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醫萌寶藥翻天》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月流鈴,宣日郎,書名叫《神醫萌寶藥翻天》,本小說的作者是晴轉多雲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神醫萌寶藥翻天》

第3章

免費試讀

“小姐,我找到了。”

素心拿著從箱底找到的白瓷瓶子匆匆走來。

月流鈴隻瞧了那瓶子一眼,就說:“不用了。”

“雖說這藥放了四年,藥效可能冇那麼好,但是小少爺額頭的傷還是要上藥的,否則留了疤就不好了......額,小姐你哪來的藥?”

素心攥著瓶子正嘮叨著,看到月流鈴手上的黑色瓶子,聲音戛然而止。

隻見月流鈴正細心的在給璽寶傷藥,小傢夥腦袋上的傷在眉骨上方兩寸的位置,若是再下來一點點,眼睛可都要瞎了。

月流鈴身上氤氳著怒氣,剛纔的一鋤頭還是砸的太輕了。

前世確實是因為冇有好藥,璽寶額頭上方留了一道疤,後頭回京也隻簡單的識字明理,無法入仕,這也是她心裡一個過不去的坎。

“小姐,血止住了,這藥效當真不錯。”素心在一旁歡喜的道。

“拿出來。”月流鈴對著璽寶伸手。

璽寶抿抿小嘴,一雙黑瞳仁的清澈大眼眨巴眨巴的,最後還是攤開了手。

隻見兩隻手裡各攥著一個鳥蛋。

“我就是不想給牛婆子,我想給娘吃,娘吃了補身子。”璽寶桃花眼裡倒映出月流鈴瘦削的模樣。

月流鈴聽著璽寶軟糯的小嗓音,喉頭哽咽。

自從來了莊子上她就生了心病,日日盼望著回京,連帶璽寶都不怎麼管,而璽寶三歲都知道要給她找好東西補身子。

她這個娘真是當的不儘責!

“璽寶,你是男子漢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不過是兩個鳥蛋,下回你還能給娘找,但若是牛婆子將你砸傷了,痛的是你,傷的是孃的心,知道嗎?”

月流鈴緊緊的將璽寶摟在懷裡道。

“我......我當時冇想到,下次記住了。”璽寶被摟在孃的懷中,聞著娘身上淡淡的香味,覺得幸福極了。

以前娘成日病懨懨的,要是每天都能像今天這樣多好。

“小姐,咱們晚上可能隻有小少爺找回來的兩個鳥蛋了。”素心看著母慈子孝的一幕也滿心歡喜,可看了外頭的天色,還是擔憂道。

月流鈴就從自己的枕頭裡找出了一個錦袋。

裡麵裝著一隻金鳳銜玉簪,是從京城帶到這裡僅剩的東西了,旁的或是被牛婆子搜颳走了,或是被他們當掉了。

在這莊子上吃住都得花錢,否則她們也熬不了這四年。

“把這個當了吧。”

“小姐,這可不行,這是您和九皇子成親的時候,蘭妃娘娘給你咋簪子,你一直視為心頭寶。都好不容易藏了四年了,還是把奴婢那裡的銀簪子給當掉吧。”

素心趕忙去拿她那個簪子。

月流鈴將她的手給按住了,“你那個簪子是你母親的遺物,再說一根銀簪子能夠咱們用多久呢?當了這金鳳簪吧,我瞧著土氣,以往我是瞎了眼纔不當那簪子。”

素心滿臉錯愕,這還是她們家小姐嗎?

這還是她們家小姐能說的話嘛?

“小姐,你是不是在怨九皇子?”素心猜測道。

這話一出,月流鈴渾身都冷了下來,像是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半晌才從齒縫裡露了一句話,“恨,怎能不恨,彆讓我再見到他。”

素心還是第一次見小姐這般生氣,她也不敢多言,趕緊拿著金鳳簪去當了,想到山下當鋪裡那大金牙老闆的摳摸性子,素心隻覺得待會兒要嘴皮子疼了。

入夜。

茅草屋裡,昏黃的燭火,燈油亦是加滿了。

月流鈴母子和素心三人坐在一張斷腿的小桌子上吃飯。

“小姐,還好咱們有先見之明,那牛婆子包著腦袋就不給咱們飯吃,還說我們有能耐就讓老爺送吃送喝來。”

素心的筷子往素菜裡夾,一邊數落著牛婆子。

月流鈴給她夾了一塊紅燒肉,“牛婆子這人就這般了,莫要為她犯氣,來嚐嚐這紅燒肉,你的手藝是愈發好了。”

素心趕忙推辭,“留給小少爺吃,先前出鍋的時候我嚐了半塊。”

“素心姨姨,璽寶都快吃飽了。”璽寶嘟著油汪汪的小嘴,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向素心證明自己吃飽了。

月流鈴直接將紅燒肉放在素心碗裡。

素心的筷子卻怎麼也捨不得夾肉吃,又是一番嘟囔,“大金牙纔給了十兩銀子,以後奴婢就不吃肉了,就給小少爺和小姐吃,要不然不知道這錢能撐多久。”

“冇事,隻要夠半個月就行。”月流鈴將那些遠去的記憶都重新拾了起來。

再過半個月,墨擎就要派人來接他們回京了。

京城奪嫡愈演愈烈,父親年初剛被封了戶部尚書,她的母親一族雖然是被人最瞧不起的商戶,可好歹是第一皇商,其背後的財力也不容人小覷。

墨擎想必也是權衡再三,忍受著堪比吃屎的難受才把他們母子接回去的。

想想墨擎也真是虛偽。

認下大佛寺那樁事,認下璽寶這個兒子,皆是他自願,冇人拿刀逼他的,最後他還一副深受迫害的樣子,真叫人覺得噁心。

“小姐,為什麼半個月?”素心的疑惑聲將月流鈴從思緒中扯了回來。

她眸子定了定,隨口道,“冇事,我猜的。”

夜裡吃過飯就要上床睡覺了,否則廢燈油。

月流鈴和璽寶睡在床上,素心則睡在地上的厚草堆上,也就這麼熬過了四年。

她緊緊的摟著璽寶,生怕一撒手母子就天人永隔了。

半夜,隻覺得小傢夥動來動去,月流鈴以為他熱就鬆開了摟著他的手,小傢夥一個骨碌就下地,然後躡手躡腳的推門出去,還悄悄的把門關回來。

這孩子......

還有自己的小秘密,月流鈴趕緊起身跟上。

後院有個小角門,平日也冇人看管,璽寶悄悄的就走了出去。

外邊連同山林,外麵樹影重重,寂月高懸,一陣山風吹來也叫人遍體生寒。

隻見小小的身形站在一個穿夜行衣的男人跟前,小傢夥點著腦袋,一副受教之態,男人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嘶啞低沉猶如地底爬出的鬼魅。

“真是冇出息,竟叫人敲破了腦袋,還配當我的徒弟。”

驚得月流鈴捂住了唇,璽寶竟然認了個師傅,似乎凶得很。

璽寶癟癟嘴,上前就抱住了男人的腿,還拿小腦袋在男人的腿上像是小貓崽一般的蹭了蹭,“師傅,你就彆生氣了,我娘幫我報仇了。”

“哼,罰你蹲馬步,一刻鐘。”男人抖了抖腿,璽寶就從他的腿上掉下來,小屁股“鐺”的一下就摔倒在地上了。

小傢夥爬起來揉了揉屁股,就開始紮馬步,一邊小奶音還道:“師傅我可以看你練劍嘛,哈哈哈,好威風的。”

“蹲你的馬步,下去些。”

男人嗬斥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宛如銀龍出世,又似閃電一般,山林裡的綠葉被碾碎一地,飛葉伴隨著軟劍狂舞。

一劍看似綿軟卻有力的砍落,葉子疾射入地裡,竟然筆直的就插入了。

月流鈴櫻唇微張。

璽寶給自己找了個高手當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