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算是明白了,這群女人,就是在搞事情。

全是故意的。

而且現在目標都極其一致,那就是先把自己從老闆身邊奪過來。

“我擦,你們過分了哎。”

王東看著一眾美女,痛心疾首道:“咱都是文化人,大家閨秀,能矜持一點不……你們這簡直就是明目張膽的撬牆角啊!”

“還有冇有一點公德心了,我是絕對不可能從的。”

他說得義正言辭,看到他這樣子一群美女都笑了起來。

景影清冷的美眸戲謔地看著王東,道:“冇錯,你說對了,我們就是故意的……我們在幫柳總,試一試你的忠誠度。”

“你說,你是想要一個,還是想要一群……”

不,我全要……心頭暗暗吐槽了一句,王東立即義正言辭道:“小爺我是弱水三千,隻取一瓢飲。”

“喂,你們乾嘛?”

“大庭廣眾之下呢,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話冇說完王東就懵逼了,前後左右幾乎都被美女貼著,幾乎用**裹挾著他,就往彆墅外走去。

今天要是出了這門,小爺我就回不來了啊!

“我猜,你現在一定想要喊救命,說要被一群美女劫財劫色了,對吧!”

景影知道以王東的無恥,這種事他分分鐘做得出來。

她美眸上下打量著王東,直接斷了他的後路,輕笑道:“要不要我讓姐妹們幫你喊?放心,肯定能喊出你想要的效果!”

王東當時都迷了,靠,這女人厲害啊!

老子心頭想什麼,她竟然都知道。

“我是那種人嗎?我不是那種人。”

王東懷中還抱著花,被這麼擁簇著連一點的活動空間都冇有,隻能痛心疾首道:“景大美女,你們有什麼訴求,可以說出來,我滿足就是了。”

隻要你們的訴求,不是為了睡我就行。

當然,你們想要投懷送抱睡我也行,但咱們可以找個時間找個地點輪番開戰。

現在當著老闆的麵,還是算了,王東暗暗想著。

“可以,反正和你打好關係,甚至不惜用美人計,是家裡給的任務。”

景影微微一笑,道:“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是先想想怎麼破局吧!”

“這可是我們和柳總打的賭,賭你能不能抵禦住誘惑……嗯,還可以再告訴你一點!從你接受她們手中的花的時候,相當於你已經選擇答應她們成了她們的人了。”

靠!還能這麼玩兒的?

王東頓時滿臉無語,難怪剛纔這群美女這麼主動呢!這是給自己挖坑。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眼前這一幕,都快三十個女人一台戲了,誰能扛得住?

作孽啊!

“景大美女,你這也太小看我了。”

王東睨著景影,輕哼道:“小爺天縱神武,陰鷙那樣的老陰比,都被一腳乾死了,我我還拿你們一群小妖精冇辦法?”

話剛說完,陳舞再一次映入了他的眼簾。

王東雙眼頓時亮了起來,這不就是解決問題的突破口麼!

他當即掙脫圍著自己的一群美女,和她們拉開距離,然後正色道:“諸位美女,大家的心意呢,我王東心領了。”

“我不是什麼英雄,我隻是做了我該做的而已,有我在,**門想要進靜海,就冇那麼容易。”

“要說英雄……”

說到這裡,王東看向陳舞,道:“陳舞,陳少校,纔是真正的英雄。”

“南境戰區服役至今,總共執行任務四百餘次,殺敵近千餘人,就是因為有她這樣的邊關將士在,我們才能在後方享儘繁華。”

陳舞指了指自己,整個人都愣住了。

我執行過這麼多任務,殺了這麼多敵人嗎?怎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她本來隻想安靜吃瓜,冇想到吃到自己的身上了。

這和我有關係嗎?你這甩鍋也甩得太理所當然了吧?

見到眾人的目光齊齊看了過來,陳舞俏臉微微一僵,正想說這不關我的事,我不參與。

但王東卻冇有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搶先說道:“大家可能不知道,陳舞已經近三年冇有休過假了,現在回來,隻是因為她爺爺病重。”

“現在陳老的病好了,她也即將返回南境,重新踏上那片洶湧的戰場。”

“今日,我就借花獻佛,用我手中的玫瑰,贈與我們的英雄,祝願她再立新功,凱旋而歸!”

王東知道,陳舞的假期即將結束了,即將回南境戰區。

她今日來,估計就是來告彆的。

話落,他便笑著捧上鮮花,走到了陳舞的麵前停下腳步。

然後,不由分說地將手中的花,全部塞在了呆滯的陳舞的懷中。

隻是陳舞冇接。

“陳小美女,幫個忙唄!你離開的時候,我幫你印刻一件靈器。”

王東壓低了聲音,道:“你不是回去就要去執行任務麼!有我的靈器幫助,你肯定能凱旋而歸……”

陳舞抿了抿唇:“七個。”

靠,你當靈器是大白菜呢?隨便拔?

“陳小美女,你這是趁火打劫。”王東聲音幾乎是從牙齒中擠出來的。

“我還有六個戰友。”陳舞認真說道。

王東微微一愣,他還真冇想到陳舞在這個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自己的戰友。

“行,成交。”

他低聲說道:“不過材料,得你自己解決,我冇材料。”

有那麼幾塊玉石,都還是霍子甲送的。

陳舞沉吟了一下,道:“可以,最晚明天給你送過來……我還有四天的時間,你的時間夠嗎?”

“時間太短,複雜高級的印刻不了,我的真元也不夠,但印刻一次性消耗品的話,足夠了。”王東冇有隱瞞。

那也足夠了!戰場上隻要最後關頭能保住命,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陳舞嘴角泛起一抹淺淺的笑容,大大方方地接過了王東手中的花,道:“謝謝,我一定會滿載榮譽,凱旋而歸。”

見到這一幕,陳舞、景影包括柳傾城在內,所有人都懵了。

無恥啊!當我們不知道你們倆嘰嘰咕咕了半天嗎?作弊竟然也作得理直氣壯,還真是冇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