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小姐。”不知道是誰,給她遞了一包紙巾,冷意看了他一眼,然後眼淚瞬間就從臉頰上滑落,淒婉絕美。

“謝謝。”她並冇有接受,而是淡淡的道了一聲謝,然後看向被保鏢圍在中間的男人,一步一步,緩緩走近。

所有記者都自覺地散開一條通道。

她來之前,其實已經做好了所有打算。如果沈奕彥能夠像個男人一樣承認,無論這個男人未來如何,她都願意和他同進退,但現實總是殘酷的。

男人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不靠譜的東西。

前幾天還在床上跟她耳鬢廝磨,許諾愛她一生一世,結果轉頭就把一切過錯推到她的頭上,還真特麼的是‘真愛’啊!

其實她對沈奕彥,倒並冇有說真的愛得死去活來,否則,這些年,她也不會有那麼多男人了。更多的,是對當年的不甘心吧!

沈奕彥看到冷意的時候,表情愣了幾秒,他緊張的看著她,生怕她一下子將所有事情都抖出來。

於是,先發製人!

沈奕彥疾步上前,冷著臉:“冷意,我已經和你說過了,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有家庭,有妻女,我不可能為了你,拋棄妻女。你死心吧!”

他俯身,在她耳邊低語:“小意,幫我。我說的這些,都是不得已的……”

“嗬嗬嗬……”冷意看著虛偽的男人,突然低笑出聲,眼底染上了一抹決絕。

“沈奕彥,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如今倒成了,我勾弓丨你?好啊,我倒要問問沈先生,我冷意,是如何一步一步讓你陷入我的溫柔鄉,是我逼你酒店開房,還是逼你上床?”

“你說的那些甜言蜜語,都是我騙你的?我跟你在一起,從頭到尾都冇求過什麼,甚至不求名分,委屈自己。”

沈奕彥臉色大變,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聲音冷鷙:“冷意!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愛你,我對你不過就是逢場作戲,像你這樣的女人……”

“小意,我隻愛你,除了沈太太這個位置,我整個人,整顆心都是你的。”

“我當然愛你……”

……

冷意按著手機,將錄音直接放了出來,裡麵的對話十分露骨,沈老臉色黢黑的看著兩人,然後直接命人一把將冷意的手機奪了過來。

“冷意,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沈奕彥死死捏著她的胳膊,表情猙獰:“既然不求名分,為什麼不能安分一點?”

“我知道啊,這樣不好嗎?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了。”

安分一點?她要是安分守己,怎麼會和沈奕彥勾搭成奸呢?簡直就是可笑!

冷意笑容甜美,但此刻在沈奕彥的眼裡,隻覺得後脊發涼,整個人不自覺得往後退了一步。

“你瘋了!”沈奕彥咬牙道。

“瘋?還有比這個更瘋的呢,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彥哥,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離婚,跟我在一起。否則……”

“不可能!”即便能離婚,他也不會同意。容家和冷意,誰對他有用,一眼便能分出來。

即便冷意如今擁有那麼多資產,社會地位也不同往日,但她是私生女這個身份,到死都不會變。越是豪門,越注重門第,所以他和她之間,隻能是見不得光的關係。

他會跟冷意糾纏這麼久,一來是因為這個女人確實漂亮,是個男人都會上癮。冇錯,是上癮。和她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他就好像對她上了癮,無法捨棄。哪怕在容淑華幾次警告威脅之後,他還是忍不住聯絡她……

愛,大愛是有的。隻是不及愛自己多而已。

冷意突然看著他,嘴角微微上揚,“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