個有頭有臉,今天這樣跪在這裡,像條狗一樣搖尾乞憐,不覺得可恥嗎?”

“不就是個會點身手的小子嗎?有什麼可怕的!”

“今日,我便讓他在靜海徹底消失。”

孫陽抬頭看了柳富生一眼,臉色陰沉至極。

一個會點身手的小子?!

一個會點身手的小子,能讓林家、陳家、趙家視為座上賓?能讓西南張家乖乖道歉?能調動海外財閥勢力,鈍刀子一刀一刀割孫家的肉?

扯淡!

老子特媽就是信了你的話,才導致孫家損失慘重萬劫不複的!

孫陽輕哼一聲,道:“柳老爺子,你柳家的家事,你自己解決,我孫家此後不會再插手半點。”

柳富生臉色一變,因為解決掉王東,徹底掌控了柳氏集團,他還想藉助孫家的資源和人脈,讓柳家更進一步。

現在孫陽退出,就算藉助郭保坤的手除掉王東,冇有孫家的支援,柳氏集團這個攤子,他也不一定玩得起來。

“孫陽,我身邊這位,乃是形意門的門主郭保坤郭師父。”

“他武藝高強,天下幾乎無人能敵,一隻手就能輕鬆碾死王東,你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