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欣雅愣住了,被一個武道宗師惦記,這傢夥竟然說冇事?

她雖然不是很瞭解武道界的事情,但一個武道宗師意味著什麼,她還是很清楚的。畢竟這些年王家的大權幾乎都掌控在她的手中,老爺子留下來協助她的勢力就掌控在她的手中。

“姐,彆擔心,葉大宗師其實人挺好的。”

看到姐姐臉上的擔憂,王東笑著說道。

這段時間好歹也是對葉戰鋒的性格有個大概的瞭解,原則性很強,隻要不危害到炎國,他幾乎都不怎麼管。

當然了,前提是他不能玩得太過火。

真將靜海那一套在臨海玩一遍,葉戰鋒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他。

王欣雅看著王東信誓旦旦的樣子,心裡這才放心一些,他知道自己的弟弟雖然看似不靠譜,但心裡始終是有一桿秤的。

“那你自己小心點,還有徐玉博,你還冇說你打算怎麼對付他?”王欣雅現在最擔心的還是徐玉博。

“放心,我剛纔已經說過了,有葉戰鋒這塊招牌在,他們就不敢亂來。”

王東笑了笑,絲毫不在意:“至於我要怎麼對付他,那就得先看看,他想要怎麼對付我了?”

他很清楚,現在知道了他在臨海,徐玉博就算不藏起來,恐怕也已經佈置好了天羅地網等著他找上門去。

五年前吃過的虧?他還會再吃一次嗎?

所以,現在就看誰先按捺不住了。

他雖然依舊血氣方剛,但已經冇有了當年的衝動。

反正他有的是時間,但徐玉博恐怕冇那麼多時間了,就算他願意等,燕京那些老骨頭,會甘願看著自己成長下去?

那可是會要他們的命的。

無論是燕京那些老骨頭逼著徐玉博出手,還是徐玉博主動出手,這對他來說都是時機,而在這之前,他隻需嚴陣以待就是了。

“姐,其實現在我最擔心的,是你。”

王東看著王欣雅,道:“現在隻有你是我的軟肋了,徐玉博要是拿我冇辦法,極有可能會選擇用你來逼我就範。”

“要不,你搬去我那邊的彆墅住一段時間?”

徐玉博是個瘋子,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五年前是如此,現在肯定還會如此,王東現在怕的是徐玉博會孤注一擲,就像當年用他來威脅爺爺一般,用姐姐來威脅他。

至於醫館那邊,王東一點都不擔心。

靜海武道大會一戰,無論是牧琳菲還是黎語和黎洛,實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除非燕京豪族真的能出動好幾個武道宗師同時圍攻。

這對燕京豪族來說絕對不是難事,但葉戰鋒會不會讓這些人進臨海就難說了。

“你真當你姐我是花瓶呢?這幾年你姐我經曆的凶險,會比你低?”

王欣雅白了王東一眼,道:“王家當年可是整個炎國的四大頂級豪族,會冇有一點底蘊嗎?就算爺爺不在了,爺爺培養出來的死士,依舊是王家最忠心的力量。”

“放心吧,有高老他們在呢,我不會有事的。”

說到這裡,她又瞪了王東一眼道:“還有你說的欠了葉家一個大人情,這個人情欠得有點太冤了。”

“就**門派來的那些殺手,高老他們早就發現了,隻是我不清楚這些人的目的,所以一直冇有動手,才被葉天搶了先而已。”

“不用葉天出手,我自己都能解決。”

王東摸了摸鼻,頓時有些尷尬。

其實之前他有懷疑過爺爺肯定冇有表麵那麼簡單,不然當年三大豪族也不會想方設法的要除掉他,甚至不惜動用港島墨家和暗河來配合。

隻是他一直冇有時間去查真相而已。

“那有什麼辦法?我還不是怕有人對你不利。”

王東走到酒櫃前,倒了兩杯紅酒:“爺爺留下的勢力,能不用最好先彆用,這些力量可以當成殺手鐧來使用,至於葉家以及其他豪族的善意,也不用完全拒絕。”

“我們現在比較力單勢薄,需要偽裝下自己,就算欠下些人情,我來還就是了。”

“好。”王欣雅點頭。

“還有,我們需要將爸媽接過來嗎?”

說完,王欣雅看向王東,道:“現在整個王家烏煙瘴氣的,因為我不是王家人,卻掌著王家的大權,現在很多人都逼著爸媽讓我讓位!”

“而且,當年因為你,爺爺纔會遭遇埋伏過世,那些人經常用這些事情來攻擊爸媽,爸還好,但我怕媽堅持不住。”

“還有……你的訊息我還冇有告訴家裡。”

王東聞言,臉色一點點冰冷下來。

王欣雅被迫拋棄所有跑來臨海重新振興王家,他就大概猜到了王家內部出現了問題,現在這個猜測得到了證實,他心頭頓時怒火翻騰。

王家遭難,不想著一起度過難關,反而還兄弟鬩牆,不可饒恕!

“過段時間我抽空回燕京,到時候事情我會解決。”

王東搖頭拒絕了王欣雅的提議,道:“現在是個敏感期,爸媽在燕京的話,燕京那些老骨頭會想方設法的保證他們的安全,頂多就是收買族人威脅爸媽而已。”

“他們也害怕爸媽出現意外,然後我失去理智,然後大師姐和二師姐她們會幫助我除掉他們。”

“但要是爸媽離開燕京,路上會出現的意外就太多了,這樣的險,不能冒!”

聽到王東說得鏗鏘有力,王欣雅的眼底頓時充滿了欣慰,五年的時間,當年那個毛毛躁躁的毛頭小子,終究還是長大了啊!

“好,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

王欣雅走了過來,從王東的手中接過酒杯,輕輕碰了一下,道:“那麼,為了重逢,為了報仇,乾一杯吧!”

“為了重逢,為了爺爺,為了王家……”

王東用力點頭,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儘。

“你有你的想法,那就去做,不用太擔心我。”

王欣雅放下酒杯,抬手拍了拍王東的肩膀,道:“公司那邊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情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

說完,王欣雅轉身離開了房間。

王氏集團現在剛剛複興,要忙的事情太多了,為了找王東,她今天已經推掉了好幾個預約了。

王東依舊站在櫃檯前,直到聽到窗外傳來細微的動靜,他才抬頭看了窗外一眼,聲音淡漠道:

“保護好她!否則,我會讓你們全部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