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男人很胖,笑起來就像個彌勒佛。

“這胖子是誰?笑起來可真邪性。”有人目光盯著胖子的身影,忍不住打趣道。

“你找死嗎?他是武林盟靜海分舵的管事,許正方。”有認識胖子的立即科普道。

聽到這話,原本還在打趣胖子的人皆不由打了一個冷顫。

許正方這個名字,他們很多人並不認識,但武林盟這樣牛逼的勢力,誰不知道?那可是炎國的武道正統,幾乎天下武道都歸他們管。

現在連武林盟的管事都出現了,今日這事,還真是越來越精彩了啊!

眾人看向坐在沙發前,那道背對著他們的背影,心想著要是武林盟參與進來了,這傢夥還能扛得住嗎?

“許叔,不是我爸他們要玩,而是有人過來砸場子。”

鄭輝看到許正方,簡直和看到祖宗一樣親。

他猛地站了起來,指著身側的齊寧道:“許叔,這位就是燕京來的齊寧齊少,此次宴會,正是想要和你談談。”

“但現在,有人企圖威脅他的生命安全。”

剛纔王東替齊寧做選擇,對齊寧動了殺心,很多人都可以作證。

王東把玩著酒杯,冇有說話,靜靜地看著鄭輝表演。

霍元卿俏臉一沉,剛想站起來反駁,陳星鶯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亂動,怕她打亂王東的計劃。

鄭耀兵和淩越聽到鄭輝的話,氣得險些當場背過氣去。

你個小王八蛋,你先介紹敵人是誰啊?坑爹就算了,你彆坑武林盟啊!

“哦?是這樣嗎?”

許正方抬頭看了坐在沙發前的齊寧一眼,細小的雙眼眯成了一條線:“在這小地方,還有人敢和齊大少爺過不去?”

“怎麼?陸子卿陸大少爺回來了。”

在靜海,敢不甩燕京豪族麵子的,恐怕隻有陸家少爺了。

齊寧臉色陰沉至極,冷哼道:“若是陸子卿,本少今天吃了這虧也認了,但不是陸子卿,而是一個剛剛蹦出來,不長眼的東西罷了。”

不是陸子卿。

許正方雙眼重新睜開,明顯鬆了一口氣。

既然不是陸子卿,那其他人便不重要了。

他今天過來,本來就是受到齊寧的邀請過來的,齊寧受辱,他的臉麵也不好看。

“哦?那就有點意思了,靜海還有人比陸少爺更厲害的?敢和齊少作對?”

許正方向著王東走了過去,在王東的側邊坐了下來。

見到王東那張俊逸且帶著幾絲戲謔的臉,許正方不由愣了一下,冇想到敢不給齊寧麵子的人,竟然這麼年輕。

還真是年少輕狂啊!

“小兄弟,給個麵子如何?”

許正方大大咧咧地取過桌上的雪茄,點燃,深吸一口。

他翹著二郎腿,雙指夾著雪茄,衝著王東吐了一個菸圈兒:“我是武林盟靜海分舵管事許正方,江湖上給麵子的,都叫我一聲許哥……”

王東嘴角抽了一下,他冇有理許正方,而是扭頭看向身側的霍元卿和陳星鶯。

“武林盟不是號稱武林正道,統管天下武林嗎?”

他看著霍元卿和陳星鶯,一臉疑惑:“我咋聽這老哥的意思,武林盟就是玩古惑仔的呢?”

霍元卿抿唇笑了起來。

陳星鶯想了一下,難得開口道:“林子大了,自然什麼人都有的,何況還是武林盟這樣大的勢力。”

“美女,你和武林盟有關係?”王東試探了一下。

陳星鶯這個女人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而這種壓迫感,竟然比小妖女還要強。

陳星鶯淡淡地看了王東一眼,沉吟了一下,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天下正派,唯武林盟。”

啥意思啊?

王東摸了摸鼻,咋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

她這話像是誇武林盟,但王東怎麼總感覺像是在諷刺武林盟呢?

這小妞該不會是第二個青絮吧?她和武林盟有仇?

“怎麼?小兄弟這是不給麵子了?”

許正方聽到王東的話,雙眼靜靜盯著王東,細小的雙眼中冷光閃爍:“小兄弟,你可彆自誤,我是代表武林盟和你說話。”

威脅我?

王東抬頭看了許正方一眼:“所以呢?你的意思是?”

許正方手一揮,用命令的語氣道:“此事我做主了,放了鄭老闆他們,然後給鄭老闆他們道歉,此事就此揭過!”

王東愣了一下,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

這貨是明顯的拉偏架嘛!

真當小爺我好欺負呢?

雖然說武林盟不好惹,但也不是惹不得……王東搖了搖頭,道:“許管事不愧是武林盟的管事,果然霸氣,但我若是說不答應呢?”

後麵的話,王東加重了語氣。

“不答應?嗬!”

他身體微微前傾,拉近了和王東的距離,一字一頓道:“齊少是我的貴客,你若是不答應,那靜海……你可就混不下去了。”

“哦?是嗎?”

王東一副嚇壞了的樣子。

隨即,他衝著許正方一笑。

“那我還真想試一試,你是想要親自動手?”

“還是與鄭輝和齊寧一樣,開始找人啊!”

眾人聞言,看向王東的目光像是看到了鬼一般。

那可是武林盟,你竟然還真半點麵子都不給,簡直狂得有些過頭了啊!

雖然武林盟靜海分舵冇有宗師坐鎮,但化境高手卻有四五個,怎麼?你一個人還要打四五個化境高手?

你當自己是宗師呢?

“哈哈哈……”

許正方大笑起來。

作為武林盟的靜海分舵的管事,在靜海誰敢不給他的麵子?現在卻被一個少年這般挑釁。

他將手中的雪茄,在菸灰缸中用力碾滅,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王東道:“很好,你很不錯,好久都冇有人能讓我這麼興奮了。”

“你想玩?我陪你慢慢玩。”

話落,許正方勾了勾手。

隨行的性感小秘書,便將手機遞了過來。

王東冇有阻止他打電話,隻是雙眼又冷冽了幾分。

但許正方的電話還冇撥出去,一道清冷略帶戲謔的聲音,已經在空氣中傳開。

“喲,我還是在騙我,冇想到還真有熱鬨可看呢!”

王東抬頭看去,隻見顧瑤一襲大紅裙,正轉著摺扇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