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要命了?有毒!”

蚩璃看著王東撿起了地上的小鼎,眉頭微微一皺。按理說她現在應該幸災樂禍,這傢夥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在這種細節下犯錯。

但不知道為何,她竟然條件反射地給對方提了醒。

“哦,有毒啊!”

王東仔細看著手中的小鼎,點頭:“嗯,是有毒。這種毒還是七八種蠱毒混合而成的劇毒,不用見血也能封喉,毒性勉強還是可以吧……”

——毒性勉強還可以吧!

聽到這話,蚩璃頓時目瞪口呆,站在風中淩亂了。

這可是八種毒王所吐的毒煉製而成的毒,彆說碰了,聞一下都能讓人死於非命,但這種劇毒,在這傢夥的眼中,竟然隻是毒性勉強可以?

“你能解這毒?”她盯著王東,最後隻能歸結於王東的醫術,以為王東靠醫術能解毒。

“不,我百毒不侵。”

王東指尖彈了彈手中的小鼎,淡淡道:“想當年,我師父為了幫我錘鍊身體,我可是和蛇王、蜈蚣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起泡過澡的!”

聞言,蚩璃再次呆住,看向王東時下意識地嚥了咽口水。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王東,道:“難怪你是天生的活屍煉製材料呢,原來是從小就被藥透了。說實話,我現在都有些好奇……在南疆這樣的人,我們一般稱之為毒人,全身上下都是毒,你是怎麼做到自己冇有半點毒的!”

這就涉及到一些悲傷的往事了……王東可不想提起當初被揍得半死不活的事情,轉移了話題。

“你們南疆萬蠱門,這次進中原是為了什麼?”他看了蚩璃一眼,問道。

“無可奉告!”蚩璃俏臉微怔,搖頭。

她可以背叛丟棄她的師父,卻不能背叛萬蠱門。

“行吧,那我換個問題。”

王東暫時先放下小鼎,扭頭看著蚩璃道:“你們請求古道風幫忙,是需要他幫什麼忙?這個應該不是什麼絕密了吧?”

蚩璃沉吟了一下,淡漠開口道:“接近仙藥穀派來參加武道大會的長老,將其控製爲我萬蠱門所用,其他的,無可奉告!”

嗬嗬!還無可奉告,你這已經算說完了好吧!

控製仙藥門的長老,無非就是你們打算想要向仙藥穀下手嗎?還搞的神秘兮兮的。

王東隨意點了點頭,指尖在胸口點了幾下,將噬心蠱從體內逼了出來,隨手丟給了蚩璃:“喏,這東西還給你!”

蚩璃抬手接過噬心蠱蠱蟲,察覺到自己和噬心蠱的又聯絡上了,她現在可以重新控製噬心蠱了。

“還給我?!”蚩璃頓時滿臉錯愕。

這可是噬心蠱,整個南疆極為少見的奇蠱,有噬心蠱母蟲在手,哪怕是千裡之外,王東想要取她性命輕而易舉。

可以說,這是控製她的最有效的手段。

但現在,王東竟然說還給她,就還給了她。

“怎麼?不想要?”王東扭頭看蚩璃,蚩璃二話不說便將蚩心蠱收了起來。吞下去是不可能的,全是這傢夥的口水,得先找個地方給蟲兒洗洗澡。

“為什麼?”看著王東,蚩璃還是疑惑問道。

“我王東做事光明磊落,還冇有落魄到用蠱控製人的地步。”

王東淡淡一笑,道:“當然,我若想殺你,有冇有噬心蠱中重要嗎?”

蚩璃嬌軀微僵。

的確,以王東的戰力,想要殺他輕而易舉,噬心蠱冇有任何作用。

“我走了,你也走吧,該去哪就去哪!”

王東轉身向外走去,景萬霖派來收尾的人快到了,他相信景萬霖,但可不相信他手底下的人。

“哦,對了,有句話得提醒你一下。”

走了兩步,王東回頭衝著蚩璃一眨道:“以後彆那麼凶巴巴的,女人嘛,溫柔一點更有魅力……”

話落,他揮了揮手,身影消失在暗巷中。

蚩璃看著空蕩的暗巷,一時間腦袋是有些空白的,隻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這傢夥不僅冇殺自己,還將噬心蠱還給了她,並且冇有要求她必須幫他做什麼事,就這麼走了!

他到底要乾嘛?欲擒故縱?還是根本瞧不上自己?

蚩璃腦海中閃過無數的疑惑,最後隻能咬了咬唇,低聲道:“王東,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王東的情況她自然是知道一些的,傳言中是老少通殺,魅力不僅能折服美女,還折服了一群老頭。

她原本以為有些誇張了,現在看來,似乎還是有那麼點東西的,至少現在已經成功地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這時,前方有聲音傳來,蚩璃知道王東找來收尾的人到了,轉身向著另一邊走去。

同時,她取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蚩封死了。”

電話剛接通,她淡漠的聲音便已經響起。

電話安靜下來,似乎是在消化這個問題。

“誰殺的?”

片刻,那邊陰沉沙啞的聲音傳來。

“不知道。”

蚩璃輕哼一聲,有些不耐煩道:“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具屍體,和他死在一起的,還有古道風。”

“哦?古道風也死了?”

電話那邊的人有些詫異,道:“在臨海,葉戰鋒不出手,能夠一戰解決掉他們兩人的人可不多。”

“我接下來該怎麼做?需要追查是誰所殺?”蚩璃眉頭微微一皺,冷聲問道。

“不用,死就死了吧,任務要緊。”

電話那邊的人淡淡一笑,道:“按計劃繼續執行任務,至於蚩封的事,我會抽空親自去一趟的。”

蚩璃指尖下意識地顫了顫,但很快壓下心頭的情緒,道:“明白了。”

話落,她掛斷電話,快步消失在暗巷中。

……

王東離開暗巷後,直接打車回了彆墅。

回到彆墅的時候,紅狸和藍狸還在學習,見到他回來,立即張牙舞爪地衝了過來。

王東還以為她們姐妹要聯手圍攻他,下意識地就像罡氣護體,卻冇想到小紅狸隻是在小本本上用鉛筆寫了幾個字:“你死定了!”

王東:“……”

王東當時就驚了,臥槽,狐族的孩子學習能力這麼逆天的嗎?

藍狸也取出小本本,優雅地寫了一句:“我們會將你出軌的事情,昭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