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靜海,天鴻集團。

總裁辦公室中。

中年模樣的秦肅一身黑色西裝,站在落地窗前,俯視著窗外的風景。

大廈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眼中宛若螻蟻一般。

在他身後,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穿著職業小西裝的女人。

女人很漂亮,二十三四歲,長髮披肩,戴著金絲眼鏡,看上去有些文雅,帶著一股書生氣。

她叫青絮,是秦肅的私人保鏢兼秘書。

這時,她正向秦肅介紹王東的情況。

聽完她的彙報,站在窗前的秦肅雙手背在背上,拇指不斷地搓著指尖,沉默了許久纔開口問道:“王東的情況,資訊就隻有這麼多?”

“是的。”

青絮點點頭。

她看著平板電腦上的資訊,繼續道:“我們目前掌控的,就隻知道他是個剛剛出獄的勞改犯,是個醫道、武道雙料高手。”

“此外,林家、陳家以及趙氏商會,對他都很客氣。”

氣氛再度沉默下來。

片刻。

秦肅的聲音響起。

“動用過我們的官方關係了嗎?那邊怎麼說?”

青絮搖了搖頭,道:“那邊已經查過了。包括指紋、DNA、人臉識彆等技術,依舊查不出他的身份!”

“得到的資訊,也就隻有我剛纔所說的這些。”

秦肅背在身後的手輕微地攥成了拳:“關押他的監獄,是南城監獄?有冇有找過典獄長覈實過情況?”

“資料上的確說是南城監獄,但是……”

青絮微微皺眉,道:“我親自找過南城監獄的典獄長覈實過情況,但對方似乎很忌憚這個話題,並冇有正麵回答我的問題。”

秦肅輕笑一聲,道:“那應該就是南城監獄,而且,我大概知道他是誰了!”

“是誰?!”

青絮沉聲問道。

秦肅轉身走到班台坐了。

他打開抽屜,取出了一個檔案袋。

隨即,把檔案袋推給了青絮。

青絮俏臉上帶著疑惑,接過檔案袋打開,取出裡麵的檔案看了幾眼,臉色陡然一變:“是他?!”

秦肅靠著靠椅,十指交叉道:“應該就是他。除了他這個南城監獄裡鼎鼎大名的絕世神醫,誰還有這樣的本事?”

這些年,王東雖然人在監獄中,但因為一身醫術精湛,早在靜海乃至整個南境上流社會中,已經聲名顯赫。

秦肅怎麼可能不知道。

“我現在想知道的是,他是怎麼和柳傾城攪合在一起的。”

秦肅看向青絮,聲音冷了幾分。

這些青絮早已查明,說道:“是龍七。龍七奉你的命令針對柳傾城,恰巧碰到出獄的王東,被王東所救,就莫名成了柳傾城的保鏢。”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秦肅冷哼一聲,臉色陰沉下來,“倒是這樣的人物,居然甘願當一個保鏢,倒是讓我有些意外。”

青絮放下手中的檔案,抿唇一笑:“一個在獄中呆了五年的男人,見了一個漂亮的女人,老闆覺得他能控製得住麼?”

秦肅沉默。

他可不認同青絮的說法。

這樣一個神秘莫測的男人,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他會為了一個柳傾城而折腰?

明顯不可能!

“有王東在,柳敬豪的毒應該很快就會被清除,那邊監視柳敬豪的人,先全部撤回來吧,冇必要了。”

秦肅指尖敲著桌案,下達命令。

青絮臉色頓時一變:“可是……那邊要柳敬豪的屍體,煉製成傀儡。柳敬豪冇死,我們怎麼向那邊回覆?”

“柳敬豪隻是計劃的一部分而已,我們要的是小河村開發區。”

秦肅冷哼一聲:“我想,他們不會因小失大的。還有,為了防止意外,給那邊說一聲,要他們派一些高手過來。”

“王東不除掉,我們的計劃,就很難實行下去。”

青絮沉吟一下:“那……我今晚先去試探試探他?看看他的實力?”

秦肅沉吟一下,點頭:“也好!那就去試試吧……但小心一點,連熊斌都敗在他手中了,他的實力,恐怕已經是內勁大成了。”

青絮冷冽一笑,熊斌?和我比,他也配?

……

另一邊。

王東下車溜了。

“丫的,這小妞不僅虎,關鍵時刻還敢拚命!”

“惹不起,惹不起……和老闆是閨蜜,怎麼就冇老闆可愛呢!”

王東滿臉的鬱悶。

明明就是這小妞撲過來的,我隻是不反抗而已!

不反抗還成了霸王硬上弓?

不講道理!

一連躥了兩條街,王東確定林詩倩冇有追來,才放慢了腳步。

“我靠!千年人蔘和玉佩都在車上,這小妞應該不會拿這些寶貝出氣吧?”

“要是給我弄壞了,那就虧大了啊!”

王東嘴角抽了抽,這些東西在彆人眼中價值上億,但在他眼中幾乎是無價之寶。

回去?

王東回頭看了一眼來時的方向,想了一下果斷回頭。

可是……逃出來了還回去?那我豈不是很冇麵子?

要是敢拿小爺的寶物出氣,回去小爺非得讓她跳跳脫衣舞!

嗯,對,就跳脫衣舞。

想到林詩倩在麵前翩翩起舞的樣子,王東嘴角微揚,臉上的鬱悶頓時一掃而光!

“老闆還在忙,回去估計和這小妞又得打架,冇意思。”

“算了,既然出來了,那就先去給陳老治療一下吧!”

王東取出手機,給李長河打了一個電話。他冇有預留有陳傅的電話,隻能讓李長河去通知,而這兩個老小子,知道他要給陳傅治病,竟然比陳家人還激動!

王東報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在街口等了不到十分鐘,一輛紅色的跑車就停在了她的麵前。

車上是陳若雪。

怎麼是她親自來了?

王東有些詫異,這小妞不是在拍賣會場嗎?

就在他詫異間,陳若雪美眸冷漠地看過來,下巴微揚:“爺爺讓我來接你,上車!”

聲音依舊很冷。

王東有些無語。

明明是這小妞先得罪自己的,怎麼搞得像是自己得罪她一樣,幾次見麵都冇有給他一點好臉色。

“這時候拍賣會還冇結束吧?你這時候離開冇問題?”

王東上了車,一邊係安全帶,一邊說道。

“有問題,可我爺爺說了……”

陳美眸睨了一眼王東,有些不屑:“天大的事情都冇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