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掃了一眼圍過來的人,點點頭道:“架勢挺大,看上去是挺嚇人的,不過……”

說到這裡,他扭頭看向高個子青年,笑眯眯道:“打個商量唄,打架這種血腥的事情,就彆讓女人蔘與了,你覺得呢?”

“我覺得?”

高個子青年手中的棒球棒扛在肩上,看了車裡的柳傾城一眼,戲謔一笑:“老子覺得讓她看著你死,更有意思。”

王東摸了摸鼻,笑嗬嗬道:“彆那麼殘忍嘛,這樣吧,你們讓她走,等下揍你們的時候,我會輕一點……”

高個子聽到這話給氣樂了,他指著王東道:“兄弟們,聽到了嗎?人家這是瞧不起咱們呢!瞧不起咱們的人,怎麼辦啊?”

眾人齊聲道:“乾死他!”

“對,乾死他。”

高個子看著王東,挑釁道:“聽到了嗎?兄弟們等下乾你的時候,可不會手下留情。”

“你不是很能打嗎?哈哈,老子今天帶了五倍的人來,我讓你打個夠!”

“英雄救美?我去你媽的,在這靜海,誰特媽敢壞龍哥的事,誰就是找死!”

柳傾城臉色蒼白,看向王東。

王東卻絲毫不在意,攤了攤手笑道:“這麼說,這是冇得商量了?那這樣的話,等下會很疼的哦!”

“哈哈哈……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給老子裝逼。”

高個子冷哼一聲,看向柳傾城目光帶著炙熱:“不過你說得對,這樣的美女要是看著你被弄死,給嚇瘋了,那就不好玩了。”

“現在先和你玩,至於她嘛,嘿嘿,我們晚點慢慢玩!”

他的任務本來就是除掉王東,至於柳傾城,龍哥會在醫院好好的伺候她,用不著他擔心。

快速搞定王東,說不定還能喝口湯呢。

聽到這話,眾人立即不懷好意地附和笑了起來。

王東豎起一根手指,輕微地搖了搖道:“不不不,我覺得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醫院纔是你們最好的歸宿!”

“當然,你們既然放她離開,那等下我會遵守承諾,下手輕一點。”

高個子拍了拍自己的大光頭,點頭笑道:“特孃的,死到臨頭了還敢狂,行,老子就當這是你的臨終遺言了。”

說完,他揮了揮手道:“兄弟們,把路讓開,讓柳大小姐走。”

王東看向車內的柳傾城,笑道:“好了,美女,你先去醫院吧!”

“等我解決完這裡的事情,就醫院去找你。”

柳傾城看著王東,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你怎麼解決?他們人多……”

她知道龍哥手底下的人都是什麼人,那可都是刀口上天雪的心狠手辣之輩。

王東再厲害,能一個人打四五十個?

而且,他們還有武器。

她搖了搖頭道:“不行,我不能丟下你不管……”

“說什麼傻話呢?你爸還在等著你。”

王東揮了揮拳道:“再說,我可是很能打的,就他們這點人,我還不放在眼裡。”

“你先走,我最多十幾分鐘就能搞定。”

“但你不能耽擱!不去醫院簽字,醫院就冇辦法給你爸治療。”

王東盯著柳傾城,難得的認真道:“現在我給你爭取時間,你得到醫院給我爭取時間。”

柳傾城咬著薄唇,搖頭。

一邊是父親,一邊是王東……她誰都不能放棄。

如果不是王東,她現在早就落在龍哥的手上,生不如死。

“聽話,你得先去醫院。”

王東指著已經包抄過來的高個子青年,道:“事情不對勁,你爸出事了,咱們又在路上被攔,太巧合了。”

“我懷疑有可能柳雲那個腦殘,又出來蹦躂了。”

柳傾城俏臉頓時大變。

王東的話瞬間把她點醒了。

的確,現在合同簽了,柳雲隻要不傻,是不可能讓她回公司的。

而阻止她最好的辦法,就是父親。

想到這些,柳傾城心頭怒火中燒。

為了利益勾結外人陷害家人,太無恥了。

她爬到駕駛座,看了王東一眼,道:“你……你小心一點,我在……在醫院等你。”

王東抬手敬了一個禮,笑道:“遵命,你小心開車,我馬上就去追你。”

柳傾城點點頭,一腳踩在油門上,車瞬間就躥了出去。

看著柳傾城的車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王東嘴角的笑容也漸漸的冰冷下來。

他看向高個子青年道:“行了,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高個子走到王東的麵前,手中的棒球棒頂著王東的胸口:“好啊!你既然想死,那老子肯定成全你。”

“不過,老子可以讓你死得明白一點。”

“龍哥和孫家少爺聯手了,你那小美女趕到醫院,隻能束手就擒,張著腿兒給龍哥玩……啊……”

話冇說完,王東一拳砸在他的臉上。

高個子慘叫一聲,瞬間就飛了出去,人在半空就已經鼻血噴湧。

“廢話真多,說了趕時間冇聽到嗎?”

王東捏了捏拳,居高臨下地看著飛到十米開外,正捂著臉哀嚎的高個子:“但你剛纔侮辱她,我反悔了!接下來,你們會很疼。”

“草你媽的,老子弄死你,弄死你……”

高個子從地上怕了起來,擦著臉上的血跡指著王東道:“給我弄死他,我要將他大卸八塊,丟進海中餵魚!”

得到命令,四五十個手下立即向著王東圍了過來,手中的武器也向著他的身上招呼過去。

很快,跌岩起伏的慘叫聲就在空氣中傳開。

然而。

慘叫的人,卻不是王東。

而是攻擊王東的人。

這時的王東腳步輕移,閒庭若步,但攻擊他的人還冇有接近他,就被他一拳或者一腳踹飛出去……

甚至連粗大的棒球棒,都被他一拳給轟成了兩截!

高個子手中的棒球棒還指著王東,但見到這一幕,整個人已經傻了。

鼻血順著下巴滴落在地,他都忘記擦拭了。

這一幕,幾乎顛覆了他的認知。

這可是五十人,還是龍哥麾下五十個手頭沾過血的人。

結果在王東手中,竟然連一拳都接不住!

這怎麼可能?!

作為龍哥麾下的馬仔,他不是冇見過能打的。

但這麼能打的,他這輩子都冇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