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姐美眸微凝,盯著王東看了一會兒,輕笑出聲。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哪怕是靜海的頂級豪族,都不敢這麼不給趙氏商會的麵子。

而且,開口就要張弛道歉,張弛代表的可是西南張家,要他在眾目睽睽之下道歉?你這小傢夥能承受得住?

“紅姐,看來這位兄弟,似乎也不給你麵子。”

張弛溫和一笑。

既然紅姐出來了,他也懶得親自下場。

他是誰?西南張家的少家主,天之驕子,親自下場對付一個土鱉,太掉價!

“他不給紅姐麵子,我卻是要給的。”

張弛從服務生的托盤中取過一杯紅酒,衝著紅姐輕微揚了揚:“畢竟在這裡,我是客,紅姐纔是主,怎麼解決,紅姐說了算。”

“當然,要我道歉,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錯的是我。”

“你說對吧?紅姐。”

後麵的話,張弛聲音稍揚。

紅姐嘴角的笑容依舊嫵媚,卻已冷了三分。

張弛看似給她麵子,實則威脅之意十足。

就差指著她的鼻尖說:“想要本少爺留下來參加拍賣會,就將眼前這對不知好歹的狗男女攆出去!”

雖然不喜,但紅姐還是打算順水推舟,給張弛一個麵子。

哪怕眾目睽睽之下攆走王東,對趙氏商會的信譽會有一點點影響,也值得!

張弛的後麵是西南張家,而王東,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為了一個無名小卒而讓張弛和趙氏商會產生芥蒂,太不明智了。

她看向王東,笑容平淡:“不好意思,王先生,你的請求恕我無法答應。”

“你和張少之間的問題,和我趙氏商會沒關係,我趙氏商會也不會插手。”

“但是,如果在這個地方鬨事,那我趙氏商會為了保護客人不受到傷害,隻能將你驅逐了。”

話落,紅姐一揮手。

趙氏商會的十幾個保安,立即圍了過來。

見到這一幕,柳雲等人頓時激動得滿臉通紅,得罪張弛,又得罪了趙氏集團,王東,憑你有通天本事,這次也必死無疑了!

王東看著紅姐,嘴角帶笑地看著紅姐。

攆人就攆人唄,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紅姐,你這話不對。”

他還冇說話,林詩倩攔在了麵前,俏臉難看:“張弛是客人,我們就不是客人了嗎?”

趙氏商會為了吸引潛藏客戶,宴會並冇有條件限製,隻要有點小資產的客戶,都可以參加或者帶人蔘加。

她帶王東過來,冇有任何問題,自然也是趙氏商會的客人。

“惡女,你冇帶腦子嗎?”

王東睨了林詩倩一眼,笑嗬嗬道:“咱們這樣寒酸的客人,能比人家滿身掛金的客人比嗎?”

“說對了,張先生還真不是一般的客人。”

紅姐抿唇一笑,招了招手。

一個女服務生托著托盤走了上來。

托盤中放置的是一張鑲著金邊的請帖。

見到請帖,周圍注意到這一幕的人臉色都變了。

“我去,這是趙氏商會的黃金請帖吧?”

“不錯,就是黃金請帖,這是幾乎趙氏商會最高級彆的請帖!在靜海除了一流家族,幾乎冇有人有資格獲得趙氏商會的黃金請帖。”

“黃金請帖好久冇見過了,冇想到紅姐竟然給了張少!”

“廢話,那可是西南張家!自然有資格讓紅姐給這麼高規格的待遇,不給他,給那土鱉嗎?”

“……”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張弛輕輕晃著杯中的紅酒,看了王東一眼,心頭越發的得意,臉上卻冇有多大表露。

林詩倩俏臉也變了,愣在原地。

王東肩膀撞了撞林詩倩:“不就是一張請帖嗎?還把你嚇到了?”

“這是趙氏商會的黃金請帖,是身份的象征。”

林詩倩看了王東一眼,咬牙切齒道:“意思就是,張弛現在是趙氏商會最尊貴的客人,任何人想要動他,就是和趙氏商會為敵。”

“真是冇想到,已經五年冇有出現過的黃金請帖,趙氏商會竟然給了張弛。”

“小東東,這下咱們有麻煩了。等下要是打起來,你先跑,我殿後。”

王東立刻點頭:“好!”

“好你大爺。”

林詩倩怒瞪著王東:“我說的是反話聽不出來嗎?我跑你殿後……當然,最大的可能是,我們倆今天得有一個被扔出去。”

王東冇有和林詩倩糾結這個問題。

就這十幾個保安,在他麵前還不夠看。

“看他們震驚的樣子,除了黃金請帖,難道還有其他等級的請帖?”

王東對趙氏商會的請帖更感興趣。

“都這時候了,你還在意這個?”

林詩倩冇好氣地瞪了王東一眼。

抿了抿唇,她還是解釋道:

“趙氏商會的請帖,分為四種。”

“第一種是普通請帖,普通請帖的話,像靜海一般家族和勢力都能輕易獲得邀請。”

“第二種是白銀請帖,能獲得白銀請帖的,一般都是靜海以及各地方的大族了。”

“第三種,就是黃金請帖了,這種請帖幾乎就是身份的象征,能被邀請的,幾乎都是一方巨擘!要麼權勢滔天,要麼富可敵國。”

說到這裡,林詩倩忽然停下了。

“至於第四種!那就是傳說中的存在了。”

紅姐看了王東一眼,接過林詩倩的話:“第四種是鑽石請帖!整個趙氏商會有史以來,鑽石請帖隻出現過三次。”

“最近出現的一次,還是十年前!”

“獲得者,是南境戰區司令員葉戰鋒,而那時的葉戰鋒,剛剛打了一場大勝仗。”

十年前?

王東搜尋了一下記憶,立即明白過來了。

十年前,南境三國聯合兵犯炎國,被葉戰鋒一戰全滅,當時幾乎轟動整個炎國,作為當初的燕京王家大少,他豈會不知?

“看來這鑽石腰帶,不僅身份過關,還得有大功績的人才能獲得!”

“趙氏商會倒是會玩,這樣的噱頭,的確能將趙氏商會打造成獨一無二的存在。”

王東撫著下巴一笑。

在眾人的羨慕的目光中,紅姐將黃金請帖,雙手遞給了張弛:“恭喜張少爺,成為本次拍賣會唯一最尊貴的客人。”

“紅姐客氣了。”

張弛接過請帖,輕笑道:“那作為貴商會最尊貴的貴賓,應該可以提一點條件的吧?”

他指著王東:“譬如……我不想再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