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東回頭看去,隻見說話的是箇中年男人。

男人穿著青衫,帶著眼鏡,如果不是此時正怒氣沖沖一副恨不得滅了他的話,倒真有那麼幾分古時文人的風采。

“哦,不好意思,我和這小鼎有緣,一時間冇忍住。”

王東摸了摸鼻,有些尷尬。

這是人家的地盤,冇經過人家的同意,私自動了人家的東西,確實是他錯了,錯了就得認!

“有緣?有緣就能隨便摸嗎?弄壞了你賠得起嗎?”男人指著王東的鼻子,大聲怒斥。

他看到王東穿著普通休閒裝,自認王東不過是個普通人,一個普通人竟然也敢瞎碰,隨便弄壞一點,用他的命都不夠賠的。

王東聞言,心頭也不爽了。

小爺我已經道過歉了,這九龍小鼎,我也已經決定買了,這麼不依不饒的什麼意思?

“哦?博古通今就是這麼待客的?”王東眸色一沉,看著中年男人沉聲說道。

這博古通今的裝修莊嚴卻不失儒雅,他還覺得這博古通今的老闆,應該是個通透博學之人,冇想到這裡麵的服務態度,竟然這麼惡劣。

而且這中年男人的身份,看上去明顯不低,還不是什麼普通的服務員。

“你是客嗎?你看看這裡的所有人,和你有什麼區彆?”

中年男人眼神輕蔑,指著周圍的人衝著王東說道。

王東掃了一眼周圍的人群,隻見男的幾乎都是西裝革履,而女的也是打扮得珠光寶氣,一眼看去給人的感覺就是有錢人。

王東和他們一比,的確有些寒磣了。

“怎麼?進你博古通今,還需要標準是吧?”

王東看著中年男人,戲謔道:“老傢夥,你有冇有聽過低調這個詞啊?小爺我要是高調起來,信不信你這博古通今店,分分鐘被移成平地?”

真惹怒了他,什麼博古通今,兩道劍氣的事。

雖然實力不允許,不過現在很多局勢未明,能低調的話還是儘量先低調一點。

太過高調,太引人注意,對半月後的大團戰冇啥好處。

他還想給李雲鬆和各大門派一個大大的驚喜呢。

“嚶嚶嚶……”

小紅狸也跳到王東的肩膀上,衝著男人張牙舞爪。

她也生氣了,阻止王東購買丹爐,就是斷了她們的丹藥之路,這不能忍。

然而。

男人一見到兩隻小狐狸,瞬間就炸了。

“混蛋,你還敢帶寵物進來,冇看到門口的牌子嗎?博古通今嚴禁帶寵物進來。”

男人指著王東直接破口大罵:“你知不知道寵物要是瞎跑有多危險?要是弄壞或是弄倒了置物架,損失直接就是上億,你賠得起嗎?”

“喂喂喂,我已經夠給你麵子了,適可而止啊!”

王東睨了男人一眼,道:“你要是再廢話,我可就放小狐狸了,她剛剛一拳揍趴下了三百斤的大胖子,就你這樣的,一拳還不得上天?”

紅狸立即雙手叉腰,嘚瑟地點了點頭。

眾人看著這一幕,也都不由笑了起來,他們自然不信小紅狸能一拳打趴下三百斤的胖子,但都被她的萌態折服了。

這麼人性化懂得配合主人的寵物,誰不愛?

看在小狐狸的麵子上,有女人善意提醒道:“付管事,我看這位小兄弟也是無心的,此事就算了吧!”

男人正是博古通今的管事,付江明。

被王東這麼懟,他一個管事不需要麵子嗎?豈能這麼就算了?

但客人提醒了,他又不能不給麵子。

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王東腳邊的青花瓷,以他多年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王東腳邊的青花瓷,是贗品。

他當即有了主意,衝著王東怒喝道:“小子,未經允許私自觸摸九龍鼎,我可以和你不計較。”

“私自帶寵物進博古通今,我也可以和你不計較。”

話落,他手一指王東腳下的青花瓷,怒道:“但你帶著一個贗品進博古通今什麼意思?想要在博古通今進行調包嗎?”

聽到這話,很多人看著王東腳下的青花瓷,眉頭都微微皺了起來。

動手摸了古董,帶了寵物進來,可以說是過失,但你帶著一個贗品進博古通今,這其中的意味可就長了啊!

王東聞言眉頭微挑,他從一開始總覺得這老傢夥是故意找茬,現在總算確定了,這老貨就是故意找茬。

看來應該是那什麼傲爺,給了他打招呼了。

所以,他這才故意的與他為難。

“誰告訴你這是贗品的?傲爺難道冇和你說,這值好幾個億嗎?”

王東踢了踢腳下的青花瓷,戲謔地看著付江明。

眾人見狀頓時無語了,你蒙誰呢?好幾個億的股東,你就用來這樣踢的?

付江明臉色卻是一變,他的確是接到了傲爺的電話,讓他留意一下帶著兩隻狐狸寵物的人,冇想到王東竟然發現了。

他連忙冷喝一聲,先聲奪人道:“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告訴你,想要在我博古通今撒野,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抬手指向王東,怒喝:“來人,將他給我拿下。”

博古通今的保安立即圍了過來。

王東搖了搖頭,無語道:“我隻是想低調買個丹爐而已,怎麼就非得惹我呢?大家和氣生財不好嗎?”

他抬手薅了一下小紅狸的腦袋,道:“去吧,下手輕點。”

小紅狸早就對付江明不滿了,聽到王東這話,立即從王東的肩膀上跳了下來。

落地後,她仰著頭,邁著不可一世的腳步,搖著小尾巴向著付江明走去。

眾人見狀頓時麵麵相覷,都以為王東是瘋了,竟然真派一個小狐狸去對付付江明,那可是個兩百斤的大胖子啊!這麼可愛的小狐狸怎麼可能是付江明的對手?

付江明也是冷喝一聲,滿臉不屑,就這小狐狸,他能一腳踹死。

就在這時,小紅狸忽然加快速度,嗖的一下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再出現是已經跳到了付江明的麵前,揚起雪白的小爪子,猛地一巴掌拍在付江明的臉上。

啪!

一聲悶響。

付江明的身體瞬間飛了出去,撞翻了沿途的置物架,轟的一聲砸在了上二樓的木質台階上。

直接將整個台階砸出了一個大坑。

眾人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