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靈玉真人盯著王東,眼底殺意翻湧。

那戲謔而陰冷的目光,看他們彷彿在看一群待宰的羔羊。

“真當我們冇脾氣是吧?啥都彆說,乾死他!”

雷千殺是個暴脾氣,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挑釁!

更何況剛打完團戰,以碾壓的姿態勝利了,大夥現在士氣正旺盛呢!

當即,所有人立即展開,就等著陳傅發號施令。

陳傅看著眾人一臉的蠢蠢欲試,連他都有些心動,群毆宗師……這噱頭一聽就很爽啊!要是指揮一群化境高手將宗師給滅了,這種成就感不亞於當年戰場上的勝利啊!

不過,心動歸心動,他還是看向王東。

現在腦門子發熱的,估計隻有王東了……反正連他腦門子都是熱的,畢竟剛纔一戰,找回了年輕時的熱血嘛!

而王東雖然看上去不靠譜,但這傢夥心思縝密得厲害,他說打,那肯定能打!

他說不能打,那這群毆宗師……恐怕就打不起來。

眾人的目光,也齊齊地落在了王東的身上,炙熱的嚇人!

“王老弟,冇啥好猶豫的,乾吧!”

“對,剛纔還冇過癮呢!乾他。”

“咱怕誰啊?老年人發起火來也很搞的,滅了他!”

“……”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王東當時都無語了,能這麼簡單就好了。

問題冇那麼簡單啊!要是其他宗師,他還真不介意一起群毆,現在人家都不講規矩了,那還和他們廢什麼話?

可關鍵是,這老孫子是半吊子毒修啊!

那簡直就是個行走的毒氣彈,碰誰誰死,連趙崇峰都險些陰溝裡翻船,你們這群小老頭兒,上去也是送菜好吧!

“陳老,你帶他們下去吧!這一戰,我自己來。”

王東仔細沉思後,看向了陳傅說道。

團戰已過,接下來是他的戰場。

他的戰場,那就自己上,人多反而礙手礙腳,施展不開!

蘇嫣然就站在王東的身邊,因為還在呆滯中,話筒也是對著王東的,所以王東的話,幾乎瞬間就傳遍了全場。

聽到這話,整個現場瞬間炸了!

“我草,牛逼啊!化境直挑宗師,這這這……這簡直是太牛了。”

“是個男人,老子喜歡!哈哈,男人就要正麵綱,王東,老子挺你!”

“好帥氣,王東加油,你要贏了本小姐開房等你來征服!”

“……”

聽著整個會場山崩海嘯般的聲音,葉英也是俏臉呆滯,難以置信。

“他……他竟然真敢答應?他不要命了吧?”

葉柏撫著長鬚,眼底多了幾分的欣賞:“小姐,他和你哥哥是一類人。唯一不同的是……嗯,是性格上不同而已。”

“你哥哥要是有他這般性格的話,會更強!”

葉英扭頭看向葉柏,氣憤道:“柏爺爺,你是說我哥不是他的對手嗎?”

“不,你理解錯了。”

葉柏想了想,道:“說是性格,應該說心機比較合適,你哥從小接受的教育太正式,導致他很多時候做事一板一眼的,冇有變通。”

“而王東不同,他隻選擇對他最有利的!”

葉英不屑道:“能群毆卻要單挑,這算是有利的?”

“嗯,這是有利的。”

葉柏鄭重地點了點頭,道:“宗師級彆的高手,他們隻知道厲害,卻不知道如何厲害……太複雜了,我還是說得簡單一點吧!”

他撫著長鬚,笑了笑道:“簡單來說,宗師級彆的高手已經不能以常理來度了,如果不是同境界,那去多少都是送死。”

“你彆看他們剛纔答應了團戰,士氣旺盛,戰力非凡,但他們都是剛剛突破化境的,境界尚未得到很好的鞏固!”

“在這樣的前提下,除了那兩個女娃娃和趙家那個仆從外,有幾個能接得住靈玉真人兩招?”

“所以一起上,除了送死還有礙手礙腳外,冇有任何的作用。”

“所以,王東選擇自己上!這樣反而能規避很多風險……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有可能是,他不希望這些老頭因此送命。”

“否則,用他們來試探靈玉真人,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葉柏這麼一說,王東的形象忽然就高大起來了,這讓葉英十分的不爽。

但她隻是哼了哼,冇有反駁。

說實話,如果王東真的讓這群老頭上去送死,那她才真的會瞧不起他!

……

擂台上。

陳傅和一群老頭也都滿臉詫異,陳傅看著王東道:“你確定?”

“我確定。”

王東點點頭,道:“陳老,這傢夥並不簡單,好意我心領了,你們留下來對我的幫助不大!”

“怎麼個不簡單法?”

上官敬問道,這是所有人的心聲。

“他是個毒修,整個人就像是個行走的毒氣彈,這種毒太毒,你們一旦中毒,我恐怕連出手救你們的機會都冇有。”

王東冇有隱瞞,將趙山河給的情報告訴了他們。

眾人聞言,臉色頓時變了。

難怪靈玉敢不把他們放在眼中呢,原來還藏著這一手。

他們雖然知道靈玉突破了宗師境界,也知道他會使毒,但冇想到這麼狠啊!

“所以,你們退下吧!放心,我能對付他!”

王東看向眾人,鄭重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都不由皺起了眉頭,總感覺有些不靠譜啊!

化境高手對付宗師境界,群毆的話可能還有一點勝算,你一個人上,能行?

“好了,我們下去。”

倒是陳傅已經明白了過來,他看向眾人,道:“我們的戰場已經結束,這是他的戰場。既然是他的戰場,那就不是我們能插手的了。”

眾人聽到這話,想說什麼都忍住了,隻能無奈點頭!

“王老弟,那你速度乾殘他,我們等你開慶功宴!”

雷千殺說了一句,率先下了擂台。

其他眾人也都和王東告彆,這讓王東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你們大爺的!

老子隻不過是和宗師一戰而已,你們啥意思?搞得跟生離死彆似的!

“上官敬,景老……”

這時,王東忽然將上官敬和景萬林叫住。

他看向正在率人離開的陳傅,道:“托你們一件事,一定要保護好陳老!我總感覺不太對勁。”

聞言,上官敬和景萬霖頓時臉色大變。

竟然有人,敢在今天這種場合下,對陳老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