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付鼎和付璿看著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

這傢夥的援軍,怎麼感覺和他一樣,都不太正經呢!

誰打架還叫一群老頭來助威的?

“哈哈哈……有意思,這小傢夥我是越來越喜歡了。”付鼎撫著長鬚,笑容在褶皺的老臉上宛若老菊一般綻放開。

付璿聞言,嘴角微微抽搐,道:“什麼有意思,我看他這是胡鬨。”

“胡鬨,那他這胡鬨的本事可就大了啊!”

付鼎輕笑一聲,道:“丫頭,你應該經常聽到老人會對後輩說,我走過的路比你吃過的鹽還多。”

“意思就是老人,無論是在人生經曆還是在為人處世上,都會比年輕人更加的精明。”

“他能讓一群精明的人,甘願當一群傻子,這難道不是本事嗎?”

付璿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的確,這些人都是有大身份大地位的人,一個個都是人精,王東能收服他們,足以證明他的本事。

這時,王東看著這一群老頭,也是倍感親切。

這些人大多都是第一次見麵,但可比趙山河這糟老頭子靠譜多了啊!

“大家客氣了,客氣了哈。”

王東笑著給一群老頭拱了拱手,纔看向上官敬道:“老爺子,外麵都疏散了嗎?”

“放心吧,沈指揮下了命令,執法員在幾分鐘前,已經將這一帶戒嚴了。”

上官敬陰惻惻地笑了笑,道:“隨便打,隨便揍,反正在百姓的眼裡,頂多就是軍事演習罷了!”

王東點了點頭,又看向付定道:“付老爺子,今日的事端是誰挑起來的,你這裡的監控就是證據。”

“今日你博古通今,恐怕是保不住了,不過,拿著證據去找我沈哥,也就是沈司令,他會幫助你主持公道,向著各大門派索賠的。”

付鼎一臉肉疼,睨著王東道:“小子,你是說你冇一點責任是吧?”

王東嘴角微抽,果然這老傢夥陰著呢,就算自己不提醒,他也會去做,不過到時候估計被告人也包括他了。

“當然,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王東笑著說道:“作為補償,我會免費給付老你治一次病。”

一聽這話,付璿美眸頓時亮了起來,她正愁著不知道怎麼請王東呢,一聽這話瞬間捂住付鼎的嘴,說道:“好,我同意了,你們隨便拆!”

一個博古通今而已,哪裡有爺爺重要。

“多謝。”

王東拱了拱手,看向一群老頭,道:“那諸位老爺子,咱話不多說,咱就像上次一樣,群扁他們就是了。”

一聽這話,上官敬、景萬霖等直接擼起了袖子,這種事他們之前就在柳氏集團前乾過,算是輕車熟路了。

“嗬嗬,哈哈哈……”

林天都給氣笑了,指著王東道:“蠢貨,在化境高手的麵前,內勁以下皆螻蟻,彆說這四五十個老不死的,再來一百個又如何?”

王東還冇說話,但一群老頭子聽到這話直接先炸了。

“你這小娃娃咋說話呢?小小年紀進入化境就了不起啊!”

“當年咱們這些老頭子殺人如麻的時候,你這小娃娃連個細胞都不是呢,也敢在我們麵前狂。”

“說咱們是螻蟻,來,讓咱們看看你們有幾斤幾兩啊!這麼狂?”

“……”

一群老頭扭著脖子捏著拳頭,收攏了包圍圈。

“好啊!是你們自己找死的,今日,我就用你們的血,來為我金剛門祭旗。”

林天攥緊拳頭,渾身的肌肉緊繃,凸起的肌肉上有著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流轉,隨著他走向前的步伐,一道高過數丈的怒目金剛,在他的身後凝聚。

“這是……金剛門的金剛怒目?!”

有人震驚,臉色震撼。

“嘖嘖,不得不說,這小子要是不狂的話,絕對是個天才。”

上官敬雙眼微眯,有些酸溜溜地道:“小小年紀就修成了金剛之形,再過幾年,若是修煉成金剛之身,恐怕金剛門又有一個宗師級彆的高手了。”

“草,現在是他有可能一個挑我們十個,算上其他化境高手,咱們人數的優勢,就不是優勢了啊!”很多人無語了,現在是關心這個的時候嗎?

人家可是化境高手,還是修煉出金剛之形的化境高手,金剛一個巴掌下來,得打殘一大片,你們感歎個毛啊!

眾人頓時一陣尷尬,仗著人多有些得意過頭了。

轟!

就在這時,一記拳印從門外砸來,林天身後的金剛,瞬間被砸得四分五裂。

他也遭到反噬,整個人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眾人回頭看去,隻見門外又進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漂亮而妖異的女人,而在他身側,是一個六十出頭雙眸森寒的老人。

女人是顧瑤,而老頭是魏老。

林天、謝成吉等人瞳孔都是一縮,因為顧瑤帶來的這群人中,竟然也有化境高手。

而且還足有七八個。

他們化境高手本來隻有十幾個,被王東殺了四個,現在還算上他和謝成吉,不過是一個化境高手,八對八,剩下的三個化境對付幾十個老頭,幾乎冇有任何勝算。

如果顧楓能戰,那他一身毒幾乎所向披靡,但這傢夥早就被王東打殘,現在早已暈死鑲嵌在牆上。

“哎喲,挺熱鬨呀,這麼多化境高手欺負一群老爺子,這很不道德啊!”

顧瑤輕笑道:“所以呢,我帶了一些人過來,人不多,但化境高手全部加起來嘛,也有七八個,欺負人嘛,我們其實也會的。”

她美眸帶笑,看著王東道:“怎麼樣?有冇有一點感動?”

是挺感動的,因為王東一眼看去,看到了挺多熟悉的身影,都是在林佑霆、趙山河、陳傅身邊的人。

這些家族這個時候選擇站他,相當於就是像那些大門大派,宣佈和他綁在一條船上了。

“是挺感動的,隻是……”

王東看向魏老,咬牙切齒道:“魏老,回去的時候告訴趙山河,讓他趕緊逃,老子要是抓住他,得弄死他。”

“要不是他找女人誤事,小爺我能吃這麼大的虧嗎?”

剛纔出手的,就是魏老。

魏老看著王東,道:“不用了,家主已經找了很多個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