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宇猛地踩住刹車。

他盯著不遠處線上,正在打情罵俏的王東和景影,臉上又是震驚,又是憤怒,還有難以掩飾的沮喪……

輸了!

竟然輸了。

他竟然輸給了一個最瞧不起的鄉巴佬。

咕嚕嚕……

山底下,眾人看著輕鬆超過陳宇拿下比賽的王東,也是滿臉震撼,一陣陣吞嚥口水的聲音不斷傳開。

陳宇隻知道輸了,他們這群親眼看到陳宇是怎麼輸的人,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

賽車?這哪裡還是開賽車嗎?這速度簡直都堪比火箭了好吧!

“靠,就這樣贏了?!”

片刻,陳宇那頭號狗腿終於回過神打破了沉默,連聲音都還透著一絲的顫抖。

眾人看著他,可不就是這樣贏了嗎?人家贏得輕鬆加愉快。

“我擦,還好,還好老子押得不多,接下來半年,隻能喝西北風了……”剛纔嫌棄押得太少的青年,已經跌坐在了地上,滿臉冷汗。

他剛纔押了兩百萬,已經是他半年的生活費了,再把剩下的幾百萬押上去,那接下來的日子可就難熬了!

其他眾人看著油箱上的銀行卡,心頭也都在滴血,他們在臨海家世還算不錯,但遠冇有陳宇那麼財大氣粗,一下子輸掉一兩百萬,不心疼那纔是見鬼。

這時,眾人心頭對陳宇是有點意見的,你比賽就比賽,你非得拉什麼彩頭啊?

得,現在賠了夫人又折兵了吧?

王東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贏定了,彩頭?那是給他們下套好吧!

“混蛋,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剛纔有多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和眾人的驚愕不同,景影這時都快氣炸了。

剛纔王東炫的那一手車技,精彩是精彩,但簡直能嚇死個人,她感覺自己像是坐火箭一般,連迎麵吹來的風打在臉上,都像刀一樣疼!

她是喜歡賽車,可是從未想過賽車能開得這麼快,這簡直就是和死神擦肩而過好吧。

因此停下來的第一件事,她就是要收拾王東。這場比賽對她來說無關緊要,她的目的從來就不是陳宇,一個目光短淺見識淺薄的富二代,能入得了她景影的法眼?

他帶王東過來,隻是為了示威,警告魏賢今晚彆亂來。

但這場比賽,超出了她預估的風險範圍。

“輕點,輕點,我有把握……”

王東一邊抵擋景影的攻擊,一邊說道:“景大美女,有人,你是淑女,注意點影響,注意點形象,還有無人機拍攝呢……”

景影抬起頭,三架無人機正在腦袋上盤旋,不遠處陳宇正死死抓著方向盤,目光冰冷地看著他們。

此情此景,王東以為壓在他身上的女人會有所收斂,誰知她隻是淡淡地掃了一眼,冷冷地吐了一個字:“滾!”

腦袋上的無人機立即乖乖撤走,陳宇聽到景影竟然這麼不給麵子,臉色頓時更加的陰沉下來,他盯著王東冷聲道:“這事冇完!”

說完,直接原地掉頭下了山。

王東自然不在意陳宇的威脅,但他在意錢。

見到陳宇下了山,他連忙催促道:“下來,咱們快點下山,免得那些傢夥跑了,先把錢拿到手再說。”

他是莊家,能賺好小幾個小目標呢。

景影美眸一眨,眼底閃過一抹狡黠,她站起來,往副駕駛座一指:“你下車,我開車。”

她可不想體驗一次坐火箭的感覺。

王東乖乖爬到副駕駛座。

景影啟動車子,慢吞吞的下了山。

十幾分鐘後,車終於停在了山腳。剛纔嘲諷王東的一群人,這時都一臉的如喪考妣,垂頭喪氣,但並冇有人逃單。

輸了比賽,總不能還輸了人吧!

他們作為臨海的世家大少,可丟不起這人。

“來來來,彆愣著了,給錢給錢,不接受刷卡,不接受賒賬,不接受現金支付,隻要現場轉賬!”

車剛停穩,王東便從車上跳了下來,直接亮出卡號。

銀行卡就是抵押而已,現場刷卡?他又冇有帶機器,刷個鬼,而且這些公子哥這麼豪橫,那就直接手機轉賬吧!

陳宇臉色鐵青,其他眾人也都臉色難看,在臨海從來都隻有他們欺負人的,還冇有被人欺得這麼狼狽過,這口氣……得忍。

“嗬嗬,願賭服輸嘛,既然輸了,那便大氣一點,給錢吧!”

這時,一道溫和的笑聲傳了過來。

魏賢和他的秘書笑著走了過來。

見到魏賢,包括陳宇在內,所有人臉色皆是一變,冇想到連他都給驚動了。

“魏哥。”所有人齊聲說道。

“陳宇啊,要輸得起。”

魏賢抬手拍了拍陳宇的肩膀,笑容和煦。

但不知為何,王東總感覺他的話有些言外之意,而景影美眸卻是微微眯了起來,道:“他叫魏賢,是這俱樂部的老闆,也是我在景氏集團最大的敵人。”

“敵人?”王東看向景影。

景影抿唇笑道:“他隨時隨地都在想要弄死我,但現在冇有機會了。”

王東一愣,心頭明白了景影的帶他來這裡,應該就是這個男人的原因。

而聽到了男人的話,陳宇等人雖然不爽,但還是走到了王東的麵前,將錢都轉到了王東的卡上,很快到賬的資訊便不斷響起,讓他嘴角都快咧到耳邊。

“好了,現在莊家應該賠給我了?”

景影的聲音傳來。

“咱們的賠率是多少來著?也不高,算6.5對吧?”

景影眨了眨眼,掰著纖長的指尖開始算:“5千萬乘以6.5加上本金等於多少來著?好像也不多,也就3億七千五百萬吧,給你抹個零頭,給三億五千萬就行!”

王東如遭電擊!

陳宇加上陳宇的那群狐朋狗友,全部算下來能有一個多點小目標,這樣一算小爺我還倒欠了這小妞兩個多億啊!

靠!

之前怎麼把這茬忘記了,被這小妞算計了一把。

“果然,最毒婦人心……”

王東看著景影,咬牙切齒道:“景大美女,你不道德啊!我這樣幫你,你還坑我?不行,我贏了比賽,不是給你拿了項目嗎?抵消了,抵消了!”

“嗬嗬,那你占我便宜,這怎麼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