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道痕嘴角依舊帶著笑,但語氣中已然帶著凜然殺意,強勢得一批。

我隻是通知你,你要不聽話,管你的後麵是誰,照樣先乾死你!

秦肅一脈的人,以及一些中立的人,聽到這話臉色都不由大變,紛紛向後退去,生怕李道痕和郭明坤一怒之下大發神威,直接連他們也都秒殺了。

唯獨王東滿臉無語,老道,裝個毛線的逼呢?你們丫知不知道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啊!

藍鋼也不樂意了,臉色陰沉無比,你們是我找來鎮場子的,不是談判專家,是不是站錯立場了?

讓你們多說話了嗎?!

秦肅是什麼人?那可是一頭凶狠狡猾的巨鱷,一擊不死,給他一點點時間,他就能恢複實力,反過來給你致命一擊。

他可不想過夜夜精心的日子。

“李道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藍鋼冷哼一聲,看著李道痕道:“你這是想要背棄我們之間的約定,是嗎?!”

見到藍鋼怒了,李道痕笑了起來,道:“藍二爺誤會了,貧道隻是覺得,若是能夠和平拿到四海商會會長的位置,冇必要大動乾戈而已。”

“你說對吧?秦總?”

他看著秦肅,嘴角笑容依舊,隻是充滿冷意:“秦總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自己的處境,憑你麵前的這小女人,攔不住我和郭兄的。”

“威脅我?!”秦肅冷笑盯著李道痕。

“嗯,威脅你。”李道痕點頭。

兩人針鋒相對相視了半晌,秦肅嘴角微揚,從嘴角中擠出了兩個字:“愚蠢!”

“你說什麼?”李道痕嘴角的笑容漸漸收斂。

“說什麼?李道長還不明白嗎?”

藍鋼雙手撐著手中,老眼淩厲道:“秦肅和他背後的人,既然都想要得到四海商會,你以為他會因為你的兩句威脅,就放棄嗎?”

“還有……李道痕,你過界了!”

後麵的話,藍鋼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李道痕一而再再而三地擅作主張,已經觸了他的底線。

“就是去!我說李道痕,你搞什麼飛機?”

郭明坤也看向李道痕,揚了揚拳道:“就這種小人物,廢那麼多話做什麼?殺了就是!”

他是個將外家功夫練到極致的人,性格就和他的武功一樣,霸道強勢,自然看不起李道痕這種優柔寡斷的性子。

李道痕雙眼一眯,隨即隻得輕笑一聲。

再抬頭看向秦肅時,他聳聳肩道:“也罷,秦總,看來我也救不了你了。”

“今天,你必死!”

話落,李道痕雙手迅速在胸前結印,背上的木劍彷彿受到召喚一般,化成一道流光掠上半空,劍尖指向秦肅,輕微震顫。

“殺!!”

他輕喝一聲,雙指猛地指向秦肅,半空的木劍宛若離弦的利箭一般,瞬間向著秦肅爆射而去。

速度快到極致,帶著陣陣劍鳴,彷彿連空間都被分割開一般。

“哈哈!秦肅小兒,也吃我一拳。”

郭明坤雙腳一踏,地板寸寸龜裂,他的身體也高高躍起,一拳向著秦肅的腦袋砸了過去。

兩人一左一右全力一擊,哪怕青絮再厲害,也頂多能防得住一人,而另一人,也能在瞬時間殺了秦肅。

對於很多人看來,這幾乎是個必死的局。

見到這一幕,秦肅陣營的人臉色頓時蒼白下來,哪怕昨夜和秦肅一起,迎接了陰鷙老人的天鴻集團的高層,這時候也是滿臉驚懼!

無論是會飛的陰鷙,還是跺跺腳整個大廳就天崩地裂的李道痕和郭明坤,對他們來說,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雖然知道秦肅還有陰鷙老人這張牌,但誰不知道這老傢夥以一敵二,還是不是李道痕和郭明坤的對手!

要是敵不過,等待他們的就是死亡。

而藍鋼這邊,很多人見到李道痕和郭明坤的本事之後,此時都滿臉興奮,激動不已!

藍二爺找來的人這麼厲害,誰還能與之爭鋒?二爺這四海商會會長的位置,絕對穩了。

藍鋼也淡淡抬起坐上的茶杯,滿臉的愜意,等待著看秦肅血濺當場的畫麵?

“王先生,你還不出手嗎?”

顧瑤看向王東,眸色迷離:“我想,你也不想藍鋼繼承四海商會的位置吧?而且,秦肅不是應該死在你的手裡嗎?”

嗬嗬,你是怕秦肅死了,冇人幫你繼續排除異己吧?

最毒婦人心!

還想利用小爺我?想得美!

“咳,主角一般都是壓軸出場的,這種事,還是先交給秦肅自己玩兒吧!”

王東雙手緊箍著顧瑤,毫不在意道。

顧瑤一愣,明白了王東的意思,美眸微眯道:“他還有後手?”

“嘖,美女,我這麼厲害,又是這麼重要的日子,你該不會以為,秦肅隻靠青絮那小妞一個人吧?”

“人家可是也找來了幫手的,還是個大高手。”

王東看向秦肅,嘴角戲謔道:“我就是為了他而來的,而且……他也該出現了!”

顧瑤猛地抬頭看去,果然,秦肅和青絮此時竟然冇有半點慌張!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便在大廳中響起。

“龍虎山,金剛門,就隻派了你們兩個菜雞來嗎?”

“真冇意思!”

聲音尖銳陰厲,彷彿來自四麵八方。

與此同時,眾人便看到李道痕的木劍,以及掄著拳頭砸向秦肅的郭明坤,竟然在秦肅的三步之外,動彈不得。

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兩人的攻勢生生地擋了回來。

“誰?!”

李道痕和郭明坤臉色大變,幾乎同時開口道。

“嗬,你們太弱了,還不配知道我的名號!”

伴隨著陰厲的聲音,眾人便看到一道穿著唐裝的佝僂身影,從空中踩著李道痕的木劍,飄然而至。

剛落地,陰鷙瞬間調動內勁,隨手一掌轟出!

“給我破!”

轟的一聲。

剛纔囂張跋扈的郭明坤和自信得意的李道痕,直接被一巴掌扇飛出去,砸在了十幾米外!

整個大廳,瞬間一片死寂!

“我草,這老貨這出場方式,挺特媽拉風啊!”

王東見到這一幕,嘴角猛地一抽:“難怪龍七都差點被嚇尿,化境高手!嘿嘿,終於有點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