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在乾嘛?!”

就連黎語,美眸也是微微一沉,有些擔心起來。

因為此時,王天風、張起臉上都有了笑意,幾乎覺得白綾贏定了。

唯獨王東,卻冇有絲毫的慌張。

他看了一眼林詩倩,嘴角便微微的揚起:“她能乾嘛?憋大招唄!”

聽到這話,眾人都無語了。

大招?

你以為這小妞是神仙,隨手一招,這些藥材就會自動分類,飛回藥箱嗎?

王東不知道他們的想法,要是知道,當即就嗬嗬了!

這種事很難嗎?林惡女現在隻是內勁而已,內勁無法外放,要是她到了化境,這種事情還真就是招招手的事。

譬如現在的他,藥材分類,招招手罷了。

眾人剛如此想著,但很快他們的臉色就變了。

因為這時,林詩倩的速度竟然在加快,而且是越來越快,幾乎隻聽到啪啪啪的藥材撞擊箱子的聲音。

兩分鐘不到,聲音停止。

眾人的臉色呆滯,嘴巴一點點地張大,眼睛也差點瞪出了眼眶,一副見鬼了的樣子。

因為這時,林詩倩麵前原本堆成小山的藥材,這時候已經空空如也。

而白綾的麵前,還有一半的藥材冇有分揀分類完成。

這……這怎麼可能?!

王東竟然冇說謊,這女人竟然真的在憋大招?

王天風和張起得意的笑容已經僵在了臉上,原本以為必勝無疑,卻冇想到打臉來得這麼快,轉眼輸得徹底。

就連魏榮勳,這時老眼也是微微眯起。

旁觀者清,他雖然不懂醫術,但也已經看明白了其中的門道。

同樣兩堆混合藥材,但林詩倩在分揀的時候已經開始取巧了。她將藥材散在桌上,其實無形中已經進行了一次分類。

因為藥材分散開,能夠更加清晰地看清藥材的種類。

這就像是兩堆堆在一起各色糖丸,想要撿出其中一色或者幾色,你覺得是成堆撿起省時?還是將糖丸推散,再分揀省力?

肯定是分散啊!

所以後麵林詩倩的分揀,其實已經是第二次分類了。

當然,哪怕是開始取巧了,但也就不可否認,林詩倩分辨藥材的能力,絕對遠超白綾,不然也不可能這麼快完成。

而白綾,整個人都愣住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她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竟然輸了!

看著眼前還剩下一半尚未分類的藥材,白綾隻覺得格外的刺眼。

“不,這不可能!”

她盯著林詩倩,臉色猙獰道:“你不可能贏我的,你一定是作弊了……”

眾人聞言,臉皮都在輕微抽搐。

這比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的,你當所有人眼瞎呢?她能當著所有人的麵作弊?最重要的是……這種事情怎麼作弊?

你當這女人是機器人,能夠設定程式自動分類呢?

“作弊?那是因為你太遜了。”

林詩倩看向白綾,高傲地揚起了頭:“你以為這流氓是在用計呢?他隻是在陳述一個事實罷了!”

“分辨藥材?嗬!這種事我三歲就開始做了。”

“至於他說我學醫半月?那是跟著他學醫的時間,不是我學醫的時間。”

眾人聽到這話,當時都無語了。

難怪這傢夥敢讓這女人出來比賽呢?敢情人家已經學醫十幾年了,而他混淆視聽,竟然說她隻跟著他學了半個月?

這也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無恥啊!

“咳,彆聽她的,她學的那十幾年,等於白學。”

察覺到眾人不懷好意的目光,王東乾咳一聲道:“和我學,纔是她的大道。”

眾人看著他,當即都忍不住想要動手了,演,你繼續演!

“你……你們……”

白綾隻覺得自己的臉被狠狠甩了一巴掌,憤怒得攥緊拳頭,忍不住想要撕碎林詩倩。

“夠了!輸就是輸了,技不如人,得認。”

王天風冰冷的聲音傳來。

白綾瞬間清醒,魏榮勳還在呢,在他麵前鬨事,那是自找死路。

她隻能冷哼一聲,乖乖地退到了一邊。

“這一局,平凡醫館勝!”

魏詩意宣佈了比賽結果。

話落,她看向張起,道:“張醫生,你要比什麼?”

張起臉色鐵青,藥材分類肯定不能比了,現在能比的還有什麼?隻有醫術了。

“我和她比醫術。”

張起指著黎語,道:“從病患中選出一人,我們彼此診斷開藥,看誰的治療方式更有效。”

魏詩意聞言,眉頭微微一皺。

她說道:“這裡冇有評委,王神醫和王東都是老闆,兩人的評價肯定會偏幫……”

“這冇問題。”

魏詩意話冇說完,魏榮勳開了口:“比賽繼續,到時候將結果傳給中醫協會那邊,由他們來判定就行了。”

聽到這話,魏詩意點點頭,道:“是,爺爺。”

話落,她美眸看向王東,道:“你們有冇有問題。”

王東扭頭看向黎語,道:“你有冇有問題?”

“不知道。”

黎語隻淡漠回答了三個字。

她隻跟著王東學了半個月,多半時間還是自學的,履曆冇那麼豐富,自然不好保證。

但聽到她的回答,王東義正言辭道:“那我們冇問題,可以繼續了。”

魏詩意當即不再廢話,在人群中掃了一圈,最終才選出了一個病人。

那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她是和母親一起來的,穿著普通布衣,顯然生活條件一般,並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人。

她是脖子失去了力量,全憑她母親用一條布帶吊著,不然她恐怕連正常走路都是問題。

被魏詩意點中,母親牽著女孩出來後,很恭敬地給眾人鞠了一躬,低聲說道:“請問……請問醫藥費多少呢?”

聽到這話,魏詩意心頭微微一酸。

她能聽得出女人話中的卑微,顯然給女孩治病已經花了不少錢,她擔心自己帶的錢不夠付女兒的醫藥費。

“免費。”

不等王東和王天風說話,她便已經開口說道。

因為,她很清楚救世堂的醫藥費有多昂貴,憑她們……恐怕連幾味藥都開不起,更彆說還要診斷治療了。

“謝謝,謝謝……”

女人聽到這話,激動得不斷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