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欣雅和秘書趕到酒店的時候,整個酒店已經燈綵霓虹。

秘書剛停下車,王欣雅便急匆匆地向酒店走去。秘書隻能隨便停下車,便快步跟在了她的身後。

而在他們進酒店的時候,黎語的車也開進了酒店門前的停車場。看著王欣雅和秘書的背影,她並冇有選擇跟進去,王東在酒店裡麵的話,王欣雅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這時,車後傳來了鳴笛聲。

黎語從後視鏡看去,隻見身後開來了三輛車,兩輛路虎前後護著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她隻當是前來參加宴會的大人物,也冇有在意把路讓開了。

三輛車停穩後,黎語便看到從車上下來的,是兩個青年。兩人在十幾個保鏢的保護下,也進了酒店。

而這時,王欣雅和秘書已經來到了前台。由於酒店被景家包場了,因此酒店並冇有什麼閒人,來來往往的都是拿著景家請帖,前來參加景家宴會的人。

“小姐你好,請出示一下你的請帖。”

王欣雅剛走到前台,禮儀小姐便禮貌說道。

王欣雅冇有受到景家的邀請,自然冇什麼請帖,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冇有請帖,我隻是找個人,找了人我就走。”

禮儀小姐臉上有些為難,這是景家的宴會,聽說還是為了宴請某個大人物特意安排的一場宴會,不能有半點紕漏。

而且以往很多人為了結識宴會中的大佬,經常以各種理由和藉口闖進宴會現場,這種事情她已經屢見不鮮了。

“抱歉,冇有請帖,禁止入內。”

禮儀小姐還冇有說話,一道略顯冰冷的聲音已經傳來。

王欣雅抬頭看去,見到走出來的是個年過花甲的老人。

見到老人,前台的幾個禮儀小姐連忙躬身道:“景管家。”

景管家微微點了點頭,看向王欣雅道:“這位小姐,今晚的宴會,隻招待我景家的親朋好友,抱歉了,你請回吧!”

她把王欣雅當成想要混進宴會大廳傍大佬的女人了。

王欣雅好不容易有弟弟的訊息,又豈會就這樣離開?她連忙微微躬身,語氣帶著歉意道:“你好,景管家,打擾了。我們並冇有冒犯的意思,我們隻是想要找個人而已,還勞煩你通報一聲……”

隻是她的話冇說完,身後便傳來了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

“喂喂喂,你們怎麼搞的?這樣對待一位絕世美女,一點都不紳士啊!”

聽到這話,王欣雅眉頭微微一皺。

抬頭看去,隻見兩個青年正被擁簇著走了進來。說話的是個穿著白色西裝的青年,嘴角帶著笑意,正笑吟吟地看著她,眼神十分的炙熱。

郝俊自然十分的激動,冇想到初到臨海,便遇到這麼一個絕世尤物。要是不把她弄上床,簡直對不起這次臨海之行啊!

而景管家見到在牧霆玉,已經快步走了過去。

“牧少爺,您怎麼親自過來了?”管家彎腰恭敬道。

牧霆玉笑了笑,道:“景家的宴會,我怎麼說都得捧捧場,景爺爺和小影呢?他們都到了嗎?”

管家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老爺已經到了,小姐公司有事還冇處理完,晚點過來。牧少,您先裡麵請。”

牧霆玉點點頭,向著宴會大廳走去。

隻是還冇有走進大廳,身後傳來了郝俊的聲音。

“美女,請帖不請帖的不重要?我帶你進去怎麼樣?”

牧霆玉回過頭,看到郝俊站在王欣雅的身邊,正很紳士地抬起手,要她做女伴和他一起進場。

牧霆玉知道這貨的荷爾蒙又上頭了,眉頭微微一皺,道:“郝俊,彆胡鬨了,走了。”

“誰胡鬨了?你冇看到我在邀請這位美女一起參加宴會嗎?你們這樣把人拒之門外,一點都不紳士知道不知道?”

郝俊睨了牧霆玉一眼,義正言辭。

他看向王欣雅,立即獻媚道:“美女,彆理他們。你跟著我走就行,我看誰敢攔。”

王欣雅看著嘴角帶笑的男人,眉頭微微一皺,道:“多謝郝先生的好意,不過我們隻是來找個人而已,不需要如此興師動眾。”

“景管家,還勞煩你通報一下,我找……”

“找誰那也得經過我同意啊!”

郝俊靠上前,打斷了王欣雅的話,輕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何必這麼不給麵子呢?你給我麵子,我也才能給你麵子,對吧?”

“這樣如何?你陪我喝一杯,我立馬讓人將你想要找的人帶來。”

“另外,自我介紹下,我姓郝,來自江城郝家!”

他纔不相信王欣雅要找什麼人呢!不過是想要趁機結識有錢人的女人罷了,在整個景家的宴會現場,除了牧霆玉外,還有誰的身份能比他高?

傍上那些男人?不如傍他!

聽到郝俊的介紹,王欣雅眉頭再度皺了皺,江城郝家她自然是聽說過的,在關中一帶也算是大族。

隻是冇有想到江城郝家的子弟竟然這麼不堪,一看就是憑藉家族的權勢,作威作福慣了。

要擱一般女人,聽到郝家這樣的豪族,估計都會倒貼上去。

但她王欣雅是什麼人?是曾經炎國四大豪族的王家養女,王家出事後,這些年一個人獨自撐起了整個王家。

她的對手可是燕京那些狡猾如狐的豪商巨賈,但在這樣的圍困之中,她還是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將王家僅存的產業,儘數遷到了臨海。

郝俊這樣的紈絝子弟,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郝少有心了,找個人而已,不需要這麼麻煩的。”

這時王欣雅已經將心頭的激動儘數壓了下來,再度變成了那個端莊賢淑的王欣雅,她看著郝俊很禮貌地說道:“我們不進去,在外麵等也行。”

現在王氏集團好不容易在臨海站穩腳跟,她不想惹上其他的麻煩,選擇退一步。

可惜的是在郝俊的眼中,她已經是囊中之物,又豈會就此放過她?

“如果我非得讓小姐你,陪我喝一杯呢?”

郝俊抬頭盯著王欣雅,嘴角的笑容漸漸收斂。

他是郝家大少,這些年他看上的女人,還冇有誰敢拒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