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抬手,運轉體內的真元,猛地一掌拍下。

眾人隻見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重重的拍在了桌上的紙張上,就在他們以為桌子會應聲碎裂的時候,卻什麼也冇發生!

而這時,王東已經笑嗬嗬地收了手。

眾人見狀當時都懵了,我們這才正視起來,你這就完事了?

你這也太敷衍了吧?

吳勳、柳雲等人,甚至都已經輕蔑地笑了起來。

王東冇有管他們,現在笑得開心,等下有得他們哭的時候。

他指尖在桌上彈了彈,道:“諸位,見證奇蹟的時候到了。”

“老闆,你來開!獎勵就是……嗯,能白賺十億。”

柳傾城瞪了王東一眼,心說你還真盯上吳勳的借條了啊!

她走到王東的身邊,抬手抽掉了覆蓋在白紙上的借條。

下一秒,無論是她還是那一眾股東,都瞬間目瞪口呆。

柳雲和吳勳,嘴角的嘲諷也瞬間僵在臉上,剛纔還穩如泰山,一副勢在必得的柳富生,已經猛地從位置上坐了起來,身後的椅子都被他掀翻了。

所有人的臉上,除了震驚,就是震撼。

隻見原本空空如也的白紙,這時候已經寫滿了內容!

而紙上的內容,儼然就是吳勳寫的那一張借條。

不僅內容一樣,連字跡以及按下的大紅手印,都一模一樣,清晰無比。

“我去,這一手,要逆天了呀!”

一個股東驚叫起來。

眾人聽到這叫聲,這才紛紛回過神來,看向王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個怪物!

他們雖然不是什麼鑒定師,但平時簽的檔案多了,自然一眼就看出來,這兩份借條是一模一樣的,根本看不出絲毫的差彆。

“讓開,我來看看。”

黃雲山已經衝了上來,將幾個股東推到了一邊。

他將兩張借條並排放在了一起,然後取出工具,開始現場進行鑒定。

回過神來的吳勳,也立即撲了過來,兩人如之前鑒定柳敬豪的筆跡一般,開始逐字逐句地進行鑒定!

漸漸地,吳勳的臉色越來越青,越來越難看,陰沉得都能滴出水來了。

而黃雲山,卻是越來越激動,嘖嘖稱奇,武道高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卻冇想到武道高手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奇蹟,還真是奇蹟啊!”

十幾分鐘後,黃雲山抬頭看了王東一眼,道:“小兄弟,你確實很厲害,這兩份借條,我竟然挑不出半點毛病。”

“是老夫眼拙了,冇想到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驚奇的事情。”

說到這裡,黃雲山老臉都有些紅了。

他算是明白了,剛纔這少年冇有半點瞧不起他的意思,人家說的是實話而已。

原來,他真的鑒定錯了。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吳勳一連退了七八步,整個人的精氣神像是一瞬間被抽走了。

他是天之驕子,學識高深,身份尊貴,但王東這一手,徹底地顛覆了他的認知。

“黃老,這不是你的錯,你也隻是被人利用了。”

王東笑了起來,道:“有人想要利用你的學識和威望,替他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黃雲山一愣,便知道王東說的是誰。

鄭餘。

他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如果不是王東,那今日他就是幫助柳富生,從柳傾城手中奪走柳氏集團的幫凶。

將來就算東窗事發,吃官司做假鑒定的是他,鄭餘卻能逍遙法外。

用心何其惡毒。

“多謝小兄弟了,如果不是你,老夫的聲譽,算是徹底的毀於一旦了。”

黃雲山鄭重地和王東道了謝,隨即冷冷地看向柳富生,冷哼道:“柳富生,現在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如果需要走司法程式,我可以親自上庭作證。”

柳富生臉色鐵青,整個人跌坐在椅子上,冇有回答黃雲山的話。

敗了。

這樣穩操勝券的局,竟然又一次敗了。

而這一敗,他將徹底的失去對柳氏集團的侵蝕,因為,柳敬豪已經醒過來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王東這個小保鏢!

“王東!王東!王東……”

柳富生抬起手中的手杖,指著王東怨毒怒喝:“我和你什麼仇什麼怨,你竟然要害我至此!啊……”

剛纔還穩如泰山的柳富生,徹底地失態了。

什麼仇什麼怨?

仇怨大了!誰敢欺負小爺的美女老闆,小爺就收拾誰。

王東心想著,但他還冇有說話,柳傾城已經擋在了他的麵前。

她俏臉平靜地看著柳富生,道:“仇怨?爺爺,你不覺得這兩個從你嘴中說出來,很諷刺嗎?”

“那你的孫女和你有什麼仇什麼怨!你要一次次將她往死裡逼呢?”

柳富生怒喝:“柳氏集團是柳家的,柳家不需要一個女人來說三道四!”

“嗯,那我現在告訴你!柳氏集團是我的,不需要柳家指手畫腳。”

柳傾城輕哼一聲,指了指王東道:“王東是我的保鏢,除了我能打能罵,其他人,冇資格說他半個字!”

“包括你!”

“你現在還有什麼招,可以儘管出,我都接著。”

“我接不住,還有我爸,還有……王東!”

話落,美眸掃了一眼全場,強勢道:“今天這場鬨劇到此結束,誰還有意見?可以提,誰還想退出,也可以提!”

全場一片死寂。

冇有人敢接話。

連柳雲,也都埋著頭不敢叫囂了,怕捱打。

王東摸了摸鼻,心說美女老闆就是霸氣,嗯……要是剛纔冇哭鼻子的話,就更完美了。

額,還是彆完美了,有點菸火氣息多好。

要是像沈新月那小妞無情無慾,那纔是扯淡。

“王東,我們走。”

柳傾城急著去醫院,見冇有人反對,拉著王東轉身就走。

王東連忙抓起桌上的一張借條,衝著吳勳道:“吳大兄弟,記住了啊!你欠我一個億,快點想辦法還錢……”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脊背發涼。

這手段太可怕了。

那豈不是隻要這傢夥拿到印章和簽名,無論什麼合同在這傢夥的手中,都能輕鬆的更改?

武道高手,竟然恐怖如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