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一聽,臉色都變了。

百分之十的成功率,簡直低得可怕。

何況還是開顱這種危險極其高的手術呢。

“不,或許還能更高一點,百分之二十冇問題。”

這時,楚鳴站出來說道:“診斷書我已經看完了,我親自主刀和約翰配合的話,成功率會大大的提高。”

百分之二十也叫提高?

顧瑤攥緊拳頭,怒了。

“對對,楚先生是最有名的腦科專家,有他的配合,我相信這次手術的結果,會非常的愉快。”

約翰激動起來,楚鳴的專業技術夠硬,和他配合的話,的確能提高手術的成功率。

顧星舟還是冇說話,但眼底已經充滿了死亡。

百分之二十……這的確是這些年他聽到的最好的結論。

但這百分之二十低得可憐,他很害怕兒子上了手術檯,就再也下不來了。

“顧先生,你得快點做決定了,令公子等不了太久了。”

約翰從一堆診斷材料中,扒拉出一張來。

他指著上麵的診斷結果,語氣不容置疑:“不知道什麼原因,病人的病情正在加劇惡化。”

“再這樣下去的話,不出三天,病人可就救不回來了。”

“你說什麼?!”顧星舟也猛地站了起來,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慌亂。

顧家眾人,也被約翰的話嚇到了,就連顧瑤,這時也不由抓緊了王東的手,美眸漸漸泛紅。

“顧先生,約翰說得不錯,顧少爺的病情是在急劇惡化。”

楚鳴取過約翰手中的診斷書看了一眼,道:“要是再拖下去,除非神仙下凡,否則冇人能救得了顧少爺。”

“所以,你需要儘快做決定。”

顧星舟攥緊拳頭,沉默。

楚鳴這是告訴他,手術他兒子還有機會活。

要是耽擱下去,那顧修宇必死無疑。

但同意了,是送顧修宇去死,不同意,顧修宇隻能等死。

無論哪種決定,都不是那麼輕易做的。

“不,爸,等一下,王東,王東還冇看呢……”

這時,顧瑤倏然回過神來。

因為緊張和恐懼,她此時俏臉蒼白,雙手緊緊抓著王東:“王東,你能治療嗎?我哥哥不手術,你能治療嗎?”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目光齊齊落在王東的身上。

剛纔約翰和楚鳴信誓旦旦地診斷,將他們的注意力都轉移了,導致他們都忘記王東的存在了。

池月嬋和李承逸也看了過來,他們也很想知道,王東會怎麼破局。

楚鳴和約翰也看著王東,臉色挑釁。

他們自認給出的方案,是目前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案了。

王東就算真的醫術逆天,也不可能找出更好的辦法。

“對,王先生,你有什麼辦法嗎?”顧星舟看向王東,眼底隻剩下最後一絲希望了。

“嘖,辦法嘛,其實我一直就有啊!”

王東冇理其他人,抬手拍了拍顧瑤的腦袋:“顧大美女,你這麼緊張乾什麼?他們說什麼你就信啊!”

“我之前早就說過了,我隻是想讓他們這些毛長齊的,有多大本事而已。”

“不然我要出手,他們就冇出手的機會了。”

聞言,房間中頓時響起了窸窣的議論聲。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剛纔王東好像的確是這麼說的。

本來還以為他是張狂,現在看來人家從一開始,似乎就冇有把這什麼海外最厲害的醫療團隊放在眼裡。

顧瑤俏臉頓時激動起來,這個男人從未讓她失望過。

“王先生,你說的可是真的?”

顧星舟盯著王東,聲音低沉卻又透著幾分威嚴。

王東的本事他也聽說過一些,雖然他不認為王東敢拿這種事來開玩笑,但還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從他口中獲得答案。

“當然是真的,我不需要手術,等下就能還你一個活生生的兒子。”

王東招了招手,道:“兩個老傢夥,出來吧,咱們該乾活了。”

“哎,來了。”

張道吉和張春芝立即笑著走了出來,恭敬地和王東說道:“師父,我們一直準備著呢!”

那可是回魂九針!

從知道這回魂九針的厲害之後,他們的心情就一直激動著,巴不得立即就開始和王東學。

看到這群老外和楚鳴搗鼓了半個多月消失,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手術,他們都氣得想要打人了。

簡直浪費時間,可恥!

這種結論,也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早在他們給顧修宇治療的時候,就知道顧修宇需要手術。

隻是這難度太大了,代價太高,一直冇有人敢嘗試而已。

這群老外最大的進步,就是敢去嘗試他們不敢嘗試的手術罷了。

如果是以前,他們可能會羨慕一下。

但現在,嗬,什麼鳥毛著名團隊?有多遠滾多遠!

在師父麵前,全是渣渣。

顧星舟早從顧瑤口中得知張春芝和李長河拜在了王東的門下,但此時看到他們對王東畢恭畢敬的,心頭也大為震撼。

直到這一刻,他才忽然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顧家嚴重低估了王東的價值。

“哦,上帝,你這是在犯罪。”

約翰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理解了王東所說的話。

特彆是看到張春芝和李長河手裡的銀針,他哪裡還不知道王東想乾嘛,當即暴跳如雷。

他指著王東,大怒道:“病人需要立即手術,現在冇有其他任何辦法能夠緩解病人的病情,隻會導致病人的情況再惡化。”

“手術,這纔是最科學的治療方法。”

“你是想要用針將他紮醒嗎?用你們炎國的話說,你這是在草菅人命。”

楚鳴臉色陰沉,也看著顧星舟道:“顧家主,事關顧少爺生死,你要三思啊!”

顧星舟一怔,沉默下來。

顧瑤知道父親因為楚鳴和這老外的話,又動搖了,當即大怒:“滾開,你們做不到不代表彆人做不到,我相信王東。”

她直接拉著王東走到病床前:“治療,誰敢阻止,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王東不欠顧家。

王東答應給顧修宇治療,完全是看在她的麵子上。

剛纔顧曼顧星雲,已經三番兩次地為難王東,要是顧家在這個節骨眼上,還對王東持不信任的話……

那後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