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幻大酒店,監控室中。

宴會大廳中的資訊,已經全部反饋到螢幕上。

酒店經理看著螢幕上的監控視頻,一邊將資訊向上報。

“福伯,事情就是這樣,紅姐已經去處理了,但她讓我將情況彙報給你。”

視頻那邊是趙家的管家趙福,他是趙家鷹犬裡唯一一個能直達天聽的人,事情他知道了,那趙家家主趙山河也就知道了。

經理的聲音十分恭敬。

“既然確定是個無名小卒,那就趕出去吧……”

趙福有些不耐,話冇說完,目光不經意間掃過螢幕,頓時愣住:“等等,你把螢幕拉近一點……”

經理一臉的莫名其妙,將電腦推近螢幕。

看到王東清晰出現在螢幕上的臉,趙福瞬間蹦了起來,聲音顫抖道:“他他他……怎麼可能是他!你們彆亂動,我先給家主彙報!”

趙福慌忙出了辦公室,連椅子都掀翻了。

經理看著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

看了一眼監控視頻,他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剛纔趙管家說的他究竟是誰啊?應該是張弛張大少爺吧?

可是,哪怕是張弛,也不可能讓福伯這麼驚慌失措啊。

難道是這穿著廉價衣服的少年嗎?

看著王東,經理搖了搖頭,不可能,肯定是自己想岔了!

這時,宴會大廳。

“喂,回神了,不就是一束花麼?發什麼呆。”

王東打了一個響指,將林詩倩拉回神。

林詩倩看了一眼手中的花,狠狠地瞪了王東一眼:“你能不能要點臉?要送我你也得自己去買啊!”

“什麼借花獻佛,這破花我看得膈應。”

話落,花直接丟在腳下,被她踩成碎片。

林長坤見到這一幕,一張老臉漲得通紅,鼻子差點就氣歪了!

完了。

這下不僅冇巴結上張弛,還把張弛得罪死了。

張弛看著地下的那束花,隻覺得林詩倩踩的不是花,而是他的臉。

“林小姐,我給過你機會了!”

他嘴角溫和的笑容無法再保持了,臉色多了幾分陰鬱:“既然你不珍惜,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你什麼時候客氣過?”

林詩倩將腳下的花踢到張弛的麵前,抬頭看他。

俏臉上,爬上一抹慍怒。

“姓張的,你彆以為本小姐不知道你想乾嘛!”

“你死皮賴臉地想要和我訂婚,不就是看上我寶和堂的典藏嗎?”

“本小姐就是一把火燒了,也不給你!”

張弛臉色驟然變冷。

他冇想到這個大大咧咧的女人,竟然看穿了這一切。

不錯,他的目的,正是寶和堂的典藏。

西南張家隻傳承了幾十年,但寶和堂不一樣,寶和堂傳承了三百多年了,祖上還曾是禦醫,各種手劄和筆記,都是無上瑰寶。

寶和堂不懂得利用,但這些手劄和筆記落到張家手中,作用可就大了。

可保張家百年不衰。

“嗬,看來我是低估林大小姐了。”

張弛點點頭,輕聲一笑:“可是知道了,你又能如何?”

“你不必這麼小聲說,你大可可以當眾說出來。”

“你說,在場的人,是信你?還是信我?”

林詩倩直接把王東拉了過來,指著張弛道:“作為男朋友,看到女朋友被欺負了,絕對不能無動於衷,揍他!”

王東乾咳一聲:“會不會太直接了一點?”

張弛搖頭一笑:“小子,你真要和我作對?”

“試試吧!畢竟女朋友的事情,總不能不管吧?”

張弛輕輕鼓掌:“好啊!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他說完,幾個保鏢已經圍了過來。

張弛向後退了兩步:“下輩子將眼睛放亮一點,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是不能得罪的,而我,就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王東盯著張弛看了一會兒,搖頭:“不,你可能搞錯了!”

“我!纔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眾人見到這一幕,紛紛向後退去,將位置讓了出來。

柳雲、孫威等人,更是激動得滿臉通紅,這個土鱉,這次終於死定了。

“誰敢在我趙氏商會鬨事?”

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聲音來自後方。

人群立即讓開一條小道,一個穿著大紅旗袍,手中轉著一把紅色摺扇的女人,扭著腰肢走了過來。

女人很漂亮,腰扭動的弧度有些大,很容易吸引男人的眼球,很多男人都不由看癡了!

“那是紅姐!紅姐不是主管拍賣會嗎?這拍賣會還冇開始,她竟然親自出動了?”

有人認識這女人,不由驚撥出聲。

“紅姐是拍賣會的主管,連她都親自出動了,事情恐怕冇那麼容易善了了!這小子這次恐怕要栽了。”顧瑤眉頭微皺。

王東能為林詩倩做到這一步,她心頭是有些欣賞的,但也僅僅隻是欣賞而已,在張家和趙家的聯合絞殺下,他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見到紅姐,林詩倩也下意識地攥住了王東的手,她也冇有想到,會將這個女人給驚動了!

紅姐,趙櫻紅,趙家商會的負責人。

位高權重。

這時,紅姐已經走到麵前。

張弛嘴角再度泛起笑容,微笑道:“原來是紅姐。許久不見,紅姐還真是越來越迷人了。”

“嗬,張少的嘴,還是這麼的甜呢!”

紅姐抿唇一笑,抬頭看向王東。

一雙美眸上下打量了一下,見他普普通通,並冇有什麼特彆。

她便轉了轉手中的摺扇,衝著王東拱了拱手,笑容嫵媚道:“小兄弟,今日給我趙氏商會一個麵子,此事就此作罷如何?”

林詩倩下意識地捏了捏王東的手臂。

王東立即搖了搖頭:“不行,他剛纔威脅我女朋友了,得道歉!”

林詩倩猛地抬頭看向王東,大哥,你是故意的嗎?

我掐你是告訴你,事情鬨得夠大了,不能再鬨了!

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事情鬨得還不夠大是吧?

眾人也都愣住了,這傢夥也太狂了吧?不給張弛麵子就算了,竟然連紅姐的麵子都不給?

你在人家的地盤上,連人家的麵子都不給?!

除非你真的能強大到無視一切,否則,你就是在玩火,會死無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