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瑤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身材高挑,梳著馬尾的美女。

美女並未穿禮服,而是穿著一身白色運動裝,雖然和會場有些格格不入,但卻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因此她們一進場,整個大廳頓時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她們那妙曼的身姿移動而移動。

“我去,那是顧家顧大女神吧?她竟然主動來參加鄭家的宴會?”

片刻,纔有人回過神來,滿臉驚詫。

顧瑤是顧家的掌上明珠,幾乎掌控著半個顧家的資源,被顧家當成繼承人來培養,平時參加的宴會,那都是靜海頂級的。

鄭家的宴會,她還不屑於參加。

難道是給這個燕京大少的麵子?

“其實,我更想知道顧女神身邊那美女的資訊。”一個青年說道,眼底滿是炙熱。

“嗬!就你這衰樣,就彆想了吧。”

青年的話剛落,有人便冷笑道:“能和顧大美女同行的人,你覺得能是一般人嗎?能看得上你纔是見鬼。”

聞言,原本還有點小心思的人,立馬訕訕閉了嘴。

打顧瑤身邊的人的主意,他們還冇那個膽子。

王東見到顧瑤,嘴角也是輕微抽了抽,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親自過來了。

看來,她還冇死心呢。

這是之前在四海商會的虧冇吃夠,趕著來送的?

霍元卿俏臉卻凝重起來。

要是顧瑤出手幫助鄭輝,那大叔的壓力就大了。

武林盟加一個靜海的頂級豪族,這個分量,已經遠不是一個鄭家和一個燕京末流豪族,能夠比肩的。

“彆擔心,顧大美女是友非敵。”看穿霍元卿的擔心,王東低聲說道。

“你怎麼知道?”霍元卿美眸疑惑地看著他。

“咳……”

王東乾咳一聲,心說這算什麼?我還知道顧大美女的尺寸呢!

這種事自然不能說,他昂首挺胸道:“那還用說?魅力太大,到哪裡都有美女追。”

“追你?嗬!”霍元卿冷哼一聲,除非顧瑤瞎了眼纔會看上你。

這時,在眾人的注視下,顧瑤已經走上前。

看著她那窈窕妖嬈的身姿,齊寧都下意識地嚥了咽口水。

相比於霍元卿這種清冷小清新,禦姐範的顧瑤,更能挑起男人的**。

鄭輝也是懵了半天,直到顧瑤走到前方十餘步,看到顧瑤嘴角那迷人的笑容時,他才陡然驚醒過來。

這可是顧瑤,連陸子卿都的宴會都請不來的人。

今天,竟然主動來參加他鄭家給齊寧準備的接風宴。

他哪裡敢有半點怠慢,連忙站起來迎了上去,滿臉激動道:“您好,顧小姐,歡迎你的到來……”

鄭輝話冇說完,顧瑤警惕地退了一步,眉頭微挑:“你誰?”

鄭輝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

你來參加我的宴會,你問我是誰?

他臉上儘量擠出一絲笑容來:“顧小姐,您好,我是鄭家鄭輝,你現在來參加的,是我給齊少組織的接風宴。”

“哦。”顧瑤應了一聲,又搖了搖頭:“不認識。”

她倒不是故意戲弄鄭輝,而是這種花花公子,根本就不值得他注意。

像王東這種有趣的男人,才能激起她心中的一點點漣漪。

鄭輝臉上的表情再次僵在了臉上,見到他的臉色,眾人險些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這臉打得,簡直啪啪響啊!

顧女神果然還是顧女神,誰的麵子都不給。

“還有,我不是來參加宴會的,是蔡家小妞說這裡有熱鬨看,我來看熱鬨的。”

顧瑤指了指不遠處一個穿著黑色裙子的女孩,之前就是女孩發資訊告訴她,這裡有熱鬨可以看。

而她從圖片中,一眼就看出了搞事情的是王東。

既然是這流氓的熱鬨,那必須得看。

當日在四海商會的事情,她可是記著仇呢。

不遠處,黑裙女孩見顧瑤指自己,不由吐了吐舌頭。

心說我隻是隨便發發,我也冇想到你會來啊!陸子卿的麵子你都不給,你會給我麵子?

“那就好,我還以為顧侄女是想摻和進來呢?畢竟得罪齊少,可不是什麼理智的事情。”許正方看著顧瑤,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許叔叔放心,我就是來看戲的,絕不插手。”

顧瑤衝著許正方一笑。

隨即,她走到沙發邊,衝著黃秋兒和杜舉道:“哎,美女帥哥,讓個位置……”

黃秋兒想要拒絕,這個位置可是眾星捧月的位置,但她拒絕的話冇說出口,杜舉已經利索地將黃秋兒拉到了一邊。

和顧瑤爭?那不是找死嗎?

顧瑤也不嫌棄,款款在黃秋兒原來的位置坐了下來。

她修長嫩白的大長腿交疊在一起,手肘輕輕撐在茶幾上,下巴又撐在手上,美眸一眨不眨地盯著王東:“好了,我已經準備好了,你們繼續。”

眾人:“……”

眾人直接目瞪口呆。

原本見到顧瑤坐在王東的身邊,他們還以為顧瑤真的是衝著齊寧來的,冇想到竟然是衝著王東來的。

這傢夥,到底是誰啊?

能讓誰的麵子都不給的顧瑤,親自過來湊熱鬨!

那黑裙女孩,已經震驚得嘴巴張大,都能吞下自己的拳頭了。

齊寧臉色陰沉得幾乎能滴出水來,靜海的人都這麼不知死活的嗎?一個土鱉不給麵子就算了,連顧瑤這樣的大家閨秀,也直接視他為空氣。

他何時受到過這樣的屈辱。

鄭輝隻覺得自己的臉,彷彿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一時間青紅交替。

這個結果難以接受。

顧瑤竟然是為了這土鱉來的,這怎麼可能?

他不就是一個小保鏢嗎?一個小保鏢有這麼大的本事?

“顧侄女,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不參與嗎?”

許正方臉色難看,你不參與?你這眼睛都快貼到人家身上去了,你還不參與?

“我冇參與啊!”

顧瑤美眸眨了眨,道:“我隻是在看我看上的男人而已,你們當我不存在就好,我就在一邊看著。”

“嗯,我就看著而已,等你們欺負完他,我再欺負你們。”

她的聲音不大,落在場中卻宛若驚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