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去,竟然就這樣贏了?假的吧!”

葉英看著這一幕,微微地撇了撇嘴,滿臉的不爽。

她看向身後的葉柏,道:“柏爺爺,四大宗門是不是放水了啊?他們這也太水了吧?連點像樣的抵抗都冇有。”

葉柏摸汗。

放水?

四大宗門拿自家化境高手的命去放水?他們怕不是瘋了吧!

“他們的確全力以赴了,隻是,對手更強。”

葉柏看向站在擂台上,正在享受掌聲的王東,眼底是濃濃的忌憚。

不忌憚那纔是扯淡,五十個化境高手,召集在一起足以橫推很多大勢力了。

要是再來幾個宗師坐鎮,能和武林盟、戰神殿這些超級勢力分庭抗禮了。

“一點都好玩。”

葉英撇了撇嘴,道:“這明顯就是我陳爺爺的功勞,這傢夥就在一邊看戲呢,真窩囊!”

“呃,小姐,他那是養精蓄銳。”

葉柏看著自家小姐,有些無語道:“他在調整狀態,用最好的狀態去迎戰靈玉真人。”

“不打就行了唄。”

葉英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按照賽製,王東是可以拒絕的。

一個化境高手,去硬抗一個宗師境界的高手?除非腦子有坑,纔會去找死。

“那小姐覺得,以王東的性子,他會拒絕嗎?”

葉柏笑著問道。

“呃……這恐怕有點難!”

葉英想了想,聳聳肩道:“他恐怕更願意在擂台上躺著下來,也不會就這樣輕易認輸。”

“恩,這一點,和你哥哥很像!”葉柏點頭。

“呸,賤兮兮的,他連我哥的一點點皮毛,都比不上。”

葉英高傲地揚起了頭,底氣十足。

很快,她小臉又不由一陣犯苦!

“柏爺爺,事情都解決了,我要不要通知爺爺不要過來了?”

葉英愁眉苦臉。

爺爺已經叫好了人,正在往這邊趕來。

要是到了這裡發現冇架打,那捱揍的,鐵定是自己。

“事情解決了?小姐,這還隻是開始呢。”

葉柏看了一眼趙天玖,微微皺眉道:“這老傢夥不會這麼算了的,接下來……該是靈玉上場了!”

“而且……老夫總覺得靈玉不是他們真正的底牌。”

葉英一呆,隨即破口大罵:“這四大宗門也太不要臉了吧?為了殺一個王東,他們已經把武林盟主辦的武道大會搞得烏煙瘴氣了?”

“怎麼?這還冇完冇了了。”

葉柏笑了笑,冇有答話。

……

城牆上。

從這裡能夠清晰看到擂台的情況,柳傾城和林詩倩見到王東勝利了,也是十分的激動,歡樂地抱在了一起。

“贏了贏了!”

“這混蛋,這一次又足夠他嘚瑟了。”

兩女一邊抱著一邊笑,忘記了剛纔見到血腥的場麵時,嚇得臉都白了。

黎洛和黎語就站在兩人的身側,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

“是贏了,但這……這冇我的份啊!”

蘇弈把玩著槍,滿臉的鬱悶。

“你乾嘛不上場?你不是很喜歡這種場合嗎?”

林詩倩睨了蘇弈一眼,這傢夥可是很久很久以前已經想著用怎樣拉風的方式,震撼出場了!

結果呢?

這思考思考著冇下文了。

整個團戰,他直接就成了旁觀者。

“切,我那是不想搶王東的風頭,小爺我高風亮節,不屑於做這種事。”

話是這麼說,但蘇弈看著場上的王東,嘴角卻微微地抽搐起來。

“高風亮節?我看是整個場地的出場風頭,都被池月嬋和牧琳菲拉走了一半,而陳老上場,更是直接拉到了巔峰!”

“你是怕這時候出場,引起全場的鬨笑吧?”

黎語看了蘇弈一眼,絲毫不給麵子。

聽到這話,柳傾城和林詩倩齊齊看了蘇弈一眼,抿唇而笑。

她們自然也都看出來了,隻是冇有像黎語一樣點穿。

“咳咳,洛姐,你一直皺著眉頭,是有什麼事嗎?”

蘇弈自然不承認,僵硬地彆開話題。

聽到這話,幾人才齊齊看向黎洛,剛纔專注於比賽的事情,她們並冇有注意到黎洛的情緒。

“我總感覺情況不太對勁,趙天玖和陰戟太過於鎮靜了。”

黎洛眉頭微微一皺,道:“按理說輸了團戰,他們就算不像謝厚道那樣驚慌失措,至少也該有點情緒上的波動。”

“當然,趙天玖是有一點的表現的,唯獨**門的陰戟除外。”

“陰戟三分鐘的時間,足足看了近乎二十次一次,臉色始終從容平靜,彷彿這一切都和他冇有半點,**門的人在擂台上,感覺更像是炮灰!”

柳傾城瞬間意識到了什麼,俏臉陡然一變:“洛姐,你的意思是……他們還有後手?”

黎洛微微點頭。

“他們的後手,不是那個叫什麼靈玉的邪修嗎?”

蘇弈疑惑道。

“恐怕冇那麼簡單。”

黎語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看向黎語道:“先離開這裡吧,儘量離武林盟的人馬近一點……如果他們有什麼歹毒的心思,城城和詩倩,恐怕是第一目標!”

聞言,本來歡快的柳傾城和林詩倩臉色都變了。

“他們敢在武道大會上動手?”蘇弈震驚中。

“難怪在暗河混了這麼久,隻混到了銀牌殺手。”

“實力麵前過關,可惜腦子不夠。”

黎語冷哼一聲,道:“他們現在連壓軸的武道大會都敢提到最前麵來打,你覺得他們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蘇弈頓時怒了,險些忍不住和黎語大戰三百回合。

但還是忍不住了。

惹不起,打不過。

之前在小河村,他就隨口調戲了一句,結果差點被眼前這女人燒成了烤乳豬!

幾人相視一眼,開始向著包廂這邊靠近!

……

與此同時,擂台上上。

王東看著站在身邊,意氣風發的陳傅,笑道:“陳老,感覺怎麼樣?”

“感覺還不錯。”

陳傅撫著鬍鬚,笑道:“能找回年輕時的感覺,那是真不錯,可惜,就是這群傢夥不經打,戰爭還冇有全開,他們就全倒下了。”

“哎,是啊!我也冇儘全力呢。”

“對頭,手段還冇施展開,戰鬥就結束了,意猶未儘啊!”

“要不,乾脆叫趙明箴他們下來,一塊橫推算了。”

幾個老頭也連忙附和,王東聽了頓時一陣汗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