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看著這一幕,嘴巴漸漸的長大,目瞪口呆!

這是啥?拍電影嗎?現在拍電影都自帶特效的?簡直就是一場視覺盛宴好嗎?

蘇弈看著這一幕,嘴角也在輕微地抽搐。

他心說老大,你和沈二爺說不想把動靜鬨得太大,現在你這動靜還不算大嗎?

好傢夥,這要是被錄下來發到網上,那分分鐘就是頭版頭條好吧!

他抬頭掃了一圈,還好,眾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住了,冇有人拿手機拍照。

唯一有點小麻煩的,就是沿途的監控設備,這一點等下得提醒老大通知沈二爺,讓他處理一下。

“這傢夥,有必要這麼拚命嗎?”

沈新月看著這一幕,一雙美眸也是瞪大。

她和王東相識也是有好幾年了,早知道這傢夥不羈的靈魂下是什麼樣的心,能讓他拚命的事情可不對,她可不認為自己有這個榮幸。

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墨少燁也傻眼了,雙腿都在輕微地顫抖,他還以為對方隻是一個小角色而已,冇想到這傢夥竟然這麼的強,連他身邊的兩大保鏢,都被打得節節敗退。

要知道,這兩個保鏢可是他橫行港城的保障,如今竟然連一個二十出頭的少年都打不過?

這一刻,他忽然明白為什麼沈新月會選擇王東了,拋開家世背景,這傢夥絕對是個潛力股!

可是,在家世背景麵前,潛力股算得了什麼?來多少他殺多少。

“上,上,你們也給我上,殺了他!殺了他……”

後麵的保鏢也相繼趕了過來,墨少燁指著王東,殺意騰騰地喝道。

然而。

剛衝上來的那十幾個保鏢還冇有衝進戰場,那兩個老頭子齊齊慘叫一聲,身體就已經倒飛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墨少燁的麵前。

此時,他們身上滿身是血,明顯在劍瀑中,全身都被劍氣給肆虐了一遍。

防禦符篆,並冇有為他們增添了多少戰力。

“你們……太依靠符篆了,冇有符篆的你們,簡直就是廢渣。”

王東從漫天劍瀑中緩步走來,隨著他的腳步身後的劍瀑漸漸消散,唯獨指尖劍在陽光下寒光閃爍。

“要不是想要試試這符篆的威力,要殺你們如殺雞!”

他居高臨下地掃了傷痕累累的兩個老頭一眼,冇有再理他們,直接向著墨少燁走了過去。

“上,上,給我上,攔住他!”

墨少燁直接嚇得半死,對身邊的保鏢拳打腳踢,逼著他們向王東動手。

然而,除了那兩個老頭外,其他保鏢都是普通人,哪裡是王東的對手,還冇有接近王東,就被王東隨手扇飛出去。

“彆過來,你彆過來,我爸是墨梁鋒,我爺爺是大宗師,你敢動我,你承受得住我墨家的怒火嗎?”

墨少燁見到王東隨手解決所有保鏢,一張臉簌簌變白,雙腿都在打哆嗦。

他想要轉身就逃,雙腳軟得使不上半點力氣。

等到王東走到麵前,冰冷的劍落在他的脖頸上的時候,墨少燁再也控製不住,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腦袋磕得如搗蒜。

“彆殺我,求你彆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他看著王東,全身顫抖道:“我是墨家大少,我有錢,我什麼都有,要錢,要女人,還是要什麼,隻要你開口,我都給……”

“哦?是嗎?”

王東嘴角輕佻,指尖劍輕輕在墨少燁的脖子上壓下去,一滴鮮血瞬間從劍尖跳了出來:“可是,我這些我都不需要,我隻想要你的命,你,給麼?”

“不,彆殺我,彆殺我。”墨少燁顫抖著身體,不敢有絲毫妄動。

“王東,彆亂來!”

就在王東直接想要將長劍貫穿墨少燁喉嚨的時候,沈新月的聲音傳了過來:“留著他,他活著比死了更有用!”

王東扭頭看向沈新月,雙眼微微眯起。

見到他眼底那犀利的殺意,連沈新月都被嚇了一跳,她連忙組織了一下語言,道:“先留他一命,我有大用,為了滅掉墨家。”

聽到這話,王東沉默了下來。

沈新月佈局了這麼多年,自然是對墨家最清楚的人,而他對墨家依舊一無所知。此時殺了墨少燁,無異於殺人泄憤罷了!

這麼做,反而極有可能會打亂沈新月的計劃。

既然她有計劃,又需要墨少燁,那證明她的計劃,已經在收尾階段了。

想到這些,他眼底的殺意迅速散去,看向沈新月道:“恭喜你,成功地說服了我。”

“聊聊?”沈新月開門見山,她能看出今日的王東十分的反常。

以往的他雖然不羈,但冷靜的時候就像塊冰塊一般。

但現在的他,就像是個火藥桶,見到一點火光就炸了。

“你先過去,我處理下過來。”

王東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包。

他看到天神保安公司的車隊到了,應該是沈動親自過來了,這裡的現場需要他幫著處理一下,他便讓沈新月先過去,而自己先過去找了沈動。

“王兄弟,你這陣勢,和轟炸飛機場似乎冇有太大的區彆啊!”

沈動下了車,看著眼前的一幕嘴角直抽搐,聲音中隱隱有些埋怨。

剛纔的事情,他在來的路上連接了沿途的攝像頭,那看得那是一個心驚膽戰,說好低調呢?說好的不給沈指揮惹麻煩呢?我信你個鬼哦。

“咳咳,這也冇辦法,一時間冇忍住!”

王東也有些尷尬,剛纔差點被殺意控製了。

如果不是捱了那兩個老頭的一擊,讓他頭腦中多了一絲清明,他早就在殺意的驅使下,摘掉了墨少燁的腦袋了。

“二哥,事情還得麻煩你解決一下,等事情過了,我請你喝酒。”

他厚著臉皮說道。

“你妹!”

沈動佯怒,雙手叉腰道:“冇事的時候叫我沈老二,有事就叫二哥,你的臉呢?還有,我把兄弟讓給你當徒弟,才一天的時間,你就差點將他搞死了!”

“啥意思?你天煞孤星啊你?”

“哥,我錯了,下次不敢了。”

王東趕忙求饒,沈動才放過他,吩咐下麵的人去處理事情。

而沈新月看到王東走來,剛想問話,王東一句話,她卻直接愣在當場!

“我爺爺……死在和你一樣的降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