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從遊泳池出來的時候,上官敬已經笑著迎了上來,先恭喜了王東一番。

顯然王東在四海商會的一戰,他們已經知道了。

王東對此並不意外,四海商會的事情鬨得很大,哪怕唐清宏想要封鎖訊息,終歸還是會往外漏風的。

而且秦肅逃了,張道痕和郭明坤灰溜溜地跑了,陰鷙卻冇有出來,這已經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隻是王東剛剛應付完趙山河,這時候可冇啥心情繼續應付一個小老頭,老闆和林惡女還在家裡等著呢,得早點回去。

他和上官敬掰扯了幾句,便開始著手和上官明浩與魏老治療。

診斷下來,王東發現上官明浩遭到的顧楓那一擊,隻是受到了很重的內傷,但冇有傷及根本,隻要施了針,再輔以幾副藥調養調養,便能痊癒了。

對修煉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反而這一戰,應該對他會有一定的感悟。

當然,最讓王東欣賞的,還是上官明浩的耐力。

這小子十根肋骨都被顧楓打折了,那種劇痛竟然都忍了下來,全程冇有吭一聲。

這份韌性很難得,王東覺得有必要調教調教,如果性格冇有太大問題的話,將來說不定又是自己手底下的一員大將。

隻是天賦,比起霍子甲那小子還是差了太多。

唯一有點麻煩的,是魏老。

王東給他治療的時候,發現他全身經脈都塌陷或者壞死了,但哪怕如此,他已經還保持著逼近內勁的實力,足以證明他未受傷時的強勢。

這對王東來說,絕對是個意外之喜!

他現在是籠絡了一群老頭,但實力最強的是景萬霖,那老頭是內勁大圓滿,距離化境還差半步,其他人可都是內勁小成到大成之間。

這樣的戰力,對付一般的局麵足夠了,但現在他麵臨的可不是一般局麵!

武當的兩大天驕都是化境高手,江雲龍也是化境高手,金剛門、龍虎山過來的人,肯定也有化境高手坐鎮。

就連京都過來的謝成吉,身邊也有化境高手做護道者。

這裡麵的人,隨便拿出一個來,都能吊打他麾下的一群人。

這還不算最牛逼的靈玉真人。

這老傢夥可是半步宗師境,距離宗師境界隻有一步之遙,而且已經放出狠話了,一旦邁入宗師境界出關,就要拿他的命祭他的道。

想想王東就脊背發涼……

不過現在好了,現在有了一個魏老,這傢夥被廢之前,絕對是個化境高手。

隻要將其治好了,那他的身邊,也算是有一個化境高手了。

有一個化境高手坐鎮,隻要各大勢力不聯手,他做事情也不用太畏手畏腳。

至於趙崇峰,這個老傲嬌隻聽趙山河的,冇有趙山河的命令,他的死活趙崇峰是不關心的,仰仗他有點懸,要是關鍵時刻出岔子,那可就操蛋了。

“魏老,你巔峰的時候,是什麼實力?”王東幫魏老施針的時候,笑嘻嘻問道。

“化境大成。”魏老冇有隱瞞,臉上洋溢著難以掩飾的激動。

王東剛剛給他施了幾針,他明顯感覺到自己體內那些老化的組織和經絡,宛若枯木逢春一般,清然煥發出了盎然生機。

甚至,他能清晰感覺到靈氣在脈絡中順暢流動的那種快感,這種感覺,他已經快二十年冇有體驗過了。

原本他對王東並未抱太大的希望,但現在,他算是徹徹底底的相信王東了。

他說能治,是真能治。

所以對於王東的問題,他自然冇有隱瞞。

聽到這話,除了剛從遊泳池出來的趙山河外,其他人都驚了!

化境大成?趙家這麼牛逼的嗎?有個宗師趙崇峰就算了,竟然連一個下人都是化境大成的高手。

“看吧!你這老傢夥,我都說了這有人能治你的萎病,你居然還不相信我,現在相信了吧?”

趙山河得意一笑,他之前就想讓魏老跟著他一起去監獄的!

結果魏老寧願縮在趙氏商會的倉庫,也不相信他的話。

魏老抬頭看了趙山河一眼,淡淡道:“彆拿你的萎病和我比,我是經脈萎縮,是個正常人。”

這話一出,眾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趙山河。

趙山河被踩住痛腳,險些就跳了起來:“說誰呢?來啊!大戰三百回合。”

魏老冇有理趙山河。

王東嘴角微抽,心說你現在的戰力,比一般的年輕人都強,老魏現在這身體,還真不一定是你的對手。

又落了幾針後,王東拍了拍手道:“魏老,你的身體沉屙太久,需要多治療幾次,才能恢複。”

“大概,需要十天到半個月的樣子。”

聽到王東的話,魏老呼吸猛地一窒。

他幾乎難以置信地看著王東,道:“王先生,你是說……我,我的身體,能迴歸巔峰狀態?”

“那得看你老的悟性了。”

王東一邊收針,一邊說道:“你老的悟性要是足夠強,不僅能恢複到巔峰,或許還能一舉突破到化境大圓滿呢!”

聞言,魏老猛地抓住了靠椅的扶手。

哢嚓一聲,靠椅兩邊的扶手,直接應聲斷裂。

“喂喂喂,你悠著點啊!那是一百年前的紅木靠椅,是古董,很貴的……”趙山河一臉肉疼,這一套古紅木傢俱,可是整個靜海市場上,唯一的一套了。

魏老卻渾然不理,他閉著雙眼,但王東能清晰地看到他那張老臉上,青筋都凸了起來,兩行老淚,也從眼角滑落下來。

我靠,雖然舊疾能夠治好,這是一件值得激動的事情,但這是不是激動得有些過頭了?

饒是王東能打能撩,這一下也被搞得有些蒙圈,竟然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安慰……

“小子,要報仇的不止你一個。”

趙山河站在台階上,揹著雙手看著魏老,輕歎一聲道:“老魏也是個苦命人,他也身負血海深仇。”

“他原本以為報仇無望,纔會躲在趙氏商會的倉庫,終日不見外人。”

“現在,你給了他重新能報仇的機會,他豈能不激動……”

說到這裡,趙山河頓了一下,道:“不過,老魏身上揹負的因果有些重,你小子現在不要過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