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鷙早就看不慣王東在自己的麵前的瑟了。

但聽到秦肅的話,他還是冷冷地看了秦肅一眼:“秦肅,唐清宏說得對,這件事你做得太差了!”

秦肅臉色陰沉,冇說話。

靜海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湧動,他真肆無忌憚地行事,恐怕早就被五大家族聯手驅逐出靜海了!

況且,靜海還有規則,有宗師趙崇峰坐鎮。

但他冇解釋,當然,他不否認唐清宏的批評,這件事之所以會讓王東有空子可鑽,是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王東會醫術。

而他不知道的是,王東會醫術這一點,是青絮故意給他下的套。

“我**門想要拿到四海商會,那是四海商會的福氣,哪裡還需要什麼陰謀詭計,直接取了就是!”陰鷙掃了唐清宏一眼,淡淡地道。

他十分不爽剛纔這一老一少相互配合一唱一和地裝逼,弄得這好像是他們的主場一樣。

明明他纔是控製主場的那一個。

“哎喲,陰老頭,你還挺狂妄啊!”

王東手肘抵在唐清宏的肩膀上,撐著道:“老唐,在你們那個時代,用哪一句話能形容這老傢夥來著?”

唐清宏盯著陰鷙,冷哼道:“天狂有雨,人狂有禍!”

“嗬!一個老匹夫,也敢在老夫的麵前放肆!找死。”

陰鷙臉色一厲,揮手。

一道勁氣凝成的白色巴掌,直接向著唐清宏拍來。

速度看似不快,但頃刻間便抵達了唐清宏的麵前。

啪!

一隻手掌出現在唐清宏的麵前,和陰鷙對了一掌。

出手的正是王東。

隻見王東一掌轟出,生生接下了陰鷙那一掌,隨即掌心一翻,陰鷙勁氣凝聚而成的白色手掌,陡然變成了一個白色的桃心!

接著,他雙指成劍,輕輕一勾,一道白色的箭頭直接穿過桃心,向著唐清宏飛了過去,落在了他的手中。

桃心在他手中顛了一下,被他拍進了唐清宏的胸口。

見到這一幕唐清宏當時就懵了,目瞪口呆地看著王東道:“不是,你玩啥呢?”

“那老傢夥喜歡你,我幫他表白啊!”

王東拍著唐清宏的胸口,道:“他的心,中了你的箭。嗯,老年人的愛情,就是這麼簡單!”

眾人見到這一幕,下巴都差點掉在地上了。

剛纔陰鷙那一掌,饒是他們是普通人,也都能察覺到這一掌帶著鋪天蓋地的威勢,雖然冇有李道痕和郭明坤之前的花裡花哨,但威力肯定隻強不弱。

結果這傢夥,不僅把人家那一掌給接了下來,還直接給玩壞了啊!

弄成一個桃心,生生把陰鷙要殺唐清宏的一掌,玩成了陰鷙對唐清宏的表白,還老年人的愛情就這麼簡單!

武道高手,就這麼任性的嗎?

顧瑤看著王東,一雙美眸也瞪圓了,今天所遭遇的事情,簡直比她十幾年來所遭遇的還要精彩!

這臭流氓太能玩了!不到最後,你都不知道他想怎麼出招。

“王東,你大爺!!”

唐清宏呆了好一會兒,回過神來險些爆了粗口。

什麼老年人的愛情?老年人的愛情就是兩個老男人嗎?

侮辱誰呢這是?

他彎腰脫鞋就要往王東身上招呼,被王東笑著跳開了:“老唐,我這是為你好,這老頭你要是收服了,對四海商會就是一個大助力!”

“你想想你的四海商會,財力,能力,人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高手啊!”

“有這麼一個大高手坐鎮,以後誰還敢像今天這樣造反?”

唐清宏嫌棄地揮了揮手,道:“你要就送你,老子不要!”

“那還是算了,我比較喜歡美女!”王東砸吧砸吧嘴道。

唐清宏性子偏冷,這時也險些忍不住跳起來和王東拚命了,你喜歡美女?你就眾目睽睽之下給老子亂牽線?

傳出去老子晚年不保好嗎!

“夠了!”

陰鷙冷喝一聲,臉上殺意騰騰。

他算是看出來了,王東和唐清宏是故意戲耍他!

這是壓根就冇有將他放在眼裡。

“你們……都得死!”

陰鷙冷冷地盯著王東,冷喝道:“今日,我便讓你們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嘖嘖!陰老頭,剛纔那一掌冇儘全力吧?”

“咱也彆玩虛的了,來真的吧!”

王東臉上的戲謔也漸漸收斂,向著陰鷙走了過去:“來吧!彆說大話了,**門讓你先回靜海,不就是想要你回來當炮灰嗎?”

“今日,小爺我成全你!用你的血來祭旗。”

陰鷙站在原地冇有動,隻是看著王東的目光戲謔而玩味,道:“是嗎?聽說你是個天纔是吧?老夫最喜歡的……就是虐殺天才!”

聽到這話,青絮美眸驟然凜冽,眼底殺意騰騰。

“天才又如何?在真正的化境高手麵前,天才和廢物,冇什麼區彆!”

話音剛落,陰鷙雙腳輕輕一跺,整個人便像是風中落葉一般,輕飄飄地飛上了半空。

而在他周身,無數道勁氣從體內冒出,在他周身凝聚成了道道長虹。那一道道長虹看似柔軟無力,但卻宛若長刀利刃,帶著強勁的勁風,在空中肆虐。

彷彿要將整個空間給切碎一般!

半空中,陰鷙目光往下看,仿若視蒼生為螻蟻:“你……永遠不知道!化境高手的恐懼。”

整個大廳的人見到這一幕,已經嚇傻在原地,就連王東,這時雙眼也微微眯了起來,第一次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看來,我的確有些低估了化境高手的戰力了。”

“難怪黎洛和小妖女一直要我不要大意,這化境高手,的確有點厲害啊!”

“這一戰,終於有點意思了!”

王東扭了扭脖子,摩拳擦掌開始熱身:“要打仗了!都傻愣著乾嘛?不想死的躲遠一點,小心等下血濺你們一臉。”

眾人聽到王東的話,這纔回過神,頓時一鬨而散。

“這就是化境高手的實力嗎?果然恐怖!”

郭明坤看著半空的陰鷙,滿臉恐懼。

如果一開始陰鷙用這一招對付他和李道痕,他們必死無疑。

“這傢夥想乾什麼?他想要和陰鷙硬撼嗎?簡直找死!”

隨即,他看向摩拳擦掌向著陰鷙走去,頓時滿臉戲謔,他們聯手都不是陰鷙的對手!

憑他?

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