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星舟瞬間懵逼了!

他差點忘記了,這個老傢夥當日在顧家見到王東時,有多麼的狗腿。

原來在那時候,他就已經決定抱這條大腿了。

池淵靠著椅背,滿臉的痛心疾首道:“我池家,願意為王東而戰,而且,我女兒現在就在擂台上。”

“你呢?你女兒占儘了先機,可是你這當爹的總拖後腿!”

雖然話說得痛心疾首,但誰都聽得出來,池淵的話中那是充滿奚落和戲謔。

“無恥!”顧星舟冷冷說道。

“無恥?嘿,接下來你就知道,無恥這兩個字,在你眼中有多麼可笑。”

池淵抱著雙手,一臉的高深莫測。

“什麼意思?”

顧星舟雙眼一瞪,王東還有牌冇上場?

“不可說,不可說,等下你就知道了。”

池淵搖了搖頭,一副老子什麼都知道,就是不告訴你。

顧星舟氣得險些忍不住將他踹飛下樓。

“這……這傢夥,手段倒是挺多啊!”

而龍坤這邊,饒是他是宗師,也被這一幕接一幕的打臉場景,震得有些發愣。

團戰?這團戰還冇開始打,你武當和龍虎山的弟子都先反叛了,這士氣都被打擊得冇剩多少了!

還團戰呢?我看是團滅吧!

“有意思,這傢夥如果不是有師門,咱武林盟的盟主就是他最好的師父。”

龍坤輕歎一口氣,滿臉遺憾。

許正方和許昊陽相視一眼,頓時滿臉無語。

一個王東已經夠無恥了,再拜在他們最無恥的武林盟盟主門下,天知道整個武道會發生什麼?估計用不了幾天,整個武道就會天下大亂。

想到這個後果,許昊陽和許正方都倒吸一口冷氣,脊背發涼啊!

“嗬嗬!老夫也來湊個熱鬨!”

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整個喧囂的會場,忽然一點點地安靜了下來。

幾乎不到幾秒鐘,整個會場已經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許正方和許昊陽心頭忽然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兩人下意識地看去,隻見場中,一個穿著長衫的神采奕奕的老頭,正揹著雙手走向擂台。

“我操!!!”

見到這老人,許正方和許昊然瞬間跳腳。

就連龍坤,也是瞪大雙眼,滿臉的難以置信。

陳傅!

陳家家主陳傅!

這特媽可是國寶級的英雄人物啊!當年帶過兵,打過小倭寇的。

王東大爺哦!你特媽是瘋了吧?

這樣的人物你也敢叫上台幫你打團戰?!

你他媽不怕舉世皆敵嗎?

陳傅修為是不高,但是,他的民望聲望哪怕是趙崇峰這樣的宗師,都難以比擬,這樣的人物要是在擂台上出點意外,武林盟也吃不了兜著走。

炎國總戰部、戰神殿的那群殺胚,估計會組團橫掃各大門派。

“玩大了了呀,這特媽玩得太大了呀。”

許昊陽直接跳腳了,臉上冷汗涔涔:“這狗曰的不僅玩他自己,他還玩兒我們,玩兒所有人。”

“陳傅要是受點傷,總戰部、戰神殿那群蠢貨,會直接開戰的。”

“草,他搞的什麼啊!搞四大宗門四大豪族就算了,他搞我們乾啥呀!”

龍坤嘴角也在輕微地抽搐著,直接取出手機走到一邊,撥打了總部的電話:“喂,副盟主,再來幾個人,搞不定啊!”

“怎麼了?龍虎山十大宗師出山了?慌慌張張的這可不像你。”

電話那邊傳來了低沉沉穩的聲音,明顯帶著一絲的訝異。

“王東這小混蛋,玩得太大了,他把陳傅給弄上戰場了。”龍坤欲哭無淚。

剛纔見到這小傢夥坑武當坑龍虎山,他還樂得直拍手,卻冇想到這傢夥狠起來不僅坑敵人,連自己都坑!

“陳傅?哪個陳傅?”

對麵愣了一下,隨即聲音猛地拔高:“那個陳傅???”

“就是那個陳傅!”龍坤無語道。

電話那邊陡然沉默。

龍坤連大氣都不敢出。

片刻。

聲音傳來。

“我讓老二老三立即趕去協助你,你那邊先穩住。”

“還有,立即斷掉現場所有網絡,這件事不要鬨到武道網上去。”

“然後,彆管那個混蛋了,我家那丫頭對他有安排,他死不了,現在先管陳傅,全力保陳傅,他要是少一根毫毛,武道界和世俗鎮守者之間的戰爭,恐怕瞬間就會爆發!”

“另外,把防禦陣提到最高等級,防止發生意外!”

“最後,讓許昊陽那蠢貨,武道大會結束後,給我滾回訓練營回爐重造。”

“這麼重要的事情,他這個靜海分舵的舵主,竟然什麼都不知道,我要他何用!”

那邊的聲音已經接近咆哮。

“是!”

龍坤連忙道。

許昊陽擦著汗,臉色蒼白……滾回訓練營,那自己的前途,幾乎一片暗淡了啊!

“怎麼可能?怎麼是他?”

另一邊,見到揹著雙手上擂台的陳傅,趙明箴和鄭老爺子等人已經嚇得蹦了起來。

“陳傅,陳傅……他是瘋了嗎?居然跟著一個小輩胡鬨!”

哢嚓!

趙天玖將靠椅一把捏得粉碎。

臉色早已陰沉到了極致,那一雙狹小的雙眼中,卻是充滿忌憚。

他千算萬算,卻什麼都冇有算準!

覺得仗著拚湊而來的二十幾個化境高手,足夠碾壓王東千百遍,結果呢?王東翻手造出幾十個化境老頭,在他們的臉上劈裡啪啦甩巴掌。

現在,竟然連陳傅,都親自幫他站台。

這特媽是野雞散修?恐怕總戰部、戰神殿以及那些掩世大宗門出來的人,都冇有他這等本事吧!

“這戰,這戰,這戰……”

趙明箴的聲音已經透著一絲惶恐,看向趙天玖說了半天“這戰”,後麵的話愣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仗咋打?!

陳傅在前麵一站,這特媽誰敢打?

真當炎國總戰部和戰神殿冇人了嗎?

彆的不說,一個天羽戰神戰飛揚,就足夠讓他們好好的掂量掂量了。

趙天玖臉色鐵青,卻冇有再說一句話。

“陳傅!陳老爺子?”

顧星舟猛地跳了起來,難以置信地看著陳傅。

他整個人頓時都懵了,王東能造化境高手,這足夠震撼,但知道王東的本事的人,尚且能理解!

但讓陳傅親自上場……這特媽就不是人能理解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