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原本以為是王語嫣的問題,因此都受到劉斌的蠱惑,答應幫劉斌從王語嫣手中奪權。

而且他還給眾人下了保證書,新產品他有辦法改善,所以他們才聯合起來在今日發難,讓劉斌能在今日,大義凜然名正言順地坐上總裁的位置。

結果到最後才發現,小醜竟然是他們!

特彆是聽到劉斌這句話,眾人的臉色都難看無比,麵膜出來的時候,他們可都親自試過,有的還直接拿回家給家裡麵的人試用了。

他們實在不敢想象,要是家人知道真相,會是怎麼一個場麵!

因此麵對劉斌的質問的時候,他們心中甚至還存著一絲僥倖,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而王東掃了一眼劉斌,淡淡說道:“這很簡單,因為過期了。”

過期了?

聽到這話,眾人麪皮都在輕微地抽搐。

他們自然明白王東的意思,麵膜生產出來之後,是冇有毒的,之所以有毒是因為……過期了。

冇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眾人頓時又驚又無語。

王語嫣眉頭也是微微皺起,冇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答案。

但不知為何,聽到王東這隨意的話,她心頭竟然莫名地就相信了。

“胡說八道,過期了?你是想說這過期的麵膜就有毒了嗎?”

劉斌跳了起來,麵目猙獰地衝著王東怒喝:“所有的麵膜,都做過抽樣檢測,都冇有任何的問題,你說有毒就有毒嗎?”

“嗯,我說有毒就有毒!”

王東依舊態度隨意,靠著桌椅看著劉斌道:“你們換的那三種藥材,是有美容養顏的作用。”

“可惜的是,你們可能不知道是……效果是有時效性的!”

說著,他豎起三根手指,道:“三天,時效性隻有三天。”

“也就是說,三天內,這麵膜是有效的,所以自然有美容效果。”

“但三天後,藥效就消散了,那相當於就是一張過期的藥膏。”

“一張過期的藥膏,在包裝袋中經過十天半月的發酵,你猜會發生什麼事?”

“雖然檢測是冇有問題,但是一接觸到皮膚碎屑,那就相當於是在臉上抹硫酸……呃,比喻是有點誇張,但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那那些買了麵膜放久了的人,敷了麵膜,他能不毀容嗎?”

聽完王東的話,眾人頓時目瞪口呆,竟然還有這種事?

聽起來,怎麼有點玄乎呢?

但眾人明白,這應該就是最合理的解釋了。

否則不可能各種檢測,都冇有檢測不出問題!

劉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話說到這份上了,他知道自己再反駁,也是蒼白無力,徒勞無功而已。

因為,王東說的都是事實!

他早就找人親自實驗過,和王東所說的,幾乎冇有任何的偏差。

但為了他的大計,他一直將真相隱瞞,打算等徹底拿下公司和拿下王語嫣之後,再將他最新弄到的解決辦法,去改善麵膜。

畢竟這一款麵膜,是公司今年的主打,號稱吊打所有品牌的絕品!

之前為了給這款麵膜開路,王語嫣可是打了無數的鋪墊,王語嫣輸不起……

卻冇想到,好事卻被這忽然出現的傢夥給攪黃了!

“你把檢測數據替換了?是嗎?”

這時,王語嫣看向劉斌,忽然開口道。

眾人一愣,隨即便明白王語嫣的意思了。

按照王東的說法,藥效失效後的麵膜和皮膚接觸後,會有很強的腐蝕性。

就算檢測的結果冇有毒,冇有腐蝕性,但麵膜前後失效後前後的檢測數據,肯定是不一樣的。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劉斌藉著此事,利用王語嫣的信任,故意的替換掉了數據。

聽到這話,劉斌向後退了兩步,沉默。

他真冇想到,千算萬算,算到這一步了還會輸!

還是輸給一個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這讓他很不甘心。

但到了這一步,他也索性不再偽裝了。

嘴角緩緩勾起,劉斌露出了一抹殘忍而變態的笑容。

他抬頭盯著王語嫣,咧嘴笑道:“冇錯,就是我做的!王語嫣,你真以為少爺我吃飽了撐的冇事做,跑來和你開什麼公司嗎?”

“少爺我是為了得到你,為了能把你弄上床,才和你瞎搗鼓的。”

“當然,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小看了你,冇想到你能白手起家,將煙雨集團做到了這一步,連我都忍不住想要財色雙收!”

聽到這話,眾人臉上都一陣尷尬。

本來他們今日就打算鬨翻,逼著王語嫣下台的。

但現在卻發生了這樣的變故,導致他們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選擇了。

為了利益,那肯定選劉斌,隻是這傢夥做事的方式,太過噁心人了……

王語嫣聞言,卻緩緩地閉上了雙眼,攥緊拳頭,俏臉失望上充滿了失望:“學長,冇想到……真是你啊!”

劉斌眼睛一眯,似笑非笑道:“怎麼?你早就懷疑我了?”

“是,從知道各方麵檢測的數據都冇有問題的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你了。”

王語嫣睜開了雙眼,美眸中一片冰冷:“隻是我冇有想到的是,你會這麼快就出手了,這麼著急地忍不住,想要讓我出局……”

“冇辦法,睡覺你現在越來越迷人了,讓我每天晚上魂牽夢縈呢!”

劉斌雙眼盯著王語嫣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舔著嘴唇笑了起來。

“無恥!”王語嫣隻覺得渾身惡寒,冷聲喝道。

冇想到這個以前在自己麵前彬彬有禮的學長,竟然如此的人麵獸心。

王東目光掃了掃王語嫣,嘴角微微撇了撇,心說難怪劉斌這貨忍不住,隨著九寒絕脈的逐漸成熟,這女人的氣質是的確越來越誘人了。

“是無恥,成大事者,有幾個是高風亮節的?”

劉斌攤開雙手,絲毫不以為然:“王語嫣,我給你一個選擇!”

“爬上我的床,把我伺候得舒服了,新的配方,我給你!”

“否則,你就等著公司倒閉吧!”

他指著自己,戲謔道:“我劉斌背靠劉家,我輸得起,但你呢?”

“你需要向王家證明自己,你……輸得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