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大門前,王東不得不承認,這趙氏商會的倉庫,安保等級比銀行金庫還要高。

單論開門一道程式,就要需要四五個過程,趙櫻語還說隻要他的指紋就能開啟倉庫,結果他的指紋,就能開第一把鎖。

後麵不僅要虹膜,還要趙櫻語的指紋等等,總之開一個倉庫的門,大概需要三分鐘左右的時間。

就這安保等級,江家武館的藏寶庫,簡直就是垃圾!

開了門,趙櫻語立即識趣地退了出去,將空間留給了王東一個人。

“百年靈芝,人蔘,屠龍草,龍葵……”

王東並冇有立即開始煉藥,而是仔細辨識了一遍藥材。

半個小時後,他終於清點完成了所有藥材,總共三千八百二十七種藥材,他從江家武館搶劫出來的並冇有這麼多。

所以後麵大部分藥材,應該都是趙山河這老傢夥,悄悄塞進來的。

這讓王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早知道這樣,之前不應該揍這老傢夥的,嗯,等過兩天他氣消了,先去幫他解決一下男人的問題。

不然,總有一點小小的負罪感啊!

“三千八百二十七種藥材,藥材的種類倒是齊全了,但現在的問題是,先煉製那些丹藥!”

王東沉吟了一下,道:“算了,還是先煉製緊要的,雖然有些值大錢,但目前用不到,煉製的話也隻會消耗精力,得不償失。”

“內勁要突破化境,最需要的是護脈丹。老頭子說過,內勁突破化境,是內勁的純度和濃度的一種提升,一旦突破,內勁將會向洪水決堤一般肆虐,若是經脈……”

“草,我真是找罪受啊!這群老頭子大多的經脈都開始退化,現在還能運行內勁就不錯了,突破化境,就他們那堵塞的經脈能扛得住纔是見鬼。”

“你大爺哦!竟然把這麼重要的問題給忽略了。”

“要不是小爺我有未卜先知,直接給這群老傢夥開放小河村的靈脈靈氣,瞬間會將他們撐爆好吧!”

王東拍了拍額頭,滿臉無語道:“到時候,不是打造一群化境高手,而是親手滅掉一群內勁老手,嗬,到時候恐怕天下真的要開什麼屠王大會了。”

“護脈丹能護脈,但要發揮出護脈丹真正的功效,還得先養脈溫脈啊!”

“奶奶個熊,老子還以為找來了一幫救星,現在這一看,靠,這不請來一幫祖宗嗎?老子還得幫他們養老!”

“哎,算了,裝出去的逼,含著淚也得將他裝完。”

王東滿臉鬱悶,欲哭無淚。

當初這些問題,他竟然一個都冇有想到。

“養脈、溫脈就用暢雲丹,煉製暢元丹的藥材是紫靈草,甘青,青林木……”

“藥材都有,每一爐都成丹的話,成丹的數量大概在十顆左右,這些藥材大概能煉製二十爐,總量就是兩百顆,而這些老傢夥一天一顆的話,能堅持四天……”

“我擦,造孽啊!敗家子啊!這麼四天,老子的兩三千萬就冇有了。”

“養不起,養不起啊!”

這筆賬一算下來,王東隻覺得腦袋上烏雲滾滾。

當初為啥要吹這牛逼呢?現在牛皮都快被撐爆了。

“算了,誰讓小爺我想要一鳴驚人呢!這就是代價。”

王東含著淚,取出了丹爐,雙手迅速掐訣,猛地往丹爐中一指,一道火焰瞬間躥進丹爐之中,轟的一聲,火焰熊熊燃燒起來,而整個丹爐都開始劇烈震顫起來。

“這麼激動呢?你這傢夥看來是真寂寞壞了,也想要一點藥香暖暖身子。”

王東拍了拍小鼎,道:“要不,咱們先練練春藥?”

“額,還是算了,有心理陰影了。”

當初他在學煉丹的時候,被老頭整得快懷疑人生了,於是在煉丹的時候,趁老頭子不注意,立即煉製了一爐春藥,想要給老頭子一個教訓。

結果老頭子腳一踏,藥力瞬間被震散了。

而他呢,差點被撐死!

如果不是趙福陰差陽錯找了楚筱晗過來,當晚他估計就給燒壞了。

結果就是……那一個晚上整個監獄,幾乎都聽到了楚筱晗的叫聲!

逼得典獄長,都不得不把監控給斷掉了。

“還是繼續煉製暢雲丹吧,保險起見。”

王東冷冷打了一個哆嗦。

他是術法師,有著極為高超的控火術,指尖迅速掐出幾道印法,整個丹爐中的火便熊熊燃燒起來。

等到火候到了,王東迅速將所需的藥材丟入丹爐之中,再不斷地控製火候,十幾分鐘後,藥香味便從火爐中飄了出來。

他立即加大火勢,又過了十分鐘,彈藥終於成形出了爐。

王東手一招,晶瑩剔透的丹藥就落在了他的掌心,他仔細數了一下,效果比他想象的還要好,一爐的成單率是十五顆。

終於可以少花一點錢了,王東滿懷欣慰。

三個多小時後,王東終於將暢雲丹藥材全部煉製完成,總共成單三百多顆。

隨即,他又開始煉製護脈丹,又煉製了養顏丹,隻不過養顏丹的材料不是太齊,他隻能選用其他有相似功效的藥材替代。

煉製完養顏丹,王東看了一下自己的真元還剩一點,想到兩隻小狐狸要的養魂丹,藥材雖然不足,但可以像養顏丹一樣選擇相應的藥材來替換。

結果,他差點把自己搞死。

養魂丹的材料有替換,但他竟然忘記養魂丹的等級太高了。

結果煉製到一半,他的真元直接就被耗空了,連全身的靈力,也被養魂丹抽得空空的,如果不是最後一刻成丹了,一個反噬,他瞬間就得和世界說再見了。

“我……我草,以後這種丹藥,還是先彆嘗試了,簡直要命啊!”

王東癱瘓在地上,整個人汗水淋漓,動一下的力氣都冇有了,整個人的身體就像是瞬間被掏空了一般。

這個樣子,家是不可能自己回去了,不然在路上遇到襲擊,秒秒鐘就得掛。

他隻能打電話給黎語,讓這小妞過來接自己。

半小時後,黎語終於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看到他這樣子,都不由俏臉微變!

“你和這小鼎,大戰了多少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