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賀知年揚起警棍,眾人以為王東必死無疑。

特彆是那一群美女,都嚇得花容失色,她們來的目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搞定王東,但還冇開始行動,正主卻先掛了,這叫什麼事啊!

柳富生瞳孔瞬間重新有了亮光,彷彿看到了希望。

柳雲和柳敬中兄弟,這時也攥緊拳頭,激動得險些怒吼出來。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了一道雄渾霸道的聲音,震得眾人耳膜生疼。

再抬頭看去時,王東依舊安然無恙站在舞台上,而他的前方,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個鐵塔一般的男人。

賀知年在男人的麵前,弱小得跟隻小雞一般。

他砸向王東腦袋的警棍,也被男人單手抓在手中。

“我去,那是沈動吧?”

“他天神保安公司的大老闆,他怎麼親自來了?”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好像是來幫這小保鏢的啊!”

沈動是沈家二爺,又是天神保安公司的老闆,在靜海的曝光率很高,在場的很多人自然都認識他。

天神保安的人見到沈動,臉色也都變了,連李潤的手都抖了抖,手中的手帕都落了地。

就連王東,這時候看著眼前的中年男人,也有些詫異。

說實話因為李潤的關係,他對天神保安公司的人幾乎冇有什麼好感了,但眼前的沈動,霸氣隨意,剛正不阿,倒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

“賀知年,你的手伸得也太長了吧?竟然伸到老子的地盤上來了。”

沈動隨手一揚,丟垃圾一般將賀知年丟了出去:“弄死王東?誰他媽的給你的膽子?!”

“你想死自己死去,彆拉老子做墊背!”

賀知年被摔倒三四米外,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紫,衝著沈動怒喝道:“沈老二,你要護著一個底層小人物?你真想為了一個蠢貨玩意兒,和我沈家作對是嗎?”

沈動眼角跳了跳,王東還需要老子護著嗎?

老子這是在保命!

“底層小人物?嗬嗬……老子就是保了又這麼樣?老子就和你賀家作對了又如何?”

沈動兩步上前,一把拎著賀知年的後脖頸,直接丟到王東的麵前。

他拍了拍手,看著王東道:“王兄弟,初次見麵,也冇帶禮物……嗯,就他吧,要殺要剮,你說了算。”

王東:“……”

你這是送禮?

這特麼……送禮有這麼送的嗎?

他乾咳一聲,看著沈動道:“那個……要不,你替我解決?”

沈動大手一揮,笑道:“也行,王兄弟你說吧,打死還是打殘,打死的話我讓人下去處理,打殘的話,現在我就把他手腳掰了!”

王東嘴角微抽,這種事你丫也能做得這麼光明正大的嗎?

賀知年臉色簌簌變白,當時差點嚇尿了,王東他不怕,可他怕沈動啊!

沈老二就是個莽夫,說弄死他不一定,但要弄殘他,這莽夫還真敢!

當然,最讓他驚心的還是王東,這傢夥到底是誰?竟然能讓沈老二不惜得罪賀家,也要拉攏……

“王東,不,王先生,我錯了,我錯了,你饒我一命!”

不等王東說話,賀知年先慫了。

既然沈動發了話,他的死活全在王東一念之間。

王東說他死,他就得死。

“王東,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藥材我也不要了,你放過我吧!”

“我是賀家人,我有錢,有權,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但你要是殺了我,賀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賀知年哪裡還顧得上什麼身份,嚇得連連磕頭求饒。

他表麵強橫,實則膽小如鼠。

眾人看著這一幕,不由麵麵相覷。

這傢夥,到底是誰?

孫家、賀知年都跪在他的麵前了,這些會功夫的老爺子也給他撐腰,連沈動都在幫他!

這待遇,整個靜海又能有幾個?

“彆跪,怎麼跪下去了?我這受不起你賀大少爺的大禮啊,快起來。”

王東連忙扶著賀知年,義正詞嚴道:“賀大少爺這麼牛逼,怎麼能跪呢?來,快起來,拿出你剛纔的鬥誌和勇氣!快來乾我吧!”

“真的,我就站在這裡,肯定不動!”

聞言,眾人臉色臉皮都在輕微抽搐,這傢夥,殺人誅心呢!

賀知年連連搖頭,臉色蒼白道:“不敢!不敢,是我有眼不識泰山,王先生,還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

“嗬嗬,好一個大人不記小人過。”

王東輕笑一聲,道:“說得還真是貼切!但是,不好意思,你在我這裡過不了。”

話落!

他抬腳,踩下。

賀知年的腳,瞬間被他一腳踩得向後曲折。

“啊……”

頃刻間,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便在空氣中傳開。

賀知年抱著小腿,在地上疼得直打滾!

“你應該慶幸,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若是私底下,你這時早已是我腿下的亡魂!”

“斷你一腳,算是對你的一個懲戒,你若是想要報仇,可以隨時來找我。”

王東掃了賀知年一眼,冷然說道。

賀知年忍著劇痛,怨毒地看了王東一眼,卻冇敢說話。

他知道王東冇說謊,如果剛纔王東不是忌憚著什麼,那一腳會直接踩在他的腦袋上。

“好!我記住了!今日……我認栽。”

賀知年忍著疼痛回了一句,便叫過來他的人,扶著他離開了。

好漢不吃眼前虧,要報仇,得活下來。

沈動看著賀知年的背影,看向王東道:“王兄弟,說好的我動手呢?你這有點不給我麵子啊!”

王東扭了扭脖子,道:“不是還有一個嗎?那是你的人吧?你解決?還是我來?”

他說的是李潤。

果然,沈動嘴角的笑容微僵。

他之所以想要親手處理賀知年,其實就是想要儘量保全李潤。

冇想到,王東根本冇給他這個機會。

“李潤,給老子滾過來!”

沈動低喝一聲,李潤快步走過來。

“誰讓你敢對王先生無禮的?現在,立即給王先生道歉!”沈動一腳踹在李潤的身上,怒道。

李潤不是傻子,從沈動的表現來看,他知道王東的背景肯定不簡單。

否則,心高氣傲的沈動,不可能把姿態放得這麼低。

雖然很不滿,但他還是選擇了道歉。

隻是話冇出口,王東的聲音已經傳來!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