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弛嘴角泛起傲慢的笑容,眼神高高在上地看著王東,宛若在看卑微的螻蟻一般。

“媽的,這次我看你還不死!”

聽到張弛的話,柳雲激動的渾身顫抖,如果不是時機不對,他現在恨不得能高歌一曲,給王東超度!

孫威也是臉色猙獰:“狂啊!你特媽再狂啊!還想看老子唱征服,我看你特媽還是先跪下來,給張弛唱征服吧!”

秦耀同樣冷笑看著這一幕,唯獨龍哥眉頭微皺,他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當日王東可是一指嚇趴江牧,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屈服?

“兩位,你們是自己走?還是我讓人動手!”

紅姐笑著看向王東。

她明白張弛那句“不想再看到他是什麼意思”,那就是不想地球上還有王東這個人!

她也不介意幫張弛解決這樣一個小麻煩。

“王東,等下打起來你先跑,彆管我。”

“張弛還想要寶和堂,我留下來不會出事,你逃出去之後再想辦法救我……”

林詩倩擼著袖子。

王東是因為她才陷入絕境的,她不能讓王東出事。

“我是那種丟下女朋友逃跑的人嗎?”

王東睨了林詩倩一眼:“既然他們不識好歹,那就打一場吧!剛好昨晚冇打過癮!”

聞言,林詩倩頓時急得跺腳!

這和昨晚一樣嗎?趙氏商會可是有高手坐鎮的!

看到王東和林詩倩都一副大乾一場的樣子,紅姐嘴角的笑容便冷了下來:“看來,兩位是要我讓人動手啊!”

她正想下令,讓人拿下王東和林詩倩。

這時。

電梯門打開,一陣腳步聲傳來。

眾人看去,頓時大驚。

“我去,大佬們來了!”

“那是林耀宗、陳家章、陸道……那美女是……我去,是沈新月!”

“輝煌集團的沈新月?她不是從不出席這種活動的嗎?”

“……”

大廳頓時一片嘩然。

柳雲、孫威等人暗恨,就差一點,就差一點這蠢貨就死了!

紅姐嘴角也露出了笑容,趕緊揮手讓保安先退開。

哪怕是張弛,這時臉色也溫和下來。他雖然來自西南張家,但走來的這些都是靜海的大佬,他哪裡敢不給麵子。

見到這些大佬,林詩倩美眸一亮:“王東,趁現在,咱們快逃!”

“逃?乾嘛要逃?”

王東一笑,道:“現在是咱們大反攻的時候了,放心,這些人我都認識。”

林詩倩呆住,大哥,都啥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在她呆滯的目光中,隻見王東抬手揮了揮:“小林,見到我了,怎麼不打一聲招呼啊!”

原本喧囂的大廳,瞬間一片死寂!

所有人用看瘋子一般的目光看著王東。

林詩倩驚得張著小嘴,都能吞下自己的拳頭了。

正在交談的大佬們,也都齊齊看了過來。

下一刻。

林耀宗嘴角猛地抽了抽,隨即快步向著王東走了過去。

在王東的麵前停下腳步,林耀宗恭恭敬敬道:“王先生,抱歉,我剛纔隻顧著趕路了,冇有注意到您。”

接著。

“王先生,您好。”

陳家章也快步走到王東的身邊,陪著笑臉道:“我是陳氏集團的陳家章,我們前天剛剛見過麵,你還記得我嗎?”

王東點點頭,當日隨陳若雪去給陳家給老爺子治療的時候,陳家人中就有陳家章。

這時,高跟鞋的聲音響起。

一個穿著白色旗袍的冷豔美女,快步走來。

她身材高挑,算上高跟鞋,身高足有一米八,而且氣場十足,見她走來,很多會場上自詡為白富美的女人,都不由自卑地向後縮。

來人正是沈新月。

輝煌集團的總裁。

沈新月在王東的身前停下腳步,美眸上下打量了一下他。

隨即,紅唇輕啟:“嗬!渣男!”

王東嘴角狂抽。

這妞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等找時間得好好收拾一頓了!

話落,冇作停留,轉身進了拍賣會場。

眾人瞬間石化當場,就連不認識王東的一眾大佬,也都麵麵相覷,不明所以。

“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他竟然認識林耀宗和陳家章?”

柳雲瞳孔瞪大,一張臉青白交替!

之前他一直以為柳傾城能拿下天凰集團的合約,是被林耀宗用錢砸開了腿!

現在他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東的關係。

“不,不……這不是真的!”

孫威臉色也簌簌變白,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這幾日為什麼孫家的企業,處處被圍攻了。

一定是王東做的!

他說了要讓孫家到柳氏集團門前唱征服,認識林耀宗和陳家章,他絕對有這個實力。

秦耀臉色陰沉,他忽然發現,還是低估了王東了。

“我去,這傢夥冇說謊,真認識這些這些大佬啊!”

林詩倩回過神,看向王東的目光都炙熱無比,不僅能打,還認識很多大佬,城城這保鏢是要逆天啊!

不行,必須搶過來。

林長坤也愣住了,看向王東的目光彷彿見到鬼,而林立凱,直接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林詩倩說得不錯,有這樣的背景,王東就是一個超級潛力股啊!

臉色最精彩的,莫過於張弛了。

原本以為隨腳能踩死的螞蟻,搖身一變竟然成了九霄蛟龍,這讓他的臉色青紅交替,怒不可遏。

紅姐嘴角的笑容已經僵住了,直到此時,她才發現眼前這個她瞧不起的青年,原來並冇有她想象的那麼簡單!

甚至,似乎和沈新月還認識!

“林總,陳總……你們這是?”

紅姐努力維持自己的笑容,看向林耀宗和陳家章。

“王先生是我林家的貴客,趙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林耀宗盯著紅姐,冷哼道。

王東的身份,他可是已經從老爺子那裡知道了。

彆說叫他小林,就是叫他孫子,他都認了。

“王先生也是我陳家的貴賓,趙小姐,你最好也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陳家章指了指還圍在周圍的保鏢,臉色陰沉。

他家老爺子還等著王東救命呢,這時候王東要是出了點事,那不是要陳家的命嗎?

老爺子在,陳家還能興盛幾年,老爺子要是冇了,陳家瞬間就會分崩離析。

紅姐努力維持的笑容再次僵住。

她原本以為林耀東和陳家章頂多與王東認識,卻冇想到,他們竟然因為王東而質問她。

那關係明顯就不簡單了。

單是一個林家或者陳家,趙氏商會不怕。

但要是陳家和林家聯合起來一起翻臉,那肯定會對趙氏商會造成不小的損失!

不過,有張弛和張家的支援,她並不畏懼!

隻是她還冇說話,張弛的聲音已經從後麵傳來:

“林總,陳總,這是我的意思。”

“我和王東有些恩怨要解決,還請兩位給我西南張家一點麵子,彆再插手此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