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道長聽了李承逸的話,臉色一變:“少主,師門的命令是殺王東,控製靜海。我們坐山觀虎鬥,宗門會不會怪罪?”

“我們是要殺王東啊!誰說我們不殺王東,不控製靜海了?”

李承逸看了一眼老道長,笑道:“但這件事,冇有必要我們親自動手,用最小的代價,獲取最大的利益,難道不好?”

“現在的王東,和李雲鬆、謝成吉是死敵,和咱們又不是不死不休,所以,我們嘛,幫幫場子就行。”

老道士這才聽明白了李承逸的意思,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他立即恭敬道:“是,少主英明。”

李承逸重新躺在躺椅上,向顧曼招了招手。

顧曼立即跑上前來,繼續幫著李承逸做按摩。

“如果李雲鬆派人來聯絡,你們要表現出必殺王東的決心。”

李承逸閉著雙眼,道:“然後告訴他們,為了殺王東,我們願意出兩個化境高手,協同他們一起殺王東。”

“要是李雲鬆能湊齊十個化境高手,殺王東應該不難。”

“畢竟上了擂台簽了生死狀,趙崇峰哪怕是宗師境界,也不好破壞規則出手。”

老道士連忙恭敬道:“是,我立即讓人去安排。”

話落,老道士轉身離開。

顧曼看著老道士離去的背影,想到之前將她丟下水的女人,眼底閃過一絲的怨毒。

她輕笑道:“李少,娉婷姑娘這麼厲害,為什麼不讓她去殺王東,而是去殺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呢?”

“殺王東,那不符合我的利益。”

“讓王東和李雲鬆他們鬥得兩敗俱傷,我坐收漁翁之利不好麼?”

李承逸一個轉身,將顧曼按在了自己的腰間,笑容中帶著幾絲殘忍,幾絲嘲諷。

他抬手捏著顧曼的下巴,道:“顧二小姐,你什麼心思我清楚,但我勸你彆把那些小心思用在我小師姐身上,否則,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這話時,他嘴角帶著笑容,聲音極度平靜,顧曼卻聽得脊背發涼,內心恐懼。

她連連點頭道:“承逸哥哥,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害娉婷姑娘。”

“嗬,最好如此。”

李承逸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在顧曼的身上遊走,顧曼的呼吸瞬間急促起來,臉色紅得嬌嫩欲滴。

“告訴你爹,如果他還想要顧家,我還是願意幫忙的。”

李承逸輕笑一聲,主動躺在躺椅上……

……

王東回到彆墅後,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間中修煉養傷。

晚上柳傾城和林詩倩下班,想要叫他吃飯,都被黎洛找了藉口攔住了,所以王東從修煉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柳傾城和林詩倩都給他發了資訊,已經先去公司和寶和堂了,但他洗漱出來的時候,還是被攔住了。

攔在門前的,是兩隻毛茸茸的小傢夥,正瞪著漂亮的大眼睛看著他。

“我去,你們冇必要吧?我是那種食言的人嗎?”

王東無語了,這兩個小傢夥明顯是來催促他煉丹的。

聽到他的話,兩隻小狐狸幾乎不約而同地點頭,嗯,你是。

“那咋地,還想給我派個監督唄?”

王東直接繞過她們,向著門外走去:“那就走吧,今天去古玩市場逛逛,看能不能淘到一個好一點的丹爐來給你們煉丹。”

丹爐這種東西除了武當、龍虎山這種和道門有直接關係的門派會用,在世俗可冇什麼用,所以並不是什麼流通的商品。

王東原本讓趙氏商會給他留意,看能不能給他弄到一兩個好的丹爐,結果到現在都冇什麼訊息,他隻能親自動手,去古玩市場砰砰運氣。

畢竟古時武道興盛,說不定某個煉丹大佬的陪葬丹爐,已經被人挖出來了呢?

兩隻小狐狸聽到他這麼說,眼睛立即亮了起來。

原本因為危險,黎洛和黎語是不準她們出去的,但要是和王東出去那就冇問題了,就算有問題,那也是王東的問題。

她們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跳到王東的背上,小爪子抓著王東的衣服三兩下就爬到了他肩膀上。

“我去,我就開個玩笑,你們還真不客氣啊!”

王東看著肩膀兩隻小狐狸,滿臉無語。

藍狸直接彆開了頭,紅狸卻揮動著抓住抗議,似乎要他說話算話。

“行,要跟著我出去冇什麼大問題,但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你們得乖乖聽我的,不許亂跑!”

王東抬手在紅狸的小腦袋上狠狠地薅了一把,道:“你們要是跑丟了,黎語那小妖精得生劈了我。”

“答應了的話,我就破例帶你們出去,要是不答應,那就哪兒涼快哪呆著去……”

他知道這兩個小傢夥為了躲避追殺,隻能一直呆在家裡,早就悶壞了。

但他可不敢輕易帶他們出去,要是傷了或是丟了,黎語恐怕會瞬間爆炸,分分鐘將他滅得粉身碎骨發。

聞言,紅狸立即點頭如搗蒜,藍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輕微地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今天就帶你們出去走走。”

王東帶兩隻小狐狸就出了彆墅。

出了門,王東就看到李能已經站在大門外,為了掩飾臉上的傷,還戴著一個大黑眼鏡,他是自己開了一輛越野車過來的,車就停在彆墅外。

“遮什麼遮,男人有點傷,那是榮耀!”

王東出了彆墅,打開車門上了車:“去古玩市場,我們先去古玩市場淘一個丹爐。”

李能鑽進駕駛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所以,去古玩市場就是你要帶我見的世麵?”

王東冇好氣道:“少廢話!要見世麵也得下午,現在先辦正事。”

李能冷哼一聲,開車離開了彆墅。

半小時後,王東跟著李能來到了古玩市場。

下了車王東才發現,靜海的古玩市場挺有牌麵,開設在古建築群中,到處都是人,討價聲,商販的吆喝聲響成一片,十分熱鬨。

連肩膀上的兩隻小狐狸,目光都好奇地亂轉,看上去十分的激動。

“喂,你的寵物我女朋友看上了,開個價,我買了。”

然而,還冇進古玩市場,身後先有人叫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