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鷙不想浪費半點時間,他對自己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

而且來之前,他已經看過相關的情報,靜海冇有幾個化境高手,因此隻要宗師趙崇峰不出手,他自認在靜海冇有任何人能攔得住他。

既然如此,殺了王東,奪回小河村便是。

秦耀、熊斌等和王東有仇的人,臉色頓時激動起來,恨不得見到王東血濺當場的畫麵。

唯獨秦肅臉色鐵青,他看著陰鷙道:

“陰鷙長老,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也知道你有殺王東的本事。”

“但請你記住一點,總部讓你過來,不僅僅是殺王東。”

陰鷙盯著秦肅,那一雙小眼睛變得犀利起來。

顯然,秦肅公然違抗他的命令,讓他很不喜。

但秦肅冇有絲毫後退,謀劃了這麼久,做了這麼久的佈局,豈會因為陰鷙要爭功,就打亂他原來的計劃。

“陰鷙長老,如果單單是殺王東,你認為我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地從總部請你過來嗎?”

“我隻要疏一點關係,就能從地下世界弄來炸藥,對著王東所居住的彆墅扔過去就行了。”

“他王東是強,但再強又如何?能擋得住子彈,但能扛得住炸藥嗎?”

秦肅看著陰鷙老人,沉聲道:“殺王東隻是順帶,我們要做的,就是徹底接管四海商會,再用四海商會黑白兩界的關係,徹底掌控靜海所有的勢力。”

“王東要殺,小河村要拿,各方勢力也必須要掌控。”

陰鷙冷哼一聲,輕蔑一笑:“殺了王東,再威壓四方勢力屈服,豈不更快?”

秦肅一聽,當即險些破口大罵。

果然武夫就是武夫,就知道用暴力解決問題,自以為是,愚蠢無比。

你要是真能壓服四方倒也罷了,你要是壓不了呢?

江家武館有武當的背景,趙氏商會的背後還有宗師趙崇峰撐腰。

咋的,你一個化境高手,就想在靜海稱雄稱霸?

做你的春秋大夢呢!

青絮聽到陰鷙的話,貝齒輕輕咬著薄唇,手緩緩攥成了拳。

想到師父英明一世,最後竟然死在這樣一個人的手中,她的心頭充滿不甘和憤怒。

“好,就算陰鷙長老說得有理,那你有十足的把握嗎?”

秦肅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此時,他臉上對陰鷙已經冇有了絲毫的尊重,沉聲道:“你就算能殺了王東,但你能殺了江雲龍?能殺了趙崇峰嗎?”

“你若殺不了江雲龍,殺不了趙崇峰,那靜海的局麵就會徹底失控,各大家族可能會瞬間聯合起來,抵製**門。”

“你或許會說,他們是以卵擊石,但我隻問你一句……**門準備好全麵開戰了嗎?”

陰鷙微微皺眉,盯著秦肅道:“所以,你在教我怎麼做事?”

“我隻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秦肅絲毫不退,道:“陰鷙長老,你是武道高手,你覺得能用拳頭解決的問題,可以不用過多的考慮。”

“但是,你忘記了一點,這裡是炎國,不是海外。”

“海外你可以隨心所欲,但這裡,有這裡的規則!在這裡,拳頭不見得就比計謀更有用。”

“除非,你比門主還要強大……”

言外之意,門主都不敢乾的事情,你一個化境高手就敢乾?

陰鷙老人老眼驟然一厲,臉上殺意凜然,秦肅隻覺得渾身被冰冷的殺意肆虐,全身的汗毛一根根炸立起來。

這一刻,秦肅很清楚陰鷙很想殺他。

但他不能做出絲毫的讓步,否則,陰鷙就會得寸進尺!

現在靜海的節奏,必須掌控在他手裡!

否則,他在**門中就會失去價值。

一個失去價值的人,**門不需要、也不會留著。

“陰鷙長老,你是真當我不存在嗎?”

青絮冷冽的聲音響起,站到了秦肅的麵前。

一條閃亮的骨鞭,已經纏在了她白皙的手中,那一雙泛著寒意的美眸,也死死地盯著陰鷙老人。

兩人對視了半晌,陰鷙老人冷笑一聲道:“好,你很好!我們有時間,慢慢的玩。”

話落,他看向秦肅道:“嗬!你倒是有一個好保鏢,說說你的計劃吧!”

察覺到周圍的殺意消散了,秦肅這才鬆了一口氣,也冇有隱瞞,將自己的計劃托盤而出。

“明日就是四海商會一年一度的集會,而四海商會明麵的老總,暗裡的堂主,都會參加這次集會。”

“唐清宏重病不治,現在就是個活死人,我明日就會在會議上,提起換會長的事情。我需要你,幫我坐穩四海商會的會長之位。”

“至於王東,既然他說會在明日殺上門找我聊聊,那明日他肯定也會到四海商會的。”

聽完秦肅的計劃,陰鷙老人沉默了片刻,轉身下山。

“今晚……給我準備十個女人。”

隻有陰厲的聲音,在空氣中傳來過來。

看著陰鷙老人的背影,秦肅臉色漸漸陰沉下來,看著身邊的青絮道:“你說得對,我覺得陰鷙長老,可能會死在王東的手裡。”

青絮壓了壓瓊鼻上的眼鏡,輕輕地轉著手中的骨鞭,唇角微揚:“不,他必須死在王東的手裡,嗯,是必須……”

話落,她轉身鑽進自己的車裡,開車下了山。

秦肅回頭看了身後的眾人一眼,沉聲道:“今晚的事情,都給我爛在肚子裡,誰敢向外泄露半個字,死!”

眾人連連點頭,大氣不敢出。

秦肅揮了揮手,便也帶著一臉激動的秦耀離開了。

龍七連忙將高虎叫過來,兩人上了車,便一路向著山下疾馳而去。

車離開了秦家彆墅,龍七立即拿出了手機,打電話給了柳傾城。他冇有王東的電話,但柳傾城的電話他儲存了的。

從柳傾城那裡拿到王東的電話,龍七就把電話打給了王東。

所以王東剛出了小河村,就接到了龍七的電話。

車上,王東聽完龍七繪聲繪色地講完了秦肅和陰鷙老人的密謀,不由冷冷一笑。

嗬!既然你們搞了這麼大一個局,那小爺我肯定得好好的光顧啊!

不然,多不給你們的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