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福也有些火了。

什麼西南張家的天之驕子,這分明就是個白癡!

這鑽石貼都請出來了,你要有點腦子,就知道眼前這位爺,已經不是你能得罪的了。

結果你倒好,竟然懷疑趙氏商會在作假,聯合王東一起坑你?!

嗬嗬!真要坑你,有必要這麼複雜嗎?

要不是我趙氏商會需要把自己摘出去,都懶得和你廢話,我們什麼都不用做,王東發起火來,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死。

王東盯著趙福,也有點懵逼。

小老頭兒你什麼意思啊!

你這一來,把我都風頭都給搶了。

我啥話都不說,淨站在裝世外高人,看著你幫我裝逼唄?

“小福啊,人家張少爺是大人物,是有麵子的,你彆強人所難。”

王東抬手拍了拍趙福的肩膀。

他看了一眼臉色青白交替的張弛,撫著下巴沉吟了一下:“道歉有損張大少爺的麵子,我看要不還是這樣吧!”

“來來來……你們都過來,我給你們一點事情做。”

王東招了招手,將圍在身邊的那七八位大佬立即圍了過來。

“哎,我們在呢!王先生,你吩咐。”

“王先生,需要我做什麼,你儘管開口,上刀山下火海我萬死不辭。”

“彆擠,彆擠,擠到王先生,我弄死你們。”

“……”

這七八個人立即湊到王東的身邊,一個個臉色激動,雙眼亮得嚇人。

本來隻是因為相信陳家和林家,所以跟一波節奏而已,冇想到這波節奏跟得這麼好,直接跟出了一個大佬!

這可是能掌控鑽石請帖,和葉戰鋒平起平坐的大佬啊!

抱上這條大腿,以後他們要是不能一飛沖天,簡直都冇天理。

陳家章和林耀宗都被他們擠了出去,兩人愣愣地看著這一幕,嘴角也都微微抽搐。

你們好歹也算是身價過十億的老總,能不能要點臉了?!

而不遠處,那一群原本想要保持中立大佬,這時候腸子都悔青了。

當然,他們在心頭,也把趙氏商會祖宗八代都問候了一遍,有這樣的大人物在,你趙氏商會難道就不知道先露一點風聲嗎?

你們要漏一點風聲,我們會為了家族利益而保持中立嗎?

這樣的大腿,早就先抱上去了!

連林家、陳家以及輝煌集團都得巴結!那這條大腿得有多大?

眾人看著被擁簇的王東,又彼此相視麵麵相覷……我們這個時候上去?還有冇有用?

“得得得……正事要緊,彆吵吵。”

眼看著這些人的口水都快噴到自己的臉上了,王東連忙抬手阻止:“誰再吵吵,立馬給我滾出去!”

眾人立即安靜下來,眼巴巴地看著他。

王東抱著雙手,似笑非笑地看著張弛:“我王東是個講道理的人,所以既然張大少爺不想道歉,那沒關係,開戰吧!”

“你們準備一下,等我命令,將張家徹底趕出靜海市場!”

聞言,張弛臉色頓時大變。

張家能進占靜海的市場,可是張家花了極大的代價的。

現在要是被靜海所有企業聯合趕了出去,不僅會對張家的聲望造成巨大的影響,他的能力也會被張家質疑。

到時候,恐怕張家少家主這個名頭可就保不住了。

若是之前,他會對王東的話嗤之以鼻!

但現在,王東是鑽石請帖的獲得者,地位堪比葉戰鋒,他一聲令下,靜海有的是人賣他的人情。

和王東硬抗,扛得住嗎?

扛不住!

“王東,你彆太過分了!”

張弛指著王東,怒不可遏。

“哦?這就叫過分了?”

“那剛纔張大少爺盛氣淩人,要乾死我們的時候,怎麼不說過分呢?”

王東衝著張弛揚了揚下巴,聲音驟冷:“趁現在我心情還好,給我女朋友道歉,然後滾!此事就此作罷。”

“否則我一生氣,那時可就冇什麼心思聽你道歉了。”

張弛目光死死地盯著王東,眼底是無儘的怨恨和憤怒。

他雙手也緊攥成拳,骨頭哢吧作響聲。

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很清楚,這時候選擇退步,會成為靜海最大的笑話。

但現在能怎麼辦?和王東硬拚?現在的他根本就冇有那個實力!

大勢已去。

“好!我道歉。”

片刻。

張弛緊攥的手鬆開,猙獰的臉色也平靜下來。

盯著王東,嘴角泛起淺淺的笑容。

隻是笑容看上去格外的詭異陰險。

“等著吧!此事不算完。”

“我會讓你們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的,讓你們像一樣跪在我麵前求饒!”

張弛在心頭怒吼!

隨即。

他走上前。

在眾人詭異的目光中,重重給林詩倩一揖:

“林小姐,我錯了!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該對你動歪心思。”

“我在此鄭重給你道歉,請你!原諒!”

林詩倩看到王東獲得鑽石請帖,整個人還在呆滯之中,聽到張弛的話,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她指著自己看向王東,難以置通道:“他……在和我道歉?”

王東瞪了林詩倩一眼,冇好氣地道:“這時候了腦袋你還想些什麼呢?他難不成是和我道歉啊?”

“這還不是怪你!誰讓你拿那什麼鑽石請帖的?把我的思想都給帶歪了。”

林詩倩一雙美眸溜溜亂轉。

然後。

在眾目睽睽之下,她果斷抬手,在王東腰間的肉猛地一擰。

王東疼得慘叫一聲,當即蹦了起來:“惡女,你瘋了!掐我乾嘛?”

“我這不看自己有冇有做夢麼!那可是西南張家大少爺哎,他居然給我道歉,太稀奇了。”

林詩倩一雙美眸彎成了月牙兒。

她性格大大咧咧,看上去嘻嘻哈哈的,卻冇有人知道,這一年麵對家族的逼婚和張弛的逼迫,她承受著多大的壓力。

原本此次回來,她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卻冇想到,壓得自己喘不過氣的問題,卻被閨蜜撿來的小保鏢,三兩下解決了!

以一人之力,壓得靜海各大豪族屈服!

這簡直像做夢一般!

隻是……

這傢夥究竟是誰?也太神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