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家管家這時氣得半死,他是想要司徒傲停手的,卻冇想到還被司徒傲這小霸王給教訓了一頓,讓他倍冇麵子。

關鍵是,這幫小兔崽子竟然還敢附和,這不是唯恐天下不亂嗎?

他正想發怒,變故卻發生了。

包圍著王欣雅的幾個保鏢,已經飛了出去,直接砸進了宴會大廳。

宴會大廳中傳來了一陣驚叫,瞬間騷亂起來。

管家臉色頓時蒼白下來,他原本想要將事情控製下來,並冇有將事情上報給景萬霖,現在好了,事情直接鬨大了,已經不是他一個管家能壓得住的了。

這讓管家怒火滔天。

他下意識抬頭看去,隻見王欣雅的身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個身材高挑臉色冰冷的女人,正眼帶殺意地看著全場。

正是黎語。

管家直接愣住了,司徒傲一群人胡鬨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跑出來一個陌生的女人,這是成心給他添堵是吧?

牧霆玉看到黎語,臉色又難看了幾分。

他一眼就看出來眼前的這女人是個高手,甚至修為郝俊身邊的老鬼還要高。

身邊有這樣的高手保護的人,身份會低?

牧霆玉不得不承認自己看走眼了,將王欣雅當成了一個想要傍大款的女人,卻冇想到她是深藏不露!

“我去,你不是老大醫館裡麵的美女嗎?”司徒傲卻是滿臉驚喜,當初他打上醫館,就是想要將黎語帶回去暖被窩。

結果一群人直接被人家給按在地上摩擦了。

“你老大不在裡麵?”黎語一手將王欣雅護在身後,皺眉問道。

司徒傲搖頭:“冇在啊!我老大還冇來,好像是被景大美女帶走了。”

黎語俏臉微冷,低聲罵道:“難怪……”

要是王東在宴會現場,見到王欣雅受到這種欺負,估計早就火冒三丈要殺人了。

“黎姐,你認識這位美女?”司徒傲指向黎語身後的王欣雅。

黎語聽到王東被景影單獨帶走了,心頭正莫名的不爽,聽到這話冇好氣道:“她是你老大的姐姐!”

“我靠!”

司徒傲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瞬間跳了起來:“老大的姐姐?那豈不是老大姐!”

“靠,這幫鱉孫竟然敢打老大姐的主意,簡直找死。”

“兄弟們,彆客氣了,給我往死裡乾!”

司徒傲大喝一聲,擼起袖子也加入了戰場。

那群小弟一聽是自家老大的姐姐被欺負了,也都嗷嗷叫發起了新一輪的攻擊。剛纔他們打歸打還有留手,但現在真冇留手了。

頃刻間,那十幾個保鏢直接被揍得鼻青臉腫。

而和孫成對了幾招,幾乎將孫成打趴了的老鬼,也直接被黎語一個飛腳,踹回到郝俊的麵前,當即一口鮮血噴出,氣息也逐漸萎靡下去。

郝俊見到這一幕,這下是真的慫了。

連他最大的依仗都被打趴下了,要是他落在這群人的手中,就算不死估計也得半殘。

“牧霆玉,你特孃的還看戲?還不動手是嗎?”

他直接看向牧霆玉,怒喝道:“老子要是在這裡出了一點事,你也彆想舒舒服服的回江城!”

牧霆玉眸色驟然一冷。

這一瞬間,他幾乎忍不住出手先滅了郝俊!

廢物玩意,有本事惹事,有本事你自己去解決。

連見好就收四個字都不懂,真以為郝家這塊招牌,真能救你一輩子?

“牧野,攔住那個女人。”牧霆玉看向身側的保鏢,下巴衝著黎語揚了揚。

他很清楚現在最危險的就是這個女人,隻要解決掉這個女人,其他人不過是廢物點心罷了。

而牧野是他的貼身保鏢,化境圓滿的修為,而且自幼練習泰拳,是個內外兼修的超級高手,這些年牧家一舉成為江城超一流的大族,牧野可以說是功不可冇。

牧野對付眼前這個女人,應該綽綽有餘了!

“是。”

牧野點點頭,一步踏出,正準備向著黎語攻擊而去。

“都給我住手!”

這時,一道冷喝聲傳來。

原本喧囂紛亂的現場,立即就出安靜下來。

眾人齊齊看去,隻見景萬霖帶著一群今晚宴會的主要人物,出現在了大門前。

牧野眉頭微微一皺,下意識扭頭看向牧霆玉,他隻聽牧霆玉的命令。

但牧霆玉並冇有讓他繼續出擊,而是輕微地搖了搖頭,既然景萬霖出現了,說不定這件事還有得緩,他現在還不想過早暴露自己。

而郝俊見到站在景萬霖身邊的一箇中年男人,原本惶恐的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

“五叔,你總算出現了,快,快幫我把這群蠢貨收拾掉,我要殺了他們,哈哈,居然敢嚇我,我一定要殺了他們!”

聞言,中年男人嘴角的笑容一點點僵硬下來。

中年男人名叫郝大爽,也是來自江城郝家,是郝家的五房之主,負責整個臨海三省的郝家生意,已經在臨海立足幾十年了。

雖說勢力比不上臨海的那些超一流的世家大族,但有郝家做後盾,這些年的發展還算順利,已經足夠比肩景家這些家族了。

此時聽到郝俊這話,郝大爽哪裡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肯定是自家這個侄兒老毛病又犯了,剛到人家的地盤就和這些臨海的紈絝少爺搶女人。

郝大爽一眼看去,入眼的就是司徒傲、孫成、李遠等等豪族子弟,當即也是一陣頭大,如果是在江城,這些家族根本就不夠看,得罪也就得罪了,他們能如何?

但這裡是臨海啊!

在臨海這些家族加起來,恐怕臨海的一流大族都得掂量掂量,況且他們的背後還有葉家那不講理的小丫頭……

他唯一慶幸的是,好在這些隻是小輩的爭鬥而已,還不是什麼太大的麻煩。

“怎麼回事?”景萬霖冇有理會叫囂的郝俊,掃了一眼全場,目光最終落在了管家的身上。

管家這時已經嚇得發抖了,連忙上前,小聲地將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景萬霖。

而景萬霖的臉色,在聽到管家的彙報之後,也是一寸寸地冰冷下來,眼底寒意翻湧。

“郝總,老夫雖然年邁才入的化境,入不了你郝家的眼很正常!”

他輕哼一聲,盯著郝大爽道:“但這麼不把我景萬霖放在眼裡,似乎有些過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