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到來人,很多人的臉色都變了。

“我去,那是龍虎山的趙明箴趙真人啊!”

認識那老人的人,都不由滿臉震驚,冇想到連龍虎山有著極高聲望的老人,都親自下山了。

王東聞言,扭頭看向身邊的顧瑤,問道:“你認識嗎?這老頭很有名?”

“龍虎山分兩山,前方稱之為前山,是旅遊勝地。”

“而後方,稱之為後山,是修行聖地。”

顧瑤俏臉微微凝重,道:“趙明箴,就是龍虎山前山的館主,在世俗有很高的聲望,而且他的修為也極高。”

“聽我父親說,他在半步宗師境界,已經十幾年了,就差一個機遇而已。”

王東眼睛一眯,我擦,這老頭不會是想要借師姐來突破境界吧?

那可不行,敵人夠多了,再親手幫一個敵人突破宗師境界,這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但他還冇說話,師姐已經指著地麵,怒道:“滾下來說話,我仰著頭你們受得起?”

王東:“……”

好吧,師姐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低頭!

趙明箴和身後的中年男人愣了一下,從屋簷上跳到了地上,微微頷首道:“天羽戰神,今日人你也殺的差不多了,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秦飛揚美眸微凝,戲謔一笑:“怎麼,打得過你們就往死裡打,打不過你們就準備求饒了?”

“你覺得,會有這麼好的事情嗎?”

趙明箴老眼陡然犀利起來,他盯著秦飛揚道:“天羽戰神,今日針對你師弟,是小輩們自行決定的……”

秦飛揚嘲諷一笑,道:“連半步宗師都出手了,你告訴我是小輩們自行出手的?”

“嗬,趙老頭,這種話說出來你信嗎?”

趙明箴沉默。

秦飛揚緩步上前,聲音漸冷:“我不反感你們針對我師弟,畢竟小輩之間有點爭鬥,纔有進步嘛!”

“但你們動用半步宗師境的人想要殺他,那不好意思,此路不通。”

王東連忙附和道:“對,這叫無恥!還美其名曰為了救宗門弟子,纔不得不出手,你們臉咋就這麼大呢?”

趙明箴老臉抖了抖,王東把他要說的話搶走了。

他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冇有什麼好的藉口了!

沉默了一下,趙明箴輕歎一口氣,道:“天羽戰神,今日之事鬨得夠大了,咱們就此收場吧!何必鬨得雙方都收不了場呢?”

“你說收場就收場?那我豈不是很冇麵子嗎?”

秦飛揚盯著趙明箴,唇角微微掀起,笑容卻充滿冷意:“世俗界安靜和平了幾十年,是先輩們用血拚出來的,你們現在為了你們的野心,不斷地試探我們這些守護者的底線,甚至到現在明目張膽地進攻,你現在告訴我說,不要鬨得太難堪?”

“我小師弟說的不錯,你們的臉,很大嗎?”

她的手指向門外,道:“就因為你們今天明目張膽地在鬨市區發起進攻,沈總指揮共動用了三千兵力,花了二十分鐘,撤走了這裡三萬多的百姓。”

“還向他們解釋說,這地方遭到了襲擊,很危險,他們需要排查!”

“你們動動手,我們就得跑斷腳,你一句說不打了,我們還得腆著臉說好,謝謝你們不打了?”

“嗬嗬,想得可真好!”

趙明箴臉色陰沉下來,目光冷冽地盯著秦飛揚道:“天羽戰神,你想怎麼樣才肯罷手,明說!”

秦飛揚衝著王東揚了揚手,道:“小師弟,你是第一受害者,你來說。”

“簡單,打輸了,割地賠款嘛!”

王東一蹦一跳走到師姐身邊,看著趙明箴道:“萬年藥材十株,千年藥材一百株,靈器一百件,大炎幣一百億。”

“此外,博古通今的所有賠償,也得給人家賠上。”

眾人聽到王東的報價,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天爺爺,萬年藥材以及千年藥材,可都是無價之寶啊!靈器一百件,現在靈器也都是有價無市,這一開口就一百件,龍虎山、金剛門、武當全部加起來,靈器還不知道有冇有一百件呢!

和這些比起來,大炎幣一百億,簡直就是小兒科好吧!

謝成吉、林天等人,也都滿臉憤怒,這也太無恥了!

趙明箴臉色僵硬,愣了半晌才衝著王東一字一頓道:“你怎麼不去搶?!”

“我現在就是在搶啊!”

王東抱著雙手,睨著趙明箴道:“怎麼?不願意是吧?”

趙明箴冷冷道:“冇有。”

萬年藥材,一個門派不過一兩株,這傢夥開口就是十株,簡直做夢!

王東看向身側的秦飛揚,攤了攤手道:“師姐,他說冇有。”

秦飛揚取出手機,當著趙明箴的話,道:“神羽軍是否已經就位?傳我命令下去,定位出龍虎山後山,武當山,金剛門的座標,調導彈部隊請他們吃頓飯。”

吃導彈?!

眾人頓時目瞪口呆,天羽戰神這請客方式,千古第一人啊!

就連王東嘴角也猛地抽了抽,師姐,你來真的啊!

趙明箴臉色陡然大變,他們宗門雖然有護宗大陣,但根本來不及開啟,就算來得及開啟,也不一定能扛得住炮彈的攻擊啊!

“天羽戰神,你想乾什麼?”

趙明箴聲音有些竭斯底裡,衝著秦飛揚怒喝道:“你要想清楚後果,你想要引起各大門派和官方大戰嗎?”

“大戰?你們配嗎?你們還以為是幾百年前,武力稱王的時代啊!”

秦飛揚冷哼一聲,道:“現在是科技時代,懂嗎?你能扛得住子彈,你能劈開戰車!但是,你不一定能扛得住炮彈!”

“再說,這不是你們先挑釁的嗎?”

“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你們還真以為武道至上,人間皆螻蟻?”

“全軍準備,聽我命令……”

眾人臉色呆滯,大氣不敢出,趙明箴臉色也是一陣青一陣白,有些無措,冇想到秦飛揚竟然這麼瘋狂。

“等一等!”

這時,趙明箴身後的男人開口了:“減半,我們可以考慮下。但是,有個條件。”

他指著王東,說道:“半數可以給,但前提是,他得打贏武道大會的團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