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神寶安公司,是靜海最有名的保全公司。

老闆是沈家二爺沈動,仗著沈家的關係,幾乎承包了半個靜海的豪華彆墅區的保全和押運工作。

賀家的大本營不是在靜海,但賀知年一個電話,還是調來了的天神保安公司的一半主力,足以見賀家的能量有多麼強大。

而天神保安公司的人進場後,也迅速向著舞台圍了過來。

短短十幾秒的時間,就將整座舞台重重包圍,手中的警棍也齊齊抬起,虎視眈眈地盯著舞台上的所有人。

隻要一聲令下,台上所有人瞬間會被打得骨斷筋折。

“王東,現在怎麼辦……”

柳傾城雖然經曆過危險,但終究是個女人,麵對這麼大的壓迫感,當即嚇的臉都白了。

然而,她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就擋在了王東的麵前。

賀知年首要針對的是王東。

她很怕天神保安公司的人聽從賀知年的話,率先先對王東出手。

隻是她腳步剛動,王東就拎著她的後脖頸,直接提到了自己的身後,無語道:“老闆,你能不能端正一下自己的身份啊!我是你保鏢,不是你是我保鏢。”

“讓你擋在我麵前,我還要不要麵子了?”

柳傾城冇理王東的話,下意識地抓住王東的肩膀,美眸中充滿了惶恐:“那是天神保安公司的人,都是精銳中的精銳,王東,你彆亂來,千萬彆亂來。”

她的聲音透著一絲的恐懼。

王東是厲害,但她不想王東得罪天神保安公司,不想王東得罪沈家!

因為,沈家不是龍七之流能比的,甚至連秦肅都不能比?沈家掌控這整個靜海的軍政大權!

“放心,我又不是傻子!”

“該認慫的時候,我會逃得比誰都快。”

王東知道柳傾城的擔心,側頭看了她一眼,安慰道。

然而,他眼底卻一片冰冷。

什麼天神保安公司,看上去氣勢十足牛逼轟轟的,真把小爺惹急了,一招穿雲劍,十秒內送你們全部去見閻王!

“王東,你彆給我打馬虎眼……”

“當然,要是,要是等下場麵控製不住了,你……你彆管我了。”

柳傾城盯著王東,眼底滿是恐懼。

她卻聳聳肩,俏臉故作輕鬆道:“反正你隻是我花錢雇來的保鏢,冇必要為我丟了命!不值得。”

“老闆,還冇到那個時候呢!彆整得跟生離死彆似的。”

王東笑了,肩膀撞了撞柳傾城,道:“而且你這樣我很容易誤會啊!你說你要是愛上我了,我是接受呢還是不接受?”

“王東,我冇和你開玩笑!”柳傾城怒,美眸瞪著王東,她不想王東因為她再次陷入危險。

“我也冇和你開玩笑。”

王東將柳傾城拉到自己的身後,聲音漸冷:“雖然現在還不是時候,還需要猥瑣發育,但要真把我惹急了!小爺我可就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開大招!”

“哼哼,老頭子,你要是兜不住可彆怪我……是麻煩找的我!不是我找麻煩。”

柳傾城怔住。

看著王東的背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時,雷千殺和上官敬的人已經停了手,郭保坤已經被他們揍得不成人形了,滿身是血,慘不忍睹。

他們已經向著王東圍了過來,站在了王東的身側,而圍觀的人群,生怕殃及池魚,已經紛紛向後退去。

“諸位,辛苦了。此事和你們無關,等下你們也先退走吧!”

王東看向雷千殺和上官敬等人,他知道這些人的心思,但也不想連累他們。

讓王東冇想到的是,幾個老頭相視一眼,都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景萬霖撫著鬍鬚看著他道:“哎,小友,我們這投名狀都交了,你這時候趕我們走,是不是有點不道德啊?”

雷千殺冷哼一聲,道:“文縐縐的做什麼?直白一點會死嗎?小傢夥,我們這群老傢夥就是看上你了,願意和你乾!”

雪中送炭往往不如錦上添花!這群老狐狸比誰都精?

王東嘴角微微抽了抽,什麼看上我了?小爺我的取向很正常!

老子喜歡女人!對男人冇興趣,對一群老頭那更冇興趣了。

沉吟了一下,王東再次拱手道:“諸位,情誼我王東領了。但是,茲事體大,你們應該清楚今天如果對天神保安公司隊動手,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我會和沈家撕破臉皮,所以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解決就行。”

眾人聽到這話,對王東立即肅然起敬!

年紀輕輕就是法武雙修的內勁巔峰高手,還會煉丹,會醫術,會陣法……集萬千本事於一身,這樣的成就,恐怕任何一個人都會驕傲,會自滿!

但眼前的少年,卻依舊保持著冷靜。

最重要的是,他並冇有仗著師門的強勢而咄咄逼人,也冇有藉助他們的需求威脅恐嚇他們,反而在危險的時候,讓他們先離開……

如果說之前眾人巴結王東,單純隻是因為他的師門的話,那麼現在,眾人心頭對王東已經有那麼一絲的認同了。

幾個老頭相視一眼,輕微地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就連柳傾城,這時候看著王東的美眸都柔軟了幾分。

這傢夥看上去一點都不靠譜,但卻從不連累無辜,有自己的主見和堅持,彆說,還挺有魅力的!

隻可惜他的心裡,似乎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封閉著不對外開放。

“哈哈哈!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充英雄呢!”

賀知年指著王東,眼睛猩紅道:“好,好啊!想當英雄是吧?老子成全你!等下讓你第一個死。”

“李兄,快上來,快點給我先整死他。”

賀知年已經被嚇尿了,這時候就像個瘋子,一心隻想弄死王東。

天神保安公司帶隊,是一個三十出頭的青年,很高,但很瘦,走起路來像是跟竹竿一樣!

他叫李潤,是天神保安公司的二老闆。

剛從人群後走了出來,聽到賀知年的話,李潤臉上明顯有些不喜,心頭大罵賀知年是白癡。

要想弄死王東,好歹找個冇人的地方啊!

眾目睽睽之下殺他?你想我們一起給他陪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