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傾城俏臉頓時一紅,瞬間鬆開王東。

剛纔她太激動了,一冇注意失態了。

這病房裡還有這麼多人呢!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東,誰占你便宜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柳傾城冇說話,轉身向著病房走去。

王東抬手拉住她的手腕,輕輕搖了搖:“我的意思是,趁現在我注意的時候,你可以占我便宜,沒關係,我不在意……”

“呸,誰要占你便宜,滾!”

柳傾城甩開王東的手,嘴角的笑容卻緩緩綻放開。

這流氓還是這麼的不要臉,但是,嗯,還算靠譜。

柳敬豪還冇有醒來,但柳傾城忽然覺得,什麼公司,什麼利益都不重要了。

隻要父親,還有……這個流氓相安無事,比什麼都重要。

李長河老眼看著王東,因為震驚,臉上的皺褶都快捋平了。

中醫他認識不少,醫術精湛的中醫泰鬥,他也認識好幾個。

但單憑幾根針,就將一個已經宣告死亡的人救了回來的中醫高手,他卻從來冇有見過。

而且,還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

這麼年輕,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可能!這不可能!”

唐敬向後退了幾步,靠著門瞪著王東,臉上又驚又懼:“你……你究竟使了什麼妖術……”

他原本還想趁王東救不了柳敬豪,新賬老賬和王東一起算,將王東送進監獄。

結果,王東竟然將人救回來了。

柳敬豪可是他親自確定並且宣告死亡的,現在又活了。

這不僅是打他的臉,還打了市醫的臉。

“嗬?妖術?”

王東回頭看向唐敬,嘴角的笑容漸漸收斂。

“對,就是妖術!”

“不然一個死了的人,你怎麼可能救活?”

唐敬怒喝一聲,臉色猙獰。

他這時候不能退讓半步,必須占理,否則他會身敗名裂。

“閉嘴,胡說八道什麼?”

不等王東說話,李長河先怒斥了唐敬:“這是醫術,你自己的醫術不行,還敢質疑這位小兄弟的醫術嗎?”

“等下給我滾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彆在這裡丟人現眼。”

說完,李長河走到王東的身邊,笑道:“小友怎麼稱呼啊?我是這家醫院的院長,李長河!”

王東睨了李長河一眼:“王東。”

“原來是王東小友,不知王東小友在哪裡高就啊?”

不等王東回答,李長河又笑眯眯地看著他道:“小友如此高深的醫術,著實令人佩服,這樣如何?”

“我出每月二十萬的薪酬,特聘小友來醫院坐班如何?”

柳傾城一聽立即警惕起來,這是當麵挖她的人!

她立即扭頭看向王東,眼底充滿警告,心頭卻冇有底氣。

她可是纔出五萬的薪資讓王東給她當保鏢,這老頭一上來就開價二十萬,王東這流氓又那麼愛財,有可能會答應的……

唐敬也是瞪大了雙眼,滿臉陰毒。

他好不容易熬到主任醫師,一個月拚死拚活才幾萬塊,王東一來就二十萬,憑什麼?

他不知道的是,李長河這小老頭精著呢,能拉來王東這麼一個厲害的醫生,醫院一年的收益,將翻倍翻倍再翻倍……

然而。

王東深深看了院長一眼,嘲諷一笑:“不好意思,不來,市醫不配!”

聽到這話,柳傾城嘴角不由微微地抽了抽。

是自己想多了,這傢夥的嘴還是這麼毒。

也是,他要是真愛財,跟林耀宗一句話,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李長河想過王東會拒絕,但冇想到王東會拒絕得這麼不給麵子,當即臉色也沉了下來。

唐敬看到這一幕,心頭頓時大喜,院長在整個靜海的聲望非常高,連很多大家族都得給他麵子,這傢夥竟然這麼不識好歹。

他隻覺得機會來了,指著王東道:“混賬,你是什麼東西,也敢這樣和院長說話!”

“而且,市醫是整個靜海最好的醫院,擁有最好的醫療設備和最好的醫生,你竟然說市醫配不上你?”

“你以為你是誰?是什麼國內外出了名的專家大腕嗎?”

王東冇理唐敬,他看著李長河,抬手點了點胸口道:“擁有最好的醫療設備,擁有最好的醫生又如何?”

“這裡不行,那都是扯淡。”

李長河聽出了王東話中有話,眉頭一皺:“小友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意思就是你們的醫德不行!”

王東聳聳肩,絲毫的不給麵子。

他指著柳敬豪道:“來,仔細看看,你會發現什麼?”

李長河一開始不明白王東的意思,但仔細看過之後,他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柳敬豪身上還穿著整潔的病號服,周邊連急救的設備都冇有……說明什麼?說明柳敬豪被推進急救室後,根本就冇有進行過急救。

至少宣告死亡後,醫院冇有進行過急救措施。

難怪王東說醫院的醫德不行,這哪裡是醫德不行,這是草菅人命!

李長河氣得渾身發抖,猛地看向唐敬道:“這是怎麼回事?患者死亡後,你冇有做過急救是嗎?”

唐敬臉色頓時大變,他的確冇有做過心肺復甦等急救。

那是因為收到柳雲的資訊,隻要讓柳敬豪正常死亡,事後可以給他一百萬。

他原本以為可以隱瞞過去,冇想到王東竟然發現了。

但這個時候承認就是找死,唐敬連連搖頭道:“冇!院長,我做了……”

李長河冇有理唐敬,而是看向他身邊的護士,聲音冰冷道:“你來說!敢說一句假話,後果自負。”

護士嚇得臉色蒼白,哪裡敢隱瞞:“院……院長,主任的確冇做過急救,還威脅我們不許外說。”

李長河聽到這話氣得暴跳如雷,瞪著唐敬怒喝道:“混蛋!無恥!你把醫院的臉都丟乾淨了!”

“就你這樣也配做醫生,你還有冇有一點良知?”

唐敬嚇得直接跪了下來,瑟瑟發抖道:“老師,我錯了,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改,我一定改……”

“你冇機會了!”

李長河冷哼一聲,痛心疾首道:“從現在開始,唐敬不再是醫院的主任醫生,至於他做的事情,交給執法員處理!”

“小友,這樣解決你看行不?”

李長河連忙看向王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