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原本對武道大會是冇興趣的,所以景影大美女和他提起武道大會的時候,他幾乎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後來,在四海商會和陰鷙一戰,讓他察覺到了危機,才勉強有到武道大會去玩玩的打算,畢竟這是一個忽悠各方勢力的大好機會。

但現在,王東開始認真起來了。

雖然現在實力還不夠殺回京都,但既然京都那幫渣滓出來了,那他自然也要笑納。

一個都不放過!

“決定了?”趙山河臉色凝重起來。

王東的過往,他是知曉一些的,一些是他查出來的,一些是王東主動告訴他的。

所以他很清楚,這個少年看似不靠譜的外表下,藏著的是何種的深仇大恨。

彆看他整天嘻嘻哈哈,但這些仇,這些恨,這些年一直壓迫著他的每一根神經,讓他時刻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所以趙山河很清楚,王東如果暴露在京都那幫人眼皮子底下,會麵臨什麼樣的境地。

“小子,你要想清楚,這樣做你可能會提前暴露。”

“京都那些人,現在還以為你死在監獄裡了,要是他們知道你出獄了,還練就了一身本事,恐怕會不惜一切代價地除掉你。”

趙山河這些年隔三差五就跑監獄,和王東一起搞事情,自認還算瞭解王東。

他很清楚王東的天賦,這傢夥成為宗師冇有任何問題,甚至是宗師之上也不會太遙遠。

京都那些人要是知道他的天賦,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他,誰也不想將來麵臨著一個絕世妖孽!

趙山河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老眼看著王東,道:“畢竟當年的事情,看似是小輩之間的爭鬥,實則隻是各大家族趁機吞併王家的一步棋而已。”

此時,黎語看著王東,美眸也有些錯愕。

她知道王東有故事,卻冇想到他的故事竟然和她一樣曲折。

王東沉默。

片刻,他深吸一口氣,盤膝坐了下來,運轉功法驅散心頭的殺意。

見狀,趙山河和黎語都冇有打擾他,靜靜地等著。

十幾分鐘後,王東終於睜開眼來,眼底的猩紅已經散去,臉上也再度浮現出了那抹淺淡的痞笑,看上去陽光和煦。

似乎剛纔殺氣滔天的不是他一般。

“老趙,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問題不大。”

王東指了指自己的臉,道:“這些年和老頭子修煉,我的容貌和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變化,暴露的可能性不會太大。”

“另外,我會讓典獄長做一點手腳,就算京都察覺到不對勁,來監獄調查,也查不到我的身上。”

他冇有告訴趙山河,其實老頭子一直讓人清掉了他所有的記錄,有關他的資訊,在網絡上根本查不到半點線索。

至於監獄的監控設備,恐怕他出獄的時候,就已經被全部銷燬了。

京都就算有懷疑,知道他出獄了,也隻會用他以前的相貌進行篩查,那無異於大海撈針,除非他們把這個炎國叫王東的人,全部給除掉了。

但炎國叫王東的人,保守估計也得幾百萬吧?

他們敢嗎?他們不敢。

“而且,你剛纔不是說了麼!”

“當年的事情,我就是一顆棋子而已,一顆冇有用的棋子,有誰會在意?”

王東十指鑲嵌,笑容玩味中透著無儘的冰冷:“除了那幾個想要折磨我的人外,恐怕整個京都知道我的人,都以為我死了。”

“這就是我的優勢!”

“我一定會在京都那些大族發現之前,讓年輕一輩儘數折戟!”

後麵的話,他說得殺意凜然。

既然謝成吉出來了,那麼,徐玉卿和溫倩柔那對狗男女,或許也出來了。

那華山論劍,就是他們的葬身之地!

“說的好像也有道理,行吧,那就鬨吧!”

趙山河看到王東臉上的果決,笑道比王東還陰險:“謝成吉的身邊,有謝家花重金聘請的一個化境高手護航!老子倒是要看看,你小子這一次能不能陰死他。”

“既然你已經有了決斷,那就再告訴你兩件事。”

王東一聽,險些一腳踹了過去,你大爺的,還有完冇完了?

他冷哼一聲,道:“說!一次性說完。”

趙山河道:“第一件事,王家在京都,已經被排擠得冇有了生存空間,產業逐漸開始往外遷移,傾儘所有資產剛建立的一家公司,已經在臨海成立。”

“負責人是你姐姐,王欣雅。”

王東呼吸猛地一窒。

腦海之中,不由浮現那張熟悉而溫柔臉來。

王欣雅並不是他親姐,隻是王家的養女,自幼對他極好,每次他在外麵惹事了,被爸媽掄著棍子教訓時,都是她擋在他的前麵。

爺爺過世後,父親大病了一場,身體大不如前,母親為了照顧父親,冇有時間管理公司的事,那段時間,幾乎是她一個人扛起了整個王家。

不僅要對付外敵,還要幫助父親處理內亂,其中的辛苦,豈是常人所能體會的?

想到這些,王東的心不由陣陣抽痛起來!

“臨海,距離京都十萬八千裡,是廣省最繁華的城市,勢力錯綜複雜,又有宗師葉戰鋒坐鎮,這暫時的確是王家唯一的出路了。”

趙山河歎了口氣,昔日輝煌耀眼的王家,落到了今天這種地步,他也倍感唏噓。

“我明白,我隻是……嗯,有點難受而已。”

王東迅速整理一下情緒,看向趙山河道:“老趙,雖然臨海遠離了京都,但京都那些老傢夥,是不可能給王家機會重新站起來的!”

“我姐的麻煩可能會比較大,在你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儘量幫一下她……”

“這還用你說?我已經在做了。”

趙山河打斷他,道:“不過這件事,你最好和陳傅說一聲,陳傅和葉戰鋒是老搭檔,有戰友情,他開了口,葉家應該會給他的麵子。”

“有葉家的庇護,你姐的日子,可能會好一點。”

王東沉吟了一下,道:“行,等下我親自給陳傅說。”

話落,他從兜裡取出了秦肅給他的那張銀行卡,推給了趙山河:“老趙,這是一個億,幫我注入我姐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