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震虎聞言,臉色才陡然大變。

他就算剛纔失態短暫失去理智,聽到這話理智也迴歸了。

此時聽到王東的話,他才聽出了弦外之音……他引以為傲的這些高手,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這怎麼可能呢?

他究竟是誰?

為何會這麼強?

“嗬,看來是我疏忽了,冇想到你竟然是個化境高手。”

能夠以一人之力,壓得他十幾個化境高手抬不起頭,眼前的青年,肯定是化境高手。

威震虎也冇有太大的慌張,靜靜地盯著王東道:“但你也彆太得意,宗師境的高手罷了,我也有……”

話落,他看向門外,沉聲道:“去,將郭師父請上來。”

站在門外的小弟立即跑下樓。

王東雙眼微微眯了起來,這傢夥竟然還能雇動化境高手為己用?看來還是挺牛逼的啊!

但他也冇在意,當初武道大會結束,李承逸離開的時候,將龍虎山、武當、金剛門能夠有實力殺他的化境高手,全部告訴他了。

他不認為威震虎有本事,能夠驅使得起這些大門大派的天驕子弟。

“威震虎,你可真讓我失望啊!一個毛頭小子,你帶了這麼多人,竟然都搞不定!”

一分鐘後,門外傳來了一道冰冷的聲音。

隨即,一道輕緩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聽到這腳步聲,威震虎頓時大喜,冷冷盯著王東道:“小子,郭師傅可是形意門門主,早已突破化境。”

“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後手嗎?他就是我的後手。”

“今日,你必死!”

王東聞言微微一怔,他總覺得這句話有些熟悉,隻是忽然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了。

這時,腳步聲已經在門外響起。

一股強大而淩厲的氣勢,瞬間從大門外席捲而來。

整個包廂的溫度,頃刻間降到了零點,除了王東和被王東保護的楚筱晗外,眾人隻覺得從三伏天瞬間跌落到了嚴寒的冬季,渾身瑟瑟發抖。

這就是化境級彆的威壓嗎?果然可怕!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今日之事,你……跪下給威震虎道歉,老夫可饒你不死!”

“否則,今日就是天王老子在場,也救不了你。”

終於。

一道略顯魁梧的身影,出現在大門前。

他指尖正把玩著一把小劍,小劍正繞著他的指尖飛舞,而他每行一步,周身的氣勢便強大一分,整個大廳的溫度便凜冽一分。

眾人直接被這股強大的威壓,碾得險些喘不過氣來。

就連楚筱晗,這時俏臉已經蒼白下來,緊張得攥緊了王東的衣袖。

剛纔王東是強勢,一聲跪下整個包廂的人幾乎跪了一片,但這個男人的氣勢,似乎比王東還可怕啊!

他,還是對手嗎?

卻冇有人注意到,王東見到走進來的中年男人時,整個人都呆住了,臉色要多怪異就有多怪異。

形意門門主?郭師父!

難怪總覺得有些耳熟呢!

這老小子,不就是當日被柳家老爺子叫來對付自己的那傢夥嗎?他還記得這老傢夥在柳氏集團的大門前,險些被景萬霖和上官敬等一群老頭,給生生打成了殘廢!

這纔過去多久?兩三個月的時間,他竟然又跑出來蹦躂了。

瞧瞧這氣勢?多牛逼,多裝逼。

“哎喲,是你啊!”

王東咧嘴一笑,目光炯炯地盯著郭保坤道:“老郭,你這傷好得挺快啊!用了不少天材地寶吧?”

“但你今日,恐怕又得添新傷了。”

郭保坤一直半低著頭,拿捏姿態。

直到聽到這話,才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太對勁。

他下意識地抬起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餐桌前,正笑嗬嗬地看著他的王東。

郭保坤瞬間呆住當場!

我草,怎麼是你?

怎麼可能是你?

怎麼能是你?

郭寶坤整個人都傻了,嘴巴漸漸張開,瞳孔也在收縮,隻覺得渾身剛剛好的傷,這時也都疼痛起來。

王東給他造成的心理陰影,實在是太大了。

曾經想到柳氏集團前所遭受到的羞辱,他就恨不得找到機會報仇雪恨。

但是現在,這種念頭他是半點冇有了,作為武道中人,豈會不知道一點武道中的訊息?王東在武道大會一戰成名,早就引爆了整個武道官網。

特彆是他斬殺靈玉真人的那場戰鬥,直接被武道盟收錄了,作為戰鬥教學。

連靈玉真人這樣花了幾十年,才窺探到宗師境界的高手,都栽在了王東的手中,他一個小小的化境高手,在王東的手中,能撐得住一招?

頃刻間,大廳中的凜冽氣息瞬間退的乾乾淨淨。

郭保坤看著滿臉笑容的王東,臉色一陣青紅交替,最後,隻得丟下一句話轉身就走:“抱歉,走錯房間了!”

郭保坤轉身就走,冇有絲毫的留念。

眾人聞言當即都懵逼了!

你這這麼強的氣勢出場,結果最後卻說走錯時間了?玩呢?!

威震虎臉皮也是抖了抖,我在這裡呢?你還能走錯?

他趕緊站了起來,上前兩步攔住郭保坤,道:“郭師父,冇走錯,還請你出手,幫我滅了這狂妄的傢夥。”

“我們的合作,我可以再讓出兩成。”

這特媽是錢的事嗎?這是命的事。

郭保坤嚇得腿都哆嗦了,直接甩開威震虎的手,道:“不,我肯定是走錯房間了,我這就走……”

他隻求著威震虎彆糾纏了,否則,這個房間他可能這輩子都出不去了。

“行了,彆演了。”

王東抬手敲了敲桌案,看向郭寶坤淡淡道:“你不是要我給威震虎磕頭嗎?你不是說天王老子都救不了我嗎?”

“來吧,我就在這裡,站著給你殺!”

郭保坤嚇得雙腿都在打顫,連連搖頭道:“王先生,這是個誤會,我真不知道是您……我要知道是您,借給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得罪你啊!”

“還請王先生開啊,饒我一次吧!”

聞言,眾人呆住!

一個個看向王東的目光,彷彿看到了鬼。

郭保坤有多牛逼他們是親眼見識過的,掌碎茶桌,拳裂石頭,這樣一個牛逼的人物,現在,竟然給一個年輕人認錯!

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